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诗韵馆  >  外国诗人 > 正文

荒原上的艾略特

2011年11月08日 09:47    来源:凤凰网   作者:辛闻   

  
  托马斯·艾略特是英国20世纪影响最大的诗人。他出生于美国密苏里州圣路易斯。祖父是牧师,曾任大学校长。父亲经商,母亲是诗人,写过宗教诗歌。艾略特曾在哈佛大学学习哲学和比较文学,接触过梵文和东方文化,对黑格尔派的哲学家颇感兴趣,也曾受法国象征主义文学的影响。1914年,艾略特结识了美国诗人庞德。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后,他来到英国,并定居伦敦,先后做过教师和银行职员等。1922年创办文学评论季刊《标准》,任主编至1939年。1927年加入英国籍。艾略特认为自己在政治上是保皇党,宗教上是英国天主教徒,文学上是古典主义

  荒原

  
“因为我在古米亲眼看见西比尔吊在笼子里。孩子们问她:你要什么,西比尔?

  她回答道:我要死。”

  献给艾兹拉·庞德

  更卓越的巧匠

  一、死者的葬礼

  四月最残忍,从死了的

  土地滋生丁香,混杂着

  回忆和欲望,让春雨

  挑动着呆钝的根。

  冬天保我们温暖,把大地

  埋在忘怀的雪里,使干了的

  球茎得一点点生命。

  夏天来得意外,随着一阵骤雨

  到了斯坦伯吉西;我们躲在廊下,

  等太阳出来,便到郝夫加登

  去喝咖啡,又闲谈了一点钟。

  我不是俄国人,原籍立陶宛,是纯德国种。

  我们小时侯,在大公家做客,

  那是我表兄,他带我出去滑雪撬,

  我害怕死了。他说,玛丽,玛丽,

  抓紧了呵。于是我们冲下去。

  在山中,你会感到舒畅。

  我大半夜看书,冬天去到南方。

  这是什么根在抓着,是什么树杈

  从这片乱石里长出来?人子呵,

  你说不出,也猜不着,因为你只知道

  一堆破碎的形象,受着太阳拍击,

  而枯树没有阴凉,蟋蟀不使人轻松,

  干石头发不出流水的声音。只有

  一片阴影在这红色的岩石下,

  (来吧,请走进这红岩石下的阴影)

  我要指给你一件事,它不同于

  你早晨的影子,跟在你后面走

  也不象你黄昏的影子,起来迎你,

  我要指给你恐惧是在一撮尘土里。

  风儿吹得清爽,

  吹向我的家乡,

  我的爱尔兰孩子,

  如今你在何方?

  “一年前你初次给了我风信子,

  他们都叫我风信子女郎。”

  ——可是当我们从风信子花园走回,天晚了,

  你的两臂抱满,你的头发是湿的,

  我说不出话来,两眼看不见,我

  不生也不死,什么也不知道,

  看进光的中心,那一片沉寂。

  荒凉而空虚是那大海。

  索索斯垂丝夫人,著名的相命家,

  患了重感冒,但仍然是

  欧洲公认的最有智慧的女人,

  她有一副鬼精灵的纸牌。这里,她说,

  你的牌,淹死的腓尼基水手,

  (那些明珠曾经是他的眼睛。看!)

  这是美女贝拉磨娜,岩石的女人,

  有多种遭遇的女人。

  这是有三根杖的人,这是轮盘,

  这是独眼商人,还有这张牌

  是空白的,他拿来背在背上,

  不许我看见。我找不到。

  那绞死的人。小心死在水里。

  我看见成群的人,在一个圈里转。

  谢谢你。如果你看见伊奎通太太,

  就说我亲自把星象图带过去:

  这年头人得万事小心呵。

  不真实的城,

  在冬天早晨棕黄色的雾下,

  一群人流过伦敦桥,呵,这么多

  我没有想到死亡毁灭了这么多。

  叹息,隔一会短短地嘘出来,

  每个人的目光都盯着自己的脚。

  流上小山,流下威廉王大街,

  直到圣玛丽·乌尔诺教堂,在那里

  大钟正沉沉桥着九点的最后一响。

  那儿我遇到一个熟人,喊住他道:

  “史太森!你记得我们在麦来船上!

  去年你种在你的花园里的尸首,

  它发芽了吗?今年能开花吗?

  还是突然霜冻搅乱了它的花床?

  哦,千万把狗撵开,那是人类之友,

  不然他会用爪子又把它掘出来!

  你呀,伪善的读者——我的同类,我的兄弟!”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