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头条 > 正文

《北平无战事》终结 起底剧中人历史真面目

2014年10月27日 13:02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刘岳   


1947年在城工部工作时的刘仁。




 白世维。


六国饭店旧影。


1948年7月9日,全国学联为抗议当局屠杀东北流亡学生“七五”事件宣言。

  穿越《北平无战事》起底当年真人真事

  城工部三部地下电台周密行事,从未被敌人发现“北平市民食调配委员会”为何惹来市民怨声大贪腐“马汉山”与原型马汉三的名字仅一字之差北平站站长“王蒲忱”是戴笠的干将、毛人凤的爱将。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在北京、山东等电视台热播,现在已接近尾声。该剧遵循“大事不虚,小事不拘”的创作原则,其中既有历史的真实,又有艺术的虚构。本文透过该剧创作的历史背景,介绍一些1948年前后北平真实存在的人和事,以飨读者。

  令人发指的“七五”惨案

  电视剧《北平无战事》以“七五”惨案为导入线索,展开跌宕起伏的宏大故事。历史上真实的“七五”事件是这样的。

  1948年春天,东北解放军解放了东三省的广大地域,把国民党军队围困在长春、沈阳、锦州等几个大城市。在国民党政府的欺骗威胁下,这些城市中的部分大中学校学生1.2万多人,随校迁至北平。到达北平后,国民党政府对这些学生采取冷漠、拖延、欺骗的态度,东北学生被安排住在寺庙、火车站、城门楼、防空洞等处,每顿只能吃上两个小窝头、几块咸菜,正常的学习生活根本无法保证。

  7月3日,国民党北平市参议会第一届第三次大会,通过了所谓的《北平市参议会关于救济东北来平学生办法案》,规定对东北学生予以严格的军训,东北国立、公立学校停办,停发经费。

  7月5日,流亡北平的东北15所大、中学校5000余名学生,在西长安街北平市参议会门前、北长街李宗仁门前、东交民巷1号院北平市参议会议长许惠东家门前请愿。

  下午5时许,北平市警备司令陈继承从西苑调来青年军208师的两个连,在搜索营营长的带领下,把东交民巷许惠东家门前的学生分割成两段。两辆装甲车守在许宅门前,两辆装甲车堵住西边学生的退路。士兵排成两道封锁线,枪口对准了学生。为避免冲突,学生们仍忍耐着坐在地上,等候进入许宅谈判的代表的消息。

  下午6时55分,当协议达成、学生们准备撤离时,东交民巷东口响起了枪声,一些学生中弹倒地。枪声停歇后,当学生救护伤者时,枪声又起,又有一些学生中弹倒地。

  在这场惨案中,被屠杀的东北学生8人、北平市民1人,受伤130余人。7月6日,大批军警闯入东北大学等校学生的住所,又逮捕了37人。

  城工部三部地下电台设在哪里?

  《北平无战事》中倪大红饰演的中共北平地下党的领导、中央银行北平分行襄理谢培东,在紧急时刻就会取出电台秘密向城工部发报,情节十分紧张。那么,城工部在北平有几部地下电台、都在哪儿、怎么使用呢?

  早在1942年,城工部部长刘仁就着手筹建北平城内地下电台。1945年8月日本投降后,城工部决定在北平秘密建立地下电台,以便加强解放区与北平地下党之间的通讯联络。1947年5月,北平地下电台开始和城工部电台互相发报。经过近5年的准备,城工部北平地下电台终于建立起来了。

  城工部在北平设了3部地下电台,隶属地下党“学委”,由崔月犁领导,李雪负责技术指导和日常工作。

  旧鼓楼大街118号(老门牌)、帽儿胡同12号、西交民巷兵部洼91号、洋溢胡同36号、牛街沙栏胡同、宣武门外西草场12条等地都曾经是地下电台的掩护地点。

  除了安顿好“家”,作为地下党的核心机要部门,刘仁还为地下电台的同志制订了严格的纪律。

  1.一律停止党的组织生活;

  2.杜绝一切社会关系,不许和亲友往来;

  3.不允许到公共场所活动,不许上电影院;

  4.不许读进步书籍;

