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历史馆  >  头条  > 正文

1949年后贪官现形的25种“巧合”:难逃美色诱惑

2015年04月22日 09:07     来源: 人民网    作者: 辛闻   

  内蒙古自治区乌拉特前旗最近发生一件怪事儿:该旗一位科级干部搬家时竟将47万元存折遗忘在旧房子里,被民工拆房过程中意外发现。检察机关由此顺藤摸瓜,查出他的不明财产达400多万元。这位已经离岗退养的犯罪嫌疑人—乌拉特前旗科技局原局长院保卫,9月6日被检察机关移送审查起诉。(9月14日《新京报》)

  据报道,院保卫现年53岁,先后担任过乌拉特前旗新安镇党委副书记、新安镇党委书记、城建局长、林业局长和科技局长。他平时生活节俭而低调,抽烟只抽两三元一包的。家里摆设简单,鲜见奢侈品。如果不是检察机关接到举报“顺藤摸瓜”,人们很难相信这位自治区级贫困旗县的科级干部竟然拥有高达420万元的巨额财产,是一位彻头彻尾的大贪官。

  近年来,随着反腐败力度的加大,贪官也越来越“聪明”了,他们在接受贿赂时,手段越来越“高明”,反侦查能力越来越强。在这种情况下,就出现了这样一个现象:很多多贪官现形,并不是被反腐败部门主动查出来的,而是意外的偶然因素使其“露陷”的。除了院保卫这位“藏(藏存折)”出来的贪官以外,笔者搜集整理了一下,还有以下二十四种“偶然”现象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谈资—

  “离”出来的:河南省驻马店市某乡党委书记张学峰当了官以后,在外包养情妇,为达到与情妇结婚的目的,坚决要与妻子离婚。其妻一怒之下拿着一张52万元的存折到检察机关举报。检察机关顺藤摸瓜,把张学峰“揪”了出来。张学峰后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

  “偷”出来的:原贵州省长顺县政协副主席胡方瑜即是。小偷把他的裤子偷去,拿走里面的现金后又扔掉了。两个小学生将拾到的裤子交给县公安局。公安人员在例行检查时发现,裤子皮带的夹层里,竟还藏有4张大额存单。纪检部门觉得这一存款数额与胡个人收入明显不符,随即展开调查。接着,胡方瑜在长顺县政协换届选举中当选为政协副主席不到1小时,就被纪检机关宣布进行“双规”。

  “杀”出来的:2000年6月8日,海南省万宁市副市长林礼深的夫人李某在家中被害,警察在现场意外地发现床上的枕头里藏有大量存单、存折,共计百万元。此事引起海南省纪委的密切关注,并最终把林礼深“挖”了出来。

  “炸”出来的:陕西延安市的油矿丰源公司副总经理郑大平,在2001年初该公司的总经理调走后,他为了能够坐上总经理的宝座,拿出他的杀手锏。在一次主管单位召开的会议上,威胁说如他当不上总经理,就要炸毁油田,从而被警方控制。侦察机关以此为突破口,查出其贪污公款324万余元,被当地称为“延安第一贪”。

  “绑”出来的:河南省焦作市化电集团供应处原处长柴本福被绑架,绑匪要价50万元,柴的家人先拿出50万元存折、后取出50万元现金将其赎回,却不报案,并竭力隐瞒柴被绑架的事实。这一反常现象引起了检察机关的关注。后柴本福因受贿罪和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

  “烧”出来的:1998年10月10日晚,湖南省香烟大王黄大康的“干女儿”被人杀害,并被焚尸。黄大康悲痛之余赶紧报警。警方进行现场勘查时,捡到一本其“干女儿”的日记,日记中记载了两人不正当的关系及黄贪污受贿的一笔笔黑幕交易。在铁的事实和证据面前,黄大康不得不交代了自己的违法事实。

  “捡”出来的:大连市一个财务检查团对该市某工业品公司查账后,由于该公司假账做得天衣无缝,检查团一致认为账目正常,就在执笔人当场填写检查报告单时,报告单不慎掉在了地上。执笔人去捡时,无意间从写字台下捡到一张纸条,上面是25万元的欠据和欠款人的签押,再细找,又从写字台下捡到两张欠据,3张共计64。5万元。于是,该公司有关人员贪污、挪用、受贿108万元的犯罪事实露出了马脚。

