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国史演义 > 正文

李凯:历史上真实的芈八子

2016年01月13日 13:35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   作者:李凯   

  谭嗣同一针见血地指出“两千年之政皆秦政也”,毛泽东也强调“百代皆行秦政制”,秦朝给中国留下了太多东西,似乎我们想到“秦制”就想到了秦始皇。其实,秦制是秦始皇的祖先们一点一点积累起来的,其中秦始皇曾祖父的妈妈秦宣太后就开创了“太后临朝”这个制度,2015年11月30日开播的《芈月传》里,孙俪饰演的秦宣太后芈月把这段历史给演绎了,演绎得相杀相爱,演绎出爱恨情仇。

  在历史上,说到秦国发迹史,宣太后绝对是绕不过的人物,她手腕强硬,作风放浪,留下许多段子,令后人瞠目结舌,史家大加挞伐。有人说,中国历史上太后专权的现象,甚至“太后”一词自她开始,这可能说得过于绝对。但是,秦宣太后不愧是杰出的女政治家,她以太后身份执掌朝纲,灭了秦人眼中钉义渠,养精蓄锐,积蓄力量。秦人本来就崇尚武功,说开疆拓土最盛之时,就是秦宣太后与秦昭襄王主持国政的三四十年,应非虚语。《史记》说她在位30多年“东益地,弱诸侯,尝称帝于天下,天下皆西向稽首”,秦人压倒六强,雄武有力。

  党羽遍布控制朝廷

  说起这位秦宣太后,竟然是生年不详,姓芈,又称芈八子。芈姓是楚人之姓,她是秦惠文王驷的妾,秦昭襄王稷的生母。秦惠文王是一个大有作为的君主,病故于公元前311年,原本传位于惠文王后之子武王荡,芈八子自然得退出历史舞台。但是,4年之后,秦武王因为逞能,和力士孟说举鼎为戏,胫骨折断,伤势过重,一命呜呼。武王无子,他诸多子弟争夺君位。芈八子的亲生儿子公子稷在燕国当人质,她看准时机,在同母异父弟弟魏冉的帮助下,将公子稷召回,立为国君,也就是秦昭襄王,芈八子即秦宣太后。《史记·穰侯列传》载,昭王即位,以魏冉为将军戍守咸阳。魏冉平定了公子壮等势力的叛乱,把武王后驱逐到魏国,昭王那些兄弟中意欲谋逆的一概诛杀,魏冉的威名震动秦国。“昭王少,宣太后自治,任魏厓(冉)为政。”历史进入到宣太后和魏冉擅权的时代。

  太后主政,在中国古代史上,这是很早的记载。女人走上政坛,如何应对政治上的腥风血雨,是很棘手的问题。除了手腕之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利用亲属。由于秦宣太后自己出身于楚,和楚国联姻势在必行。在这一时期,秦楚的关系一度密切,甚至经楚怀王推荐,秦宣太后任命自己母亲的族人向寿担任秦相。同时为相,且掌控兵权的,是自己异父弟弟、有拥立昭王有功的魏冉,被封为穰侯,封穰(今河南邓州),后又增封地陶邑(今山东定陶)。至于秦宣太后的同父弟弟芈戎,封华阳君(今陕西高陵),后改封新城君(今河南密县)。除秦昭襄王外,秦宣太后对另外两个亲生儿子更要依仗,公子市封为泾阳君(今陕西泾阳),后改封地宛(今河南南阳);公子悝封为高陵君(今西安高陵)。秦宣太后的羽翼势力,遍布朝野,成为太后主政的班底,也是秦昭襄王亲政的掣肘因素。

  勾引敌国君主 差点殉葬男宠

  秦宣太后情人有多少,史书阙如。但从《战国策》等文献可见,秦宣太后风流成性,毫无母仪天下的检点,不仅为了寻求刺激,甚至把情爱当作实现政治目的的工具。《战国策》由于带有不少战国纵横家出于游说目的的夸大、虚构成分,屡屡受学者质疑。但是秦国地处西北,与戎狄杂处,文化习俗多受戎狄侵染,就这个角度看,《战国策》等文献反映的故事应并非空穴来风。秦人本来就对宗法制度和礼乐文化淡漠,加上复杂的社会环境,其文化面貌势必要与中原产生很大差别。

