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头条  > 正文

千顷洼的红色记忆

2019年11月12日 14:4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郭强   

  时值秋日,我来到77年前抗日英雄马本斋率领冀中回民支队与日军浴血奋战的地方——阜城县千顷洼。

  位于河北省衡水市阜城县城东南5公里的千顷洼,由古黄河泛滥决口冲刷而成,因地势低洼得名。历史上沙害严重,自然环境恶劣。当地老百姓称这里“人行寻路苦,鸟宿找窝难”。民间传说,当年回民支队被日军包围,危难之际,一阵狂沙飞起,掩护了部队突围。在《八路军冀中军区回民支队高纪庄突围作战亲历记》的小册子里确有这样的记述:“老天突然变了脸,刮起了大风,一大队在参谋长张钢剑指挥下,趁机向西南方向迅猛突围。”传说的真假已不重要,但无疑为这片土地增添了更多的传奇色彩。如今的千顷洼早已变了模样,树繁叶茂、碧波荡漾,成了生态环境优美的万亩森林公园。在丛林深处,当年突围战中壮烈牺牲的88名烈士长眠于此。

  凝望着矗立在绿树掩映中的抗日英雄纪念碑,重温那段荡气回肠的战斗往事,心中激荡着无比的崇敬与豪迈。这支不畏牺牲、有着崇高信仰、坚定意志的英雄队伍,激励着一代又一代人,他们的感人故事永远珍藏在人们的记忆中。

  1942年5月,侵华日军调集5万多兵力对冀中抗日根据地进行“铁壁合围”,妄图消灭抗日力量。为粉碎日寇的阴谋,掩护冀中军区首长和主力部队转移,马本斋率领回民支队主动出击,灵活作战,成功牵制了日寇主力,胜利完成了阻击作战任务,自身却陷入敌人的重重包围之中。于是日军投入大量兵力企图将只有1700人的回民支队全歼于阜东地区。6月1日,回民支队在摆脱了数万日伪军的追击后,悄然进入高庄村和纪庄村一带,这两个相互连接的小村庄处于阜城和漫河据点的接合部,正好是个“裤裆叉”,是敌人扫荡的盲区,马本斋准备等敌人主力过去后,再率部队从阜景公路向西南突围。

  如马本斋所料,日军主力部队没有进村,而是从村北约3公里远的地方路过。正当大家准备松一口气的时候,敌人的后卫部队却在逼近,并意欲进村搜索。部队如果向东撤,是敌人主力前进的方向,势必陷入敌主力部队与后卫部队的夹击中。马本斋当机立断,率部迎着敌人后卫部队向西猛扑。

  一时间杀声震天,血光四溅。在弥漫的风沙和硝烟中,有的战士挥起大刀,砍向敌人;有的战士子弹打光了就拼刺刀,刀断了就拉响手榴弹与敌人同归于尽;手里没有武器的炊事员、卫生员也拿起牺牲战友的枪支,操起铁铲、菜刀、扁担与敌人厮杀。就这样突围、受阻,再突围,增援、接应、掩护、强攻,经过多次冲锋后,部队突破了日军的三道封锁线,成功突围。

  这次突围战被认为是回民支队与日军870多次战斗中“最艰苦、最惨烈的一仗”。时任锄奸科科长、后任支队政委的刘世昌回忆说,战后,当他将回民支队伤亡名单报告给马本斋时,马本斋痛心地说:“我们不管遇到多大困难,遭受多大挫折,都不能伤感、消沉,有一些伤亡就悲悲戚戚,部队就没有战斗力了,一定要与党同心同德,勇往向前,党要我们向南,不管要付出多大代价,都要奔去,就是死了,头也要向南,这才是我们回民支队的性格。”字字铿锵有力、句句掷地有声,如今,这段话写在了纪庄村头的墙壁上。让我们看到一个共产党人对党的忠诚而执著、至信而深厚,其绽放的信仰的力量,更是历久弥新。