  “诈”出来的:广西横州镇两名安装电器工人在该镇一家卡拉OK厅捡到一个公文包,内有现金4000元、存折等有价证券价值达180多万元,他们通过包内证件发现失主是横县财政局总会计师林某,于是二人密谋敲诈。但是林总却没有把他二人放在眼里,而是到公安局报案,结果被抓进去的,除了那两名敲诈者外,还多了个贪污犯林某。

  “找”出来的:1999年8月,江西省原副省长胡长清率团到云南参加世博会江西馆开馆剪彩,其后便不知去向。碰巧有关部门有急事找他,但是找遍昆明也没能找到他。这一极端不正常的现象引起了有关部门注意,进一步查找发现,胡已用假身份证入住广州市中国大酒店和情妇幽会。一个高级干部行为诡秘且持假证件,引起中央的高度重视,深查下去胡案遂发。

  “震”出来的:1999年3月5日,四川省达川市盛传要地震,该市教委计财股股长邱盛池连夜匆忙打点财物,携带一批存款单和金银首饰外出逃命,慌乱之中却把存单丢了。结果,真正的地震没有发生,邱的“地震”却来临了,他开具大把大额挂失证明挂失时,引起了检察机关的怀疑,并由此查出其非法敛财数十万元。

  “嫖”出来的:2000年9月24日,浙江公安机关部署了一次重大行动,去抓捕在舟山海域多次从事走私犯罪活动的董欣束等人。次日凌晨,公安人员敲开宁波经贸花园董欣束别墅的大门,董已闻讯溜走,却意外地抓到正在嫖娼的舟山海关关长陈立钧,遂将陈立钧交浙江省纪委处理。不久,陈立钧被移送至舟山市检察院立案侦查。

  “笑”出来的:湖北省巴东县原国土资源局矿产管理股原股长彭侠,大肆贪污索贿,一年半时间就疯狂敛财54万元,创下了该县“小官大贪”的腐败之最。该贪官事发于酒桌趣闻,一名检察官在春节小聚中偶尔听到彭侠赌博、嫖娼和养情人等桃色故事,众人哄笑不已,遂引起怀疑。2004年3月18日,巴东县检察院成立专案组,对彭侠立案侦查。2004年底,彭侠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15年。

  “跪”出来的:2004年6月,一篇题为《下跪的副市长—山东省济宁市副市长李信丑行录》在各大网站上流传。该文详述了李信涉嫌贪污、受贿、绑架、故意伤害等违法违纪行为,还附有数张李信向举报人李玉春下跪的照片。检察机关介入后,查出李信有收受、索要贿赂400余万元等事实,将李逮捕。

  “审”出来的:2001年8月,贵州省的公路项目列入国债资金审计的重点之一。审计人员从省高速路开发总公司以500元的价格购入平价仅为76元的防护栏小零件入手,查出一起典型的“吃工程”的重大国债资金腐败案,省交通厅原厅长卢万里露出了狐狸尾巴。接下来,卢持假护照出逃。2002年4月16日,卢被引渡回国。涉案数额巨大,情节恶劣的卢万里自知罪孽深重,为求保命,才向办案人员检举了更大的贪官—省委书记刘方仁。

  “病”出来的:湖南湘西自治州原副州长彭善文,早在保靖县当县长的时候就养了个情人,并生有一个小孩。不料,天有不测风云。2003年4月,彭善文的非婚生子患了重病,住院治疗期间露出了“马脚”。于是,有人向湖南省纪委进行举报。省纪委在调查彭养情妇和非婚生小孩的“经费”来源时,查出其收受贿赂已达数十万元,将案件移送给湖南省检察院。检察院查出彭善文总受贿36次计121。16万元,将其绳之以法。

  “示”出来的:江苏省淮安市楚州区仇桥镇原党委副书记杨顺江,其“贪绩”始发于拟提拔公示期间。2001年12月,杨顺江参加楚州区卫生局局长公开竞选,获得提名,在组织部门公示时,被群众举报露出原形。因犯贪污、受贿、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罪,杨于2002年7月4日被判处有期徒刑4年。

  “学”出来的:辽宁省辽阳市公安局原副局长富龙曾在“严打”中多次立功,2004年底却被判了无期徒刑。原来,富龙的同乡、民营企业主吕宗大强奸幼女被抓获。富龙收了30万元贿赂,积极“操作”对吕“营救”,经过“技术处理”,使吕在看守所没住几天便逍遥法外。随后,富龙也学吕宗大去“玩”处女。此事引起民愤,人们纷纷写信上书,吕宗大案件实情败露,富龙也因“螃蟹”牵手而锒铛入狱。