  秦宣太后诱灭义渠就是其作风放浪的典型例子。义渠古族在周代活跃西北,勇武雄健,所向披靡,以战死为吉,以病卒为凶。《后汉书·西羌传》载,秦惠文王时,义渠国内乱,秦人助其定乱,义渠王也曾向秦称臣。但好景不长,战事又起。秦惠文王对义渠予以严厉打击,但义渠势力尚存。公元前306年,秦昭襄王立,秦宣太后摄政。她改弦更张,不再征讨义渠,而采用阴柔的态度,对顽敌拉拢、腐蚀,将秦人的势力进行渗透,以削弱义渠王的雄心壮志。她主动色诱义渠王,邀之于甘泉宫,待之优厚,两人长期同居,并且生有二子,这样义渠王完全丧失了对秦人的警惕。30多年后(公元前272年),秦宣太后突发制人,杀义渠王于甘泉宫,攻义渠,义渠人在温柔乡中猝不及防,其土并入秦,秦人在义渠故地设陇西、北地、上郡三郡,由秦王直接管辖。义渠族汉化,融入华夏族。马非百先生在《秦集史》中认为,秦宣太后以太后之尊,牺牲色相与义渠王私通,设计除之,一举灭亡了秦国的西部大患义渠,使秦国可以一心东向,再无后顾之忧,其功不逊于张仪、司马错攻取巴蜀。的确,秦宣太后为了秦国利益,不惜以美色为饵,阳奉阴违,笑里藏刀,经营谋划30余年,一朝成功。这样的事件在典籍中极其罕见,其心机胆识令后人惊叹。但也就是在男女之防、贞操观念不森严的战国,地处西北、与戎族接壤的秦地,这样的惊人政治谋划才能得以实施。

  秦宣太后和情夫魏丑夫的故事很著名。魏丑夫的其他信息,史籍无载,可能就是职业男宠,“丑夫”如同昵称。《战国策·秦策》载,他深得秦宣太后之爱,秦宣太后病笃,自知来日无多,居然令魏丑夫为自己殉葬,阴间还可以享受床笫之欢。事实上,在差不多一个世纪以前的秦献公时代,秦国人就已经废止了“从死”——也就是殉葬的陋习。这时秦宣太后令魏丑夫殉葬,足见对这一男人爱之切。魏丑夫得知,害怕至极,无奈之下请善辩的庸芮,在秦宣太后面前给自己说情。庸芮先问秦宣太后,人死后,还否能够感知到人间之事?秦宣太后回答,不能啊!庸芮进一步强调,既然如此,死后无知,那太后又何必要将自己心爱的魏丑夫置于死地?退一步说,如果死人果真有知,那么秦惠文王早就因您的不贞对您恨之入骨,您补过都来不及,又哪儿能和魏丑夫有男女之欢呢?这么讲,让魏丑夫陪葬岂不荒谬绝伦?秦宣太后明白过味儿来,对庸芮所说深以为然。公元前265年10月,秦宣太后去世,葬于芷阳骊山(今陕西西安临潼区骊山),并没有让情夫魏丑夫陪葬。从此事可见,魏丑夫和秦宣太后的私情,举国皆知,秦宣太后毫不遮掩,说殉葬就殉葬,只是对先王之灵有所顾忌。她对魏丑夫的喜爱,到了明火执仗、我行我素的地步。

  言语泼辣 外交场合谈性爱

  秦宣太后面对朝臣,处理国政,言语泼辣。《战国策·韩策》载,前307年,楚怀王包围韩国雍氏(今河南禹州东北),韩国吃紧,求助于秦,秦人爱答不理。韩襄王心急如焚,派尚靳使秦,力陈唇亡齿寒之理。说韩国守则为秦国的屏障,攻则为秦国的先锋。“今韩已病矣,秦师不下崤。臣闻之,唇揭者其齿寒,愿大王之熟计之。”宣太后对这一套说辞兴趣不大,因为她本身就是楚人,楚国也是她主政依靠的力量,自然不同意派兵。但她反驳的话特别露骨,就今天看也让人诧异:“妾事先王也,先王以其髀加妾之身,妾困不疲也;尽置其身妾之上,而妾弗重也,何也?以其少有利焉。今佐韩,兵不众,粮不多,则不足以救韩。夫救韩之危,日费千金,独不可使妾少有利焉。”她说,昔日我和秦惠文王行男女之欢,大王的大腿压我的身上,我承受不住;但他整个身体都压我身上,我并不感觉重,这是因为比较舒服。秦国助韩,开支巨大,补给耗费数以千计,但这样于秦国何利?秦宣太后就用这样的比喻打发了韩使。

