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人物春秋 > 正文

开国将领唯一外籍将军洪水:曾三次爬雪山、过草地

2015年11月23日 16:24    来源:人民政协报   作者:夏明星 孙艳东 赵国强   

越籍将军洪水。
越籍将军洪水。 

  越籍将军洪水

  2015年11月5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习近平在越南《人民报》发表署名文章《携手开创中越关系的美好明天》,其中提到了中越传统友谊的传奇纽带——洪水将军:“洪水响应胡志明主席号召,积极投身中国革命,参加红军二万五千里长征,成为新中国开国将领中唯一的外籍将军和世界上少有的‘两国将军’。”

  在越南现代军事史上,洪水是一位最独特的将军。除军事才能外,洪水享年只有短短的48岁,却有27年奉献给中越革命,在政治、宣传、教育、文艺等领域,堪称文武双全;在中国现代革命史上,洪水这样的国际友人也实属罕见:三次跋山涉水来到中国,万里长征三过雪山和草地,三次被开除党籍,最后成为新中国的开国少将……

  与胡志明结下深厚革命情谊,被其称为山弟”

  1908年10月1日,一个小男孩出生在越南(时为法国殖民地)河内市郊一户地主家庭,并有了一个响亮的名字——武元博(即洪水),寓意凭借勇武取得功名。终其一生,他确实做到名符其实了!

  1923年夏天,志在四方的洪水就远赴法国,结识了越南革命家胡志明和中国革命家周恩来、李富春等,既大大开阔了眼界,又对古老中国产生了浓厚兴趣。

  1924年12月,胡志明在中国广州从事革命活动,洪水与黄文欢、范文同等许多越南革命青年响应胡志明的号召,偷偷跑到广州参加革命,加入“越南青年革命同志会”。

  当时,胡志明在广州仁兴街创办了“越南特别政治训练班”,洪水成为第二批学员。为了共同的革命理想,胡志明、范文同、洪水等9位越南革命者,在异国他乡广州结成九兄弟,胡志明最年长,为大哥,洪水年龄最小,胡志明称他为“山弟”,彼此结下了深厚的革命情谊。

  1926年3月,在国共合作的形势下,经过李富春、蔡畅等介绍,洪水进入黄埔军校第四期学习,和林彪、刘志丹等中共党员是同期学员。1926年10月,他以优异成绩毕业,遵照胡志明指示,留在黄埔军校工作。

  1927年8月,国共合作彻底破裂,蒋介石、汪精卫都向中国共产党挥舞起屠刀,白色恐怖笼罩全中国,洪水却逆流而进,宣布脱离国民党,秘密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同年12月,面对国民党的血腥屠杀,张太雷、叶挺、叶剑英等发动广州起义。洪水等30多位越南革命者跟随叶剑英指挥的第二方面军第四教导团作战。经过殊死激战,他们占领了广州公安局,释放了全部在押政治犯,内有100多名黄埔军校学员。获悉解救他们的是越南革命者,这些同志都激动地高呼:“国际主义万岁!”

  在敌强我弱的大背景下,广州起义很快就失败了。由于暴露了共产党员身份,洪水无法再在广州立足,便随叶剑英、聂荣臻等人一起撤到香港。不久,经胡志明同意,他又辗转流亡泰国,与黄文欢等人一起将在泰国的越侨青年组成“合作会”“亲爱会”,领导越侨开荒种植,既能够维持生计无虞,又可为革命活动筹措经费。

  1928年6月,为了给从井冈山下山即将转战到广东省梅州的红4军充实力量,中共两广省委想到了精明能干的洪水,将他秘密召唤到香港。但这时红4军转往闽西,他便留在香港,开展香港海员工会的工人运动。工作刚刚有起色,广东东江地区红军缺乏军事干部,黄埔军校毕业的洪水自然成为人选之一。1929年1月,他奉命赶到广东东江地区,担任新组建的红11军第47团连指导员,这是他第二次来到中国。