  “滑”出来的:2004年8月,深圳龙岗区布吉街道长排村的一堵挡土墙因山体滑坡而倒塌,一对湘籍母子在事故中身亡。市有关部门接到群众举报后调查,事故诱因之一是罗湖公安分局系统的三名中层干部违规建私房,受私房地基影响造成山体滑坡。而私房资金来源于原派出所的“小金库”,由此,安惠君作为原局长也东窗事发。

  “写”出来的:原淮北矿务局林业处处长兼安徽金蟾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尹西才,因动用公款420万元为自己买厂被逮捕。有一天他在狱中写了一张暗语纸片,希望通过知情人转告其家属。侦查人员研究这张卡片,发现上面所写的东西可能在暗示什么。推理认定是尹西才在告知其妻子处理上海方面的财产。干警追踪到上海,果然发现了尹家租用的上海某银行的家庭财产保险箱,内有现金存单人民币1300余万元、美元66。8万多元,还有首饰、房产契据等,其来历不明的巨额财产大白于天下。

  “诉”出来的:河南省安阳市原劳动局局长孙秀奇,于2001年6月被情妇马某以严重“违约”为由诉上了法庭。马某在起诉书中说:孙与其以夫妻名义同居生活多年,生有一男一女,马还提供了一份孙秀奇必须于2000年10月1日与其结婚、如不结婚赔偿其200万元的协议。该民事案引起有关部门的关注。经查明,1995年1月至2001年年初,孙在林州市任主要领导职务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先后37次收受、索取他人贿赂共计人民币24。88万元。孙秀奇终被法院判刑11年。

  “骗”出来的:江苏省镇江市原市委副书记陈耀南,想在调整市级领导班子时“就地扶正”,恰遇侯万清等几个骗子假冒高层机关工作人员设“卖官”局。于是,陈及心腹紧张索贿“筹资”多次赴京买官,陈还认真准备了个人简历等材料亲自赴京直接向“首长”汇报,侯万清等骗子因涉嫌诈骗罪落网后,陈耀南也因买官受骗入狱。最后的结果是,他以132万元人民币、4万美元的高价买了个空欢喜,法院以受贿罪、巨额财产来源不明罪,判处其无期徒刑。

  “牵”出来的:江西省德兴市无业女青年程银香自称是国家某领导人的私生女,和德兴市原市委书记吴祖国的关系“不一般”。她打着吴祖国的旗号到处招摇撞骗,有人向吴祖国反映,吴听后顿时龙颜大怒,责令德兴市公安局严查。随着案件的深入调查,原德兴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副大队长舒影静因私设小金库百万余元败露,由舒影静一案又牵涉到原德兴市公安局局长,时任弋阳县委政法委副书记、公安局局长邵亚军受贿,最终吴祖国因收受邵亚军的贿赂而浮出水面。

  “抖”出来的:2004年岁暮,四川省绵阳市原市委书记黄学玖因在交通肇事中找人顶包而受查处。2003年10月22日晚上8时,黄学玖驾车撞人致死,当即逃离现场,事后又找人顶包。时隔4个月之后,因一名交警酒后驾车肇事撞死3名、撞伤1名小学生的事故,社会反映强烈,黄学玖不得不要求相关部门“严肃处理”,这名交警不服气,便把黄的“顶包”案抖了出来。黄一下台,一些市民纷纷反映他的“其他”问题。

  “逃”出来的:2004年3月1日,陕西省南郑县阳春镇原党委书记刘贵正突然“神秘失踪”,他寄给妻子的“遗书”中,自曝其挪用巨额公款赌博而“欲上峨眉山自行了断”。刘因打白条“取”公款90余万全部输光而逃匿,40余天后在青海省西宁市落网。2004年7月21日,刘贵正被南郑县人民法院以挪用公款罪判处有期徒刑12年半。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俗话说: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偶然”中包含着“必然”。贪官的最终下场是:手莫伸,伸手必被捉!而究竟以什么样的方式挖出贪官,在什么时间把他们绳之以法,这就是一种偶然,这种偶然所开辟的是一条必然之路—把贪官抛进历史垃圾堆!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