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国史演义 > 正文

最后的戎国:芈月委身的义渠王是何方神圣?

2015年12月25日 09:54    来源:澎湃新闻    作者:辛闻   

  在电视剧《芈月传》里,义渠王翟骊霸气登场,率领部族人马上演了一出劫持婚嫁车队、抢夺美人粮食的戏码。这个令人印象深刻的义渠王在历史上还曾与宣太后育有二子,他究竟是何方神圣呢?

  最后一个戎国

  义渠,在史书里又叫“义渠(之)戎”。这里的“戎”当然不是《左传》的“国之大事,在祀与戎”里的原意“兵器”,而是引申为先秦华夏人眼里异族的意思了。《礼记·王制》篇载“西方曰戎”,说明“戎”居住在我国西部和西北部,与周人为邻;“被发衣皮,有不粒食者矣”,也就是穿兽皮不食米,说明“戎”是些畜牧和游牧部落,义渠也在其内。

  义渠在历史上出现极早,商王武乙三十年(约公元前1118年),周文王的父亲季历就出兵讨伐过义渠,还俘虏了义渠君主;于是直到西周,义渠都臣服在周朝的王权之下。西周末年,周幽王烽火戏诸侯,遂令犬戎攻入镐京。之后平王东迁,关中空虚。“戎逼诸夏”,义渠也跟着其他部落一起向东移动,活动在今天陕西西北部、宁夏大部、甘肃东部一带,其势力中心则在今天甘肃宁县。

  20世纪90年代,在宁县西北约25公里处的焦村乡西沟村,发现一座春秋至秦汉时期的古城遗址,东西宽约1000米,南北长约1500米,东、北、南三面有城墙,西面依沟畔削崖为塞。部分残存城垣高约1-4米,基宽约6米。上层为后世补筑,城内面积约150万平方米,堆积文化层厚达1-3米。城外古墓葬已发掘者,被定为西周晚期。从城址所在位置看,与史籍中“义渠在宁州西北”的说法相合,这可能就是义渠国都城的遗址。

  庆阳遗址

  公元前770年周平王东迁时,当时还只是周王室附庸的秦襄公带兵护卫,显得很恭顺。为了报答秦人的功劳,周平王和他分手时遂封秦襄公为诸侯,还给他开了一张空头支票,“赐之岐以西之地”。为什么说是空头支票呢?因为当时周室起家的“岐丰之地”早就沦为各戎族的乐园,秦人的领有权不过徒有虚名罢了,要化名为实,只有一个字,打。

  于是,秦国为了兑现那张诱人的空头支票,与戎人进行了激烈的斗争。战争并不轻松,以至秦“襄公十二年,伐戎至岐而死”,但秦人终于经过长期不懈的战争在关中地区站稳了脚跟,诸戎族日渐沦为秦国扩张的牺牲品。

  穆公时代(公元前659-621年)是春秋时期秦国国势的最高峰,有种说法把穆公算成是“春秋五霸”之一。但这个霸主的成色实在无法与齐桓晋文相提并论,后者是称霸中原,而秦穆公只能关起门来做做西戎的霸主。“(穆公)三十七年,秦用由余谋伐戎王,益国十二,开地千里,遂霸西戎”,作为西戎八国之一的义渠也在此时臣服于秦。

  春秋时期的秦与义渠

  不过,秦只是“霸”西戎而不是灭西戎,之后的秦国仍然要面对戎族的纠缠,在众多戎族中,对秦最有威胁的正是义渠。周贞王八年(前461年),秦国攻灭大荔戎;与此同时,赵亦灭代戎(北戎)、韩魏也兼并了伊、洛、阴戎,“自是中国无戎寇”。在其他各戎相继为华夏族的武力逐出历史舞台之际,义渠却“筑城数十,自称王”,作为最后一个戎国延续到了战国时期。

  杀义渠王,谁的阴谋?

  战国早、中期,义渠的势力还相当强盛,竟能继续与强秦周旋近二百年,成为秦国的心腹之患。公元前444年,秦军挟攻灭大荔余威,“伐义渠,虏其王”;但虏其王却并未灭其国,因为史书又记十几年后,“义渠来伐,至渭南”。敢于主动伐秦,而且深入秦国的关中腹地,足见义渠实力颇强。

  商鞅变法之后,秦国的威势空前隆盛。秦惠文王七年(公元前 331 年),“义渠内乱,庶长操将兵定之”,十一年(公元前327年),秦军进一步迫使义渠君向秦廷称臣,并置义渠为“县”。按说,这应当意味着对义渠的完全控制。但奇怪的是,此举并未触动义渠国的统治体制,义渠国君虽然称了“臣”,但权位仍在。

  《战国策》记载,义渠君曾出访临近的魏国,提倡合纵抗秦的名臣公孙衍(张仪的对头)与之交谈说:“中国无事于秦,则秦且烧焫获君之国;中国为事于秦,则秦且轻使重币而事君之国也。”意谓秦对义渠的态度,取决于列国形势的变化:当中原各国威胁秦国时,秦国将讨好义渠;反之,秦国将攻掠义渠。