  这次战斗,回民支队共歼灭日军320余人,伪军100余人。从此,日伪军将千顷洼称作“伤心洼”,以至后来再没到这一带活动。但这也是回民支队牺牲人数最多的一次战斗,88名指战员壮烈殉国,其中年龄最大的30多岁,最小的年仅13岁。同时创造了我军突围战史上以少胜多、以弱胜强的经典战例,被编入延安抗大教材。有人总结出这支能征善战的回民支队精神是:“骁勇善战、奋勇杀敌、顾全大局、牺牲自己”。

  望着不远处高大的纪念碑和88座烈士墓,战士们铺天盖地的喊杀声仿佛仍在耳畔回响,当年纪庄村村长、突围战亲历者王梦北守墓的故事也深深打动了我。

  突围战时,王梦北一边组织村民帮战士打水备柴,一边为部队做向导。战斗结束后,他和乡亲们将在战斗中牺牲的88名烈士一一掩埋。三天后,马本斋又带队返回,按照回族礼仪,重新埋葬了88位烈士。从那时开始,王梦北立志为这些烈士守墓。他说,这些战士是为打鬼子,让百姓过上好日子而牺牲的,我要守护好他们。战争中,他看墓护墓,提防鬼子的回袭;战争后,沙尘灾害导致陵墓被厚厚的沙土覆盖,凸起的坟包几乎被掩埋。每当这时,王梦北就挨个清理尘土,重新敲实坟墓,恢复陵墓原有的形状。王梦北的儿子王志杰说,那时父亲每天都去墓地。为防止散养的牲畜去坟墓上吃草或破坏,他每天起早贪黑掘地挖土,用了一年的时间为墓地筑起东西115米、南北75米、高1.2米的土围墙。1979年,王梦北中风,半身不遂。此后的10多年,他仍然让儿子用那辆旧三轮车带着他往返墓地和家中,静静地坐着看儿子除草、扫墓,直到1993年,王梦北去世。为了一句“誓死看护陵园”的承诺,王梦北整整坚持了51年。

  王梦北去世前对着88座烈士墓说,“这是我儿子,以后就由他接替我了。”接过父亲的“接力棒”,王志杰担当起陵园的“守墓人”。如今,王志杰和父亲已经接力守护烈士英灵整整77载,他们把对烈士的敬仰化为一种信念,他们守护的不仅仅是墓,也是我们的精神家园,更是共产党人的信仰和初心。

  令人遗憾的是,这么多年过去了,牺牲的88名英烈中还有一部分烈士的姓名无从知晓,这成了王志杰的一个心结。

  2013年王志杰萌生了为烈士们寻亲的想法,他们应该有姓名、有原籍,这些无名烈士奋勇杀敌、驰骋疆场的故事,应该被历史和人民铭记。

  时隔71年,年近六旬的王志杰开始查询、确定烈士的姓名、籍贯等信息,为他们寻亲。由于时间久远,为无名英雄寻亲之旅的艰辛可想而知。

  王志杰走访当年回民支队战斗过、生活过的地方,搜集线索;在党史馆、档案局、民政局查阅档案及资料;在电视台、报纸上发布寻亲信息;找在世的回民支队老战士了解情况。有人说,你都这把年纪了,何必这么辛苦?他说,这些烈士为了民族解放,献出了年轻的生命,能为他们做点事,帮他们找到亲人,让他们不再孤单,是对烈士最好的安慰,我感到很幸福。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多地多个部门众多同志和好心人的支持帮助下,如今88位烈士中已有46位确定了原籍和姓名,16位确认了姓名仍待查原籍。

  只解沙场为国死,何须马革裹尸还。时间不会使记忆褪色。我想,即使一些战士的名字已经难以找寻,一些烈士的壮举也很难还原,但他们和千千万万烈士们一起,已经把炽热的红色基因深植于冀中大地,他们的英雄事迹永远不会被人们忘记!

  (作者单位:河北省衡水市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