  1930年4月,闽西苏维埃政府组建了由邓子恢担任政治委员的红12军,革命形势一片大好。为把红12军建设成正规红军,毛泽东决定抽调邓华、郭天民等红4军青年骨干,去充实红12军。作为红11军的优秀青年干部,洪水也被选到红12军工作,相继担任团政治委员、师政治部主任,成长为红军中优秀的青年干部。

  1932年10月,洪水调到红色政权首都瑞金工作。在红都瑞金,洪水历任红军学校(政治、文化)教员、马列主义研究会成员、红军学校宣传科长。作为政治教员,洪水主要负责红军学校政治连(主要培养连队政治指导员)的教学工作。“教员中有从苏联回国的蔡畅、郭化若等。”(见《粟裕传》)能够担任政治连教员,可见党中央对洪水的信任,以及洪水的能力水平。

  “没有朱老总、刘帅的关心,我不可能参加长征!”

  在红军学校,洪水除了搞好教学、宣传教育工作外,还有一大建树:他和杨尚昆夫人李伯钊等积极奔走,创办了我军历史上第一个剧社——工农剧社,洪水亲自担任社长,李伯钊担任党支部书记。洪水对剧社工作非常热心,经常教大家唱歌、弹琴、跳舞,还与钱壮飞、李伯钊、张爱萍等一起编剧演戏。当时,工农剧社上演过一台反映一·二八抗战的戏,叫《上海的火焰》。这出戏由张爱萍导演,洪水担任主演之一。演出十分成功,受到瑞金军民的热烈欢迎。后来,工农剧社发展成苏区的蓝衫剧社。由于工农剧社产生了很大影响,洪水的名字也传遍中央苏区。

  1934年1月,他出席了在红都瑞金召开的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选举代表时,有人对如何确定洪水的身份有些为难,周恩来提出,让洪水以“少数民族”代表的身份,出席了这次会议。

  在这次代表大会上,洪水被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他和朝鲜的毕士悌一起,成为中央苏区工农民主政府中仅有的两名外籍委员。

  1934年7月,洪水革命生涯经受了一次打击。当时,由于洪水一贯支持毛泽东正确路线,洪水受到“左”倾路线领导人打击,借口有20元“工农银票”与账目不符,被诬蔑为“有经济问题”,被开除了党籍。10月,中央红军主力开始长征,瑞金红军学校干部、学员被编入中央军委干部团(团长陈赓)。在朱德、刘伯承的关心和保护下,洪水被编入直属队,负责直属队长征途中的宣传鼓动工作。后来,洪水感慨地说过:“没有朱老总、刘帅的关心,我不可能参加长征!”在长征路上,洪水发挥能说会演的特长,积极开展宣传鼓动工作,为战友们增添了长征转战的力量。

  1935年1月,遵义会议后,毛泽东同志恢复了在红军中的领导地位,批判了“左”倾路线错误。于是,中央红军干部团宣布:撤销对洪水的错误处分。洪水闻讯,喜不自禁。

  可是仅仅7个月后,他又挨了当头一棒!

  三次爬雪山,三次过草地

  1935年8月,红一、四方面军混编,分左、右两路军北上。当时,洪水跟随朱德、张国焘率领的主力部队北上,行至噶曲河时,张国焘不听朱德、刘伯承的劝阻,借口噶曲河水上涨,无路可行,强行要率部南下。洪水坚决支持朱德、刘伯承反对南下的正确主张,与张国焘当面顶撞起来。结果,张国焘大发雷霆,将洪水打成了“国际间谍”,再次开除了他的党籍,甚至想秘密处决他。幸亏,朱德、刘伯承全力营救,洪水才幸免于难,被安排在一支小分队中“戴罪立功”,随大部队再次爬雪山、过草地,向四川进发。

  1936年初,部队在四川芦会县一带被敌人打散,洪水遂孤身一人北上,第三次爬雪山、过草地。一路上,洪水沿路讨饭、给人放牧,终于到达陕北,找到了先行北上的毛泽东等人。当时,洪水骨瘦如柴、蓬头垢面,身穿又脏又破的藏袍,大家几乎认不出他来了。可是,洪水却坦然地说:“这就是革命!如果一个人决心参加革命,就必须经受得住各种磨难和打击,否则怎么能成为一个真正的革命者呢?”