  《战国策》

  果如公孙衍所言,公元前318年,齐、宋、韩、魏、赵五国伐秦,秦王担心后院起火两面受敌,接受臣下“赂之以扰其心”的建议,“以文绣千匹、好女百人遗义渠君”。但义渠并不买账,还是趁五国伐秦之机,“因起袭秦”。这次五国伐秦以败北收场,反倒是义渠趁虚而入,“大败秦人于李帛之下”。此后双方攻战不休,李帛之役后4年,秦军征伐义渠,攻占了义渠的25座城池;秦武王元年又攻打义渠,但均未能灭亡其国。

  到了秦昭王即位时(公元前306年),秦国与义渠的关系一度缓和,义渠王还亲自到咸阳朝贺。正是在这次朝贺后,义渠王惑于宣太后的柔情而乐不思蜀,一直住在咸阳的甘泉宫,更“与宣太后通,生二子”。 在宣太后掌权近四十年内,秦国与义渠一直相安无事,直到公元前271年,“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遂起兵伐残义渠”。史上最后一个戎国义渠就此灭亡,秦国在其故地设置了陇西、北地、上郡三个郡。

  义渠故地三郡及秦长城

  但史籍上“宣太后诈而杀义渠戎王于甘泉”这句写的清清楚楚的话并不是没有疑点的。当年秦武王暴死后,宣太后的儿子秦昭王作为在燕国的人质而能回国继承王位,全赖宣太后在宫斗中获胜,“庶长壮与大臣、诸侯、公子为逆,皆诛,及惠文后皆不得良死”,权力斗争就是如此你死我活。

  宣太后既以女主掌权,一是有朝内之臂膀,即外戚穰侯、华阳君等人的辅助。范雎说:“穰侯专秦权,恶纳诸侯客”,甚至“闻秦之有太后、穰侯、……不闻其有王也”。于朝外,则应有义渠王的支援。故秦武王时还曾讨伐义渠,到昭王初立,义渠王即朝秦,并与宣太后通,且在宣太后掌权近四十年内双方相安无事,充分说明其与义渠的暧昧关系,作为宣太后牵制昭王的后盾,奈何轻易放弃,残暮之年杀之?这根本不合常理。

  与其说是宣太后“诱杀义渠王于甘泉宫”,倒不如说是秦昭王所杀更为合理。昭王见到范雎时就说过:“义渠之事急,寡人日自请太后。今义渠之事已,寡人乃得以身受命。”灭义渠,昭王即亲政,而且立即“废太后,逐穰侯”,独掌权柄。足见义渠对于宣太后一派的支柱作用,这恐怕才是昭王必要杀之灭之的原因。

  秦并六国免去后顾之忧

  秦国在吞并义渠之后将西北边界推至了今天的内蒙古、甘肃一线,直接与胡(匈奴)相对。秦灭义渠之后,基本上征服了西方的戎族,解除了后顾之忧;秦昭王在此筑长城备边,闭合疆域而成“四塞之国”:东有函谷关、南有武关、西有散关、北有萧关。

  战国前期的义渠,已经“筑城数十”,其民众肯定早已开始过着农业与畜牧业相结合的定居生活,经济已发展到较高阶段。从义渠境域内发现的春秋、战国时期的墓葬遗存器物种类包括陶器、青铜器、银器和铁器,精致的工艺水平反映其手工业相当发达。据《山海经·五藏山经》所载,义渠所在陕西一带,有符禺之山、英山、竹山、泰(秦)冒之山、龙首之山、岐山等六处产铁之山。地有铁矿,又懂得金属(青铜)冶炼,加上春秋战国时期冶铁业大发展的时代背景,义渠是可能有冶铁业的。

  同时,义渠是半农半牧民族,考古发掘随葬品中马具数量众多,其养马用马程度可想而知。《秦律》对养马有众多规定,如“蓦马(上等马)五尺八寸以上。……先赋蓦马,马备,乃粼从军者,到军课之”,足见秦国对战马的重视。况且车骑是战国时期衡量国力强弱的标准之一,“战车千乘,奋击百万。以秦卒之勇,车马之多,以当诸侯,譬若驰韩卢而逐蹇兔也,霸王之业可致”。

  义渠既为秦灭,其民自然为秦所用,这里的居民风俗劲勇,民皆习战,“修习战备,高上气力,以射猎为先”,自是优秀的兵源。宣太后也好、秦昭王也好,无论是谁主导诛杀了义渠王,秦国据有了这里的土地和人民,自然大大增强了经济与军事实力。

  关中山河形势图

  更重要的是,关中四塞,可谓险固,范雎游说秦昭王时就称赞曰“利则出攻,不利则入守,此王者之地也”。日后汉朝的张良也认为,关中“阻三面而守,独以一面东制诸侯”。在古代,有用“百二秦关”来形容关中险要的说法,意思是以百万之众攻关中,二万人足以拒之。以两万之师挡百万之众,所恃者乃在其地形地势之险。关中对中原,在地势上呈高屋建瓴之势,四面以山河为险阻,几处重要的交通孔道,又立关以守之,从而形成能进能退、可攻可守的态势。因此,及至攻灭义渠之后,秦国方能尽力东向,进而伐灭六国,一统天下。

  参考文献:

  辛迪:《义渠考》,《内蒙古师范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2004年11月

  刘光华主编:《甘肃通史·先秦卷》,甘肃人民出版社,2009年

  饶胜文:《布局天下:中国古代军事地理大势》,解放军出版社,2006年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