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诗韵馆  >  中国诗人 > 正文

著名台湾诗人萧萧:秭归是中国诗歌的“原乡”

2011年11月15日 13:58    来源:腾讯   作者:辛闻   



  萧萧本名萧水顺,台湾辅大中文系毕业,台湾师大硕士,先担任中学老师,后进入大学执教,现任教于明道大学。不管哪个阶段,总不忘写诗、评诗、论诗,先后为多位诗人编辑诗作评论集,如为洛夫编《诗魔的蜕变》、为痖弦编《诗儒的创造》、为张默编《诗痴的刻痕》、为蓉子编《永远的青鸟》、为管管编《现代诗坛的孙行者》等。12种诗集,25种散文集,10种评论集,19种新诗赏析教学读本……60多岁的萧萧动力十足,永远在诗田耕耘。近日,萧萧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秭归的农民诗人、骚坛诗社,创造了历史纪录,值得珍惜。

  记者:秭归已被授予“中国诗歌之乡”称号,该县目前正在打造中国首个诗人县,请问萧萧老师,您两次到秭归,您对秭归的诗歌氛围有什么样的印象?您觉得如何让秭归诗歌更加繁荣?

  萧萧:两次到秭归,我对骚坛诗社的印象最为深刻,最是感动,两次听老农夫吟诵诗歌总是流下眼泪。六百年以上的传承,几乎是全民皆诗的境界,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地方能有这样的修为。我也是农村子弟,自诩为“农”的传人,也看过诗人为农人创作的诗篇,但真的很少看到农人写出自己的心声,创造自己的作品,秭归的农民诗人、骚坛诗社,创造了历史纪录,值得珍惜。何况还有二十几个诗社,持续在写诗、在创作、在朗诵,秭归当然是“中国诗歌之乡”,而且更应该是“中国诗歌原乡”,屈原,中国第一位诗人,秭归,第一位诗人的故乡,称之为“原”乡,更加响亮。

  当然,时代在进步,诗艺也在求变、求新,如果能利用寒暑假的空当,邀请诗学专家,如台湾诗人白灵,给年轻的秭归青年上上课,应该会有新的刺激,能激发新的想象力,或许对于秭归新诗的繁荣,会有些许帮助。

  我崇敬屈原作为一位君子的坚毅,我更佩服屈原诗的想象力。

  记者:屈原是中国诗祖,从个人的角度,您喜欢屈原吗?您觉得屈原从哪些方面影响过您?

  萧萧:大学毕业时,我参加研究所硕士班考试,除了文学史、思想史、文字学、声韵学、训诂学之外,我选了《楚辞》作为我的研究专书,那时屈原已经是我崇敬的对象。最近编写明道大学的国文课本,我选择批注的课文就是屈原的《橘颂》,如果仔细阅读今年我在端午诗会所朗诵的诗作 《脐橙,诗人勃勃跃动的心》,就会发现其中化用了许多《橘颂》的典故。我崇敬屈原作为一位君子的坚毅个性,明道大学中文系罗文玲主任跟我都有同感;做为一位创作者,我更佩服屈原诗的想象力,在伟岸的山水之间尽情驰骋。很多评论者说我的诗中常常出现幻化的云,这种无所不能的云的变化,或许来自于屈原式的、无拘的想象,我颇为享受这种想象的快乐。

  两岸新诗虽有交流,但无刺激,亦无影响

  记者:两岸诗歌交流近年日益增多,您觉得这种互动的重要性何在?

  萧萧:在台湾,顶多只能找到一两位研究大陆新诗的专家,但他们的发言次数不多,引起的重视也不大。反过来,大陆有许多号称是台湾通的新诗评论者,台湾学者尚未撰述台湾新诗发展史时,他们已出版了几部台湾新诗史,但是没有人重视他们的存在。简单的说,两岸新诗虽有交流,但无刺激,亦无影响,如果没有精密的设计,交而未流,难有激荡。衷心期待交流产生的火花。

  记者:台湾有很多著名的诗坛宿将,如余光中、周梦蝶、洛夫、痖弦、郑愁予等,现在台湾的年轻诗人呈现着一个什么样的姿态?

  萧萧:你所提到的余光中、周梦蝶、洛夫、痖弦、郑愁予等诗人,在台湾称他们为前行代诗人,比他们年轻一二十岁的诗人,即战后出生的一代,则是中生代诗人,中生代诗人是目前台湾诗坛的中坚,如苏绍连、向阳、白灵、陈黎、夏宇、陈克华等人,他们的诗艺成就并不亚于前行代,但大陆诗坛对他们相当陌生,如要认识余光中、郑愁予之后的年轻诗人,不如从他们几位开始,再慢慢进入更年轻的心灵——所谓新生代诗人。

  写诗的感性萧萧,与写论的知性萧萧,仿佛是两个人。

  记者:您在诗歌创作和诗歌批评两方面都取得了不俗的实绩,请问,您的诗歌创作和理论研究是如何相互影响的?

  萧萧:在我的创作理念里,新诗创作与理论批评是分开的,各自为政的,写诗的感性萧萧,与写论的知性萧萧,仿佛是两个人。换句话说,写评论时,从不认为自己的作品最优,因而不会以自己的作品去衡量别人,顶多在揣摩别人的作品时,会以创作者的“同理心”、“同情心”去思考,容易切入其他诗人创作时的心路历程。写评论的我,会企图进入原创者的诗中、心中,站在他的角度、高度思考问题,并不是站在对立面加以批判。或许,这也是一种相互之间的影响。

  该浅白时至浅至白仍然可以是好诗

  记者:大陆近几年有“梨花体”和“羊羔体”等说法,您如何看待这种口语诗?

  萧萧:诗,重要的是有没有滋味。语言是文是白,并不重要,口语的通俗性是高是低,与诗的价值无涉。我不认为口语诗就是好诗,但我也不会反对以浅白的口语写诗,该浅白时至浅至白仍然可以是好诗,不该浅白却处处浅白,那样的浅白就毫无意义了。

  记者:上世纪八十年代以来,中国大陆诗坛可谓风生水起,产生了像北岛、舒婷、欧阳江河、翟永明等一大批优秀诗人。作为一名创作和诗评兼擅者,请您评估一下大陆的新诗创作。

  萧萧:我熟悉并且喜欢的大陆诗人,仍然停留在舒婷、顾城诸人身上,包括他们之前的冰心、艾青、废名、卞之琳。这些诗人都已有定评。大陆当代新诗,阅读不多,或许在我阅读一百部大陆诗集之后,才会有一些看法,期待来日吧!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请选择您浏览此新闻时的心情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