  一到延安,张国焘的错误受到批判,红军政治部门也做出决定:撤销对洪水的处分!

  回顾长征,洪水如此作结:“没有党籍,照样参加长征;没有党籍,照样完成长征!只是张国焘胡闹,让我三次爬雪山、过草地,多了一些折腾和曲折!”

  1936年6月,洪水进入红军大学第一科学习。第一科大都是红军师、团以上干部,有林彪、罗荣桓、罗瑞卿、苏振华、刘亚楼、张爱萍、彭雪枫、杨成武、谭政、王平、黄永胜、洪水等38人,他们平均年龄27岁,平均每人身上有3处伤疤。时年28岁的洪水,能够置身这个群体,可见他在红军中的地位……

  这年10月,朱德、刘伯承胜利抵达陕北。看到洪水比自己先期到达延安,朱德高兴地说:“小洪,听说你们的队伍被打散了,还以为你已经‘光荣’了!想不到,你比我早日结束长征。你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啊!”

  1937年8月,红军改编为八路军,挥师北上抗日。作为八路军总部民运部干部,洪水来到山西省五台地区,担任五台县四区(东冶)动委会主任,主要任务是发动群众,武装群众。

  阎锡山老家就在这个区的河边村,这里的经济命脉大都掌握在阎锡山及其直系亲属手中。当地人民群众发动起来后,自发到这些人家中“借”了钱、“借”了粮、“借”了枪。事情引起了阎锡山的抗议:八路军竟然抄我家了,这抗日民族统一战线没法统了,要求严加惩处。同年12月,为顾全抗战大局,洪水被第三次开除党籍,并被调到晋察冀军区工作,担任《抗敌报》主持工作的副社长兼总编辑(军区政治部主任舒同兼任社长)。这一处分是为了应付阎锡山的,所以并没有作数。

  对于《抗敌报》,《聂荣臻传》中评价甚高:

  1937年12月11日,《抗敌报》和“抗敌剧社”在同一天成立。……《抗敌报》最初是油印的,以后逐步发展成石印的报纸。印数也由开始时的几百、几千份,发展到几万份。1940年11月7日,《抗敌报》改名为《晋察冀日报》,它积极宣传共产党、八路军坚持抗日的方针政策,准确、迅速、及时地报道边区军民火热的斗争生活,成为深受大众喜爱而又具有权威性的报纸,为根据地的创立、巩固和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

  1938年12月,中央军委组建抗日军政大学第二分校,洪水调任抗大二分校政教科副科长、直属工作科科长,同时兼任政治教员。由于出身黄埔军校,洪水常常领导直属机构的干部战士担任反“扫荡”作战的预备队,参加过多次战斗。

  不过,为维护与阎锡山的统战关系,组织上一直不好重用洪水。

  “山弟,好样的!祖国正等着你呢!”

  1945年8月,日本军国主义已经穷途末路,法国殖民势力企图卷土重来,越南革命进入武装斗争阶段,国内需要大批军政干部。经与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协商,胡志明决定调回一批在中国工作的越南同志。

  1945年11月初,洪水回到祖国越南,取名为阮山。一到河内,他立即去看望胡志明。看到20年前借中国黄埔之炉锻造的火种回来了,胡志明十分高兴地说:“山弟,好样的!祖国正等着你呢!”胡志明当即任命洪水为越南南方抗战委员会主席,并兼任第五、第六两个战区的司令员兼政委,负责越南南方的抗法战争。利用在中国敌后抗日斗争中掌握到的游击战术,洪水指挥所部频频重挫法军,在越军中声名鹊起。