  5.“安分守己”,深居简出。

  城工部系统的三部地下电台,始终没有被敌人发现,创造了一个奇迹,实际上这个奇迹是经过地下电台的同志们周密策划实现的。

  发报量不大时,三部电台轮换使用,收、发报时间错开,来往的电文也都很短。这样,敌人很难发现电台的活动规律,即使侦测到可疑信号,也会很快消失,再也找不到了。

  为了避免敌人破获电报内容,城工部地下电台一律使用密码,刘仁亲自参与编制密码。从1946年起,他们先后搜集了若干个版本的字典,苦心研究几套密码,不断变换。进城以后,译电员方亭在西单买了两套言情小说《惜分飞》,自己留一套,送组织一套。把小说当作密码底,双方商量好怎么译,实际上就是自创了一套密码。

  每一部地下电台工作人员由报务员、译电员、交通员组成。电码只是一组组的阿拉伯数字,报务员根据电码收、发电报,但根本不知道电报的内容,只是将一组组的电码抄在小而薄的纸上,在预定的时间和地点与交通员交接。交通员只是负责传递,根本不懂得电码,即使遇到情况,也不会发生问题。译电员负责将情报译成电码或将电码译成情报,也是在预定的时间和地点与交通员交接。因此,不会出现一个人看着情报直接发报的情况。城工部地下电台只是在北平解放前夕,由于电报业务量太大,形势变化太快,报务员艾山、王超向和译电员方亭曾经短时间住在一起,这属于特例。

  北平市民食调配委员会是个啥机构?

  《北平无战事》中提到的“北平市民食调配委员会”主管北平市民的粮食配给,贪腐成风,被刘烨饰演的方孟敖整得够呛。那么,历史上到底有没有这个机构?又是个啥机构呢?

  抗日战争胜利以后,国民党政府接管北平,从此时起,直到北平解放,粮食供应一直是一大难题。

  1946年2月20日,北平市成立粮价评议委员会。该委员会成立后,共评定粮价12次,查处违反限价粮商58家,将各家存粮都按8折廉售处理。但北平邻近地区并无限价,限制了粮源,此办法形同虚设,很快废止。

  1947年10月,国民党政府与美国签订协议,利用联合国救济总署提供的18.6万吨粮食,在南京、天津、北平、上海、广州实行粮食配售,北平市于1948年3月相应成立民食调配委员会。

  该会是北平市民食配售的决策机构,成立之初为6组1室,至1948年4月27日增加为6组4室,员工由108名增加到138名。主任由市长何思源担任,温崇信、凌志斌为副主任委员,另有行政院处理联合国救济物资委员会、粮食部、市参议会成员等为委员。

  配购证管理组负责全市20个区发证所的管理工作。全市20个区,每区设发证所一个,各区区长任发证所所长,另设专职副所长1人及干事2人,20个区分388保,由北平市政府工作队队员协助各保办事人员发放票证。城区各保均设配售店1—3个,郊区配售以各区合作社为主。从1948年4月份起,采取“一户一证,一口一票”及“缴款登记”办法开始配售,每口每月15斤。

  1948年8月19日,国民政府发行金圆券,限制物价。不久,市场上即出现结队抢购商品的风暴,粮食业因损失过重,无力继续营业,社会更显混乱。10月31日,国民政府行政院令:粮食依照市场价格自由购销,六大城市之配售粮食,仍由政府办理。事实上,早在10月初,北平市场的面粉价格已由8月份的七八元一袋猛涨到100元(金圆券)一袋,上涨10多倍。由于配售价格与市场价格相差悬殊,配售面粉所收回的款项不能买回所需原料的十分之一,使得购麦磨面均感困难,“配售办法”形同虚设。民食调配委员会虽然预收了市民的配售粮款,却付不出粮食。许多承办配售的粮店每天售粮仅以30人为限,而且每人只许买1斤。每天清晨4时,粮店门前挤满购粮群众,有些市民跑三四天竟买不到1斤粮食,怨声载道,酿成抢米骚乱。贫民与工人曾于11月中旬先后砸毁了广安门大和恒、东珠市口德聚永及安定门天德等粮店,并与赶去镇压的宪警发生搏斗。



责任编辑:翟宇星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