  与秦宣太后不同,秦相甘茂认为,“今雍氏围,而秦师不下崤,是无韩也。”“楚、韩为一,魏氏不敢不听,是楚以三国谋秦也。如此则伐秦之形成矣。不识坐而待伐,孰与伐人之利?”韩一旦支撑不住,投靠楚国,楚、韩再裹胁上魏国,于秦危害甚大,建议秦昭襄王立即救韩。秦昭襄王赞同甘茂,出兵救韩,楚国撤兵。这一事件中,秦宣太后出于成见,有着自己联楚的政治盘算,不能说其政治目光远不如自己儿子,但按兵不动也不失为一步好棋。让后人指摘的是,在外交辞令中,她居然用秦惠文王和自己的房中之事打比方。清人王士祯的《池北偶谈》大肆批评秦宣太后:“此等淫亵语,出于妇人之口,入于使者之耳,载于国史之笔,皆大奇!”但放在战国时代的秦国,男女大防不严,她的作风也不算什么。

  结局 终被儿子踢出局

  儿子秦昭襄王要亲政,势必和秦宣太后及其羽翼发生摩擦。秦宣太后的主张,许多时候都和儿子碰撞。《战国策·秦策》载前287年,五国齐、赵、韩、魏、楚合纵不成,停战于成皋,秦昭襄王插手其间,扶植亲秦势力,欲让韩国公子成阳君为韩魏两国之相,韩、魏不听。秦宣太后通过穰侯魏冉对秦昭襄王说:成阳君曾经因秦昭襄王的缘故困居于齐国,他穷困之时,秦昭襄王置之不用,如今成阳君今非昔比,飞黄腾达,秦任用他,他也不会买账。“穷而不收,达而报之,恐不为王用;且收成阳君,失韩、魏之道也。”用成阳君,违背韩、魏两国意愿,得罪两国,得不偿失,所以还是算了吧。秦宣太后审时度势,鞭辟入里,此事作罢。但母子二人的障碍,远比共识要多。

  《史记·范雎列传》记载,范雎在魏国受魏齐、须贾迫害,受尽奇耻大辱,差点丢掉性命,在友人郑安平的帮助下,范雎更名张禄,暗地里被秦国使者王稽带到秦国。此时,楚怀王客死他乡,并且楚国在鄢郢大战中败北,几乎亡国;齐泯王称东帝之后成为众矢之的,身死人手;秦昭襄王已经继位三十余年,秦人开疆拓土,如日出之阳,求贤若渴。范雎受到了秦昭襄王的重视。秦昭襄王正急需获得真正权力,但受制于秦宣太后及其母家。公元前266年,待获得秦昭襄王的信任之后,范雎趁机指出秦国弊政所在:“闻秦之有太后、穰侯、华阳、高陵、泾阳,不闻其有王也,”以此言激怒秦昭襄王。王大惊失色,范雎进言:“今臣闻秦太后、穰侯用事,高陵、华阳、泾阳佐之,卒无秦王,此亦淖齿、李兑之类也。”这些制约秦昭襄王的人,心怀谋逆之心,就如同杀掉赵武灵王的李兑,杀掉齐泯王的淖齿一样。“昭王闻之大惧,曰:‘善。’于是废太后,逐穰侯、高陵、华阳、泾阳君于关外。”秦宣太后以及她的党羽势力,被羽翼丰满的秦昭襄王打击殆尽。这一年,秦昭襄王任范雎为丞相,封应侯,推行远交近攻的正确战略。母子彻底翻脸一年后,秦宣太后病卒。但《古本竹书纪年·魏纪》载,“秦内乱,杀其太后及公子雍、公子壮”,记载与此不同,似乎秦宣太后早在秦昭襄王即位之初就死于政变。

  2015年,就在《芈月传》紧锣密鼓拍摄时,陕西省考古研究院专家公布秦东陵的一项重要考古发现:秦东陵为秦始皇的祖坟,秦东陵一号陵园两座“亚”字形大墓可能为秦昭襄王和其王后的合葬陵园,四号陵园中的“亚”字形大墓,可能为昭襄王之母秦宣太后墓。有趣的是,在四号陵园内还发现了一座“中”字形陪葬墓,专家根据该墓的礼制建筑推断,墓主应该与秦宣太后关系密切。这个贵族是谁呢?由于没有文字资料,留给我们无尽的遐想。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