  战斗间隙,洪水特别爱哼几句京剧。他甚至还和几个越南朋友说,想在越南组织一个京剧团,让全世界都知道京剧。正是这种儒将之风,让他深受部下爱戴。

  1947年春天,洪水调任第四战区司令员兼政委,扼守越南中部咽喉,使第四战区成了越南抗法战争的坚强堡垒。在洪水指挥下,第四战区部队攻击势如破竹,防守固若金汤。不到两年,洪水便成了令法军丧胆、受越南人民爱戴的“阮山将军”。

  1948年1月,为了提振越南军威,胡志明颁布了授衔政令:授予阮山(洪水)为越南人民军少将军衔。

  洪水在中国南征北战,带兵打过许多硬仗,对于授予自己少将军衔,有些想法,便给胡志明发了一封急电,希望把少将军衔让给其他同志。胡志明看到这份急电后,微微一笑道:“我知道了。”身边没有纸张,他就掏出一张卡片,在上边用中文写了15个字:“赠山弟:胆欲大,心欲细,智欲圆,行欲方。”看到这张卡片,洪水立刻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少将军衔。

  “洪水同志是黄埔时期参加军队的,是否可以改为正军级?”

  为了加强中越两党两国两军的联络,考虑到洪水的特殊身份,中越两国领导人商定,让他回中国担负这一重要工作。

  1950年10月,洪水第三次来到中国,担任了中央统战部二处越南科负责人。

  1951年1月,洪水进入南京军事学院学习,院长正是他的老首长刘伯承。1954年7月,洪水以优异的成绩从南京军事学院毕业,被任命为人民解放军训练总监部条令局副局长、《战斗训练》杂志社(解放军出版社前身)社长兼总编辑。

  一天,朱德到杂志社去看望洪水,亲切地说:“小洪啊,你的工作很重要。《战斗训练》杂志面向全军,甚至要下发到连队,对全军部队的训练、战备都有具体的指导意义。一定要把这份杂志办好。”洪水说:“请总司令放心,我一定尽力。”当时,朱德还为杂志的封面题写了“战斗训练”四个大字。

  1955年9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首次评授军衔,洪水被授予少将军衔,并授予一级八一勋章、一级独立自由勋章、一级解放勋章,成为我军历史上唯一一位被授衔、授勋的外籍将军。根据洪水的资历和贡献,总政干部部曾计划授予他中将军衔,并就这个事情征求胡志明的意见。胡志明表示,洪水军衔与越南人民军授予他的军衔级别一致最好。所以,洪水在中国人民解放军授衔时被授予了与他在越南人民军中一样的少将军衔。

  1955年10月1日,是新中国国庆6周年,解放军官兵身穿佩戴军衔的军装,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毛泽东的检阅。毛泽东在接见观礼的将帅时,询问了洪水的定衔情况。当得知洪水被定为正师级少将衔时,毛泽东对有关领导同志说:“这不合适,洪水同志是黄埔时期参加军队的,是否可以改为正军级?”于是,在毛泽东的亲自关怀下,洪水被重新定为正军级少将。

  1956年夏天,洪水被查出患有肺癌,已到了晚期。自知来日无多,他格外怀念自己的祖国越南,便向中共中央提出了归国的要求。临别之前,毛泽东、周恩来在全国政协礼堂接见了他。毛泽东说:“洪水同志呀,老朋友了!听说你身体不好,要回去,我们跟胡志明主席打了招呼。你回去后好好治,病好了,我们还欢迎你回来。”

  1956年9月27日上午,北京前门火车站挂上了彩旗,彭德怀、叶剑英、黄克诚、萧克、孙毅等200多位共和国开国将帅以及外交部、军委各总部、各军兵种领导,都到车站为洪水送行。洪水回到越南河内后,在胡志明的直接关怀下,很快被安置在河内最好的捷克斯洛伐克红十字医院里治疗。

  1956年10月21日,洪水在河内病逝,终年48岁,越南政府为他举行了国葬。

  (本文作者夏明星为武警广州指挥学院教研部教授,本文经洪水将军之子、全国政协委员陈寒枫审定。)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