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头条 > 正文

从“六扇门”说开来

2016年07月15日 09:47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张策   


  最近,“六扇门”似乎成了影视创作的新宠,从银幕到荧屏,随时可见攒眉瞪眼的男女捕快们在蹿房越脊,办案拿人。影视制作是商业行为,追求的自然是能够吸引观众的眼球,进而赚取大把的钞票。传说中“六扇门”的神秘和凶狠,当然是翻炒一锅影视杂烩的好食材。

  这便在电视上偶然看到了这部以“六扇门”为题材的电影。画面是两位捕快在院子里商议案情,镜头渐转,映出身后的衙门大堂,门楣上高悬着“六扇门”的匾额。这不禁让我大大地吃了一惊,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查“六扇门”这个词,其实本意只是古代衙门的代称。为了显示威严气派,官衙大门多开六扇,以“六扇门”代指衙门,便由此而来。此说系泛指,更准确的“六扇门”说法,是指三法司衙门的合称。三法司,明清时分别指刑部、大理院和都察院,元代指大宗正府、刑部和宣政院,宋代指大理寺、刑部和御史台,唐代只有大理寺和刑部。再往上追溯到汉,是指廷尉、御史中丞和司隶校尉。秦代《商君书·定分》中曰:“天子置三法官,殿中置一法官,御史置一法官及吏,丞相置一法官。”这是中国最早的三法司。

  历史更迭,岁月变迁,“六扇门”慢慢便成了中国传统司法体系的一个代名词。而呈现在现代影视作品中的“六扇门”,其实已经离史实相去甚远,更多地来自民间传说。而传说中的“六扇门”,是指明朝万历年间,朝廷为了处理国家级的重大案件,秘密设立的一个集武林高手、捕快、密探和杀手为一体的神秘组织。由于他们行动诡异,手段凶狠,来无影去无踪,自然就成了当代苦于找不到创作灵感的影视编导们的“香饽饽”。但是让捕快们堂而皇之地把“六扇门”三个大字悬挂在门楣之上,却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难怪有一位历史学家最近一针见血地指出:现代中国影视作品中的历史真实率不到30%。

  有人可能会辩解说:既然是来自民间传说嘛,何必那么较真。可我以为,即便是民间传说也要有民间传说的严肃。既然作品宣扬的是“六扇门”的神秘感,你却又把“六扇门”招摇在大门口,公然喊出“我们是保密单位”,编导们的创作态度是何等的粗糙马虎,简直歪打正着地把一部所谓正剧拍出了黑色喜剧的效果。

  过去常常听说某某导演创作态度认真的佳话。詹姆斯·卡梅隆拍《泰坦尼克号》,船上咖啡厅桌子上的一盒火柴,据说都是考证过的,是当年货真价实的东西。对历史的尊重,就是对文化的尊重,对民族的尊重,对逝去的生命的尊重。从这个角度而言,中华文化的厚重与繁复,更不能成为当下文化创造中“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不能容忍一些人抱着实用主义的态度,去浪费,去践踏,去为经济利益而牺牲其宝贵价值。

  历史学家的话可能有些偏激,但确实点出了当下文艺创作的一个重要问题,值得我们正视。曾听说在文艺界,有人散布过这样的言论:要学历史,去读历史书好了,我们这儿就是娱乐。此言大谬矣。娱乐功能始终应该是文艺的第二功能,教育和引导,则是文艺的重要责任,传播正确的历史观则是这责任中的必有之意。何况在今天,颇有一些居心叵测之士,在暗中打着歪曲历史以否定现实的恶毒计策。

  最近著名导演宁瀛接拍了一部公安题材新剧,内容暂不好透露。但这位拍摄过《民警故事》《警察日记》等优秀公安题材影片的女导演,正马不停蹄地在为影片做着细致的前期准备工作。因影片中可能会有一处废品收购站的场景,她便顶着烈日,在天津郊区连续走访了多家废品收购站,在成山的废品堆里和收购商交流。她说:现实主义的作品,灵魂就是真实。哪怕一张废纸,也要准确无误。

  其实何止是现实主义作品,历史题材更需细心考证,忠实于史实。不然,假如有一天我们的后代连武则天是男是女都说不清了,数典忘祖的罪名该算在谁的头上?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