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诗韵馆  >  头条  > 正文

《乘慢船,去哪里》:在诗意温情中寻找文化之根

2020年09月15日 09:0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刘敬   
中国警察网 · 刘敬  |  2020-09-15 09:00

  疫情之下,我的内心时常感到烦躁,捧读马叙的这本《乘慢船,去哪里》,心情竟渐渐安稳下来,从宅家日久的昏沉中,从口罩遮面的憋闷中,像蛰伏了整整一个冬季的草木,开始萌芽生叶展新枝,开始饮露浴雨迎暖阳。

  我是喜欢四处探山访水的,但不知是时间不足还是心情不够,每每回味顿觉游览不过是走马观花,匆匆拍照归去来,情未寄而怀未抒。而马叙则不同,他的出游是散漫的,体验是诗意的;他的思考是人文的,书写是深情的——“在这个草原之夜,我是这里的一棵草,一只羊,一块土。在辽阔的巴尔虎草原上,我就这样听风吹过:吹过牧场,吹过人心与湖泊。一支长调的叙说,把原本的虚构唱成了现实……”如果说翻开一本书,就是踏上一段旅程,那么,马叙引领大家乘坐的,恰是古老的木船,他以笔作橹,轻轻摇动,缓缓离岸,然后,从流飘荡,任意东西……

  没错,《乘慢船,去哪里》讲的是一场慢时光的诗意之旅。木黄,慈城,沉香荡;遂昌,淳安,楠溪江……一路追随作者行吟山水、神游古今的身影,徜徉于其诗、文、画合一的精美篇章,确是可以畅心胸,消块垒。可以说,书中的文字,篇篇氤氲着人文情怀与生命哲思。随举一例,“雁荡山多是枯笔山水,山峰刚健峭立,奇异向天。与雁荡山咫尺比邻的楠溪江,则是水墨写意,轻柔湿润,意蕴绵长……撑竹筏的艄公,弯腰斜身,双手撑篙,质朴却固执,如狼毫笔书写于丝绸一样的江面。一组组茂林修竹,可坐狐仙水妖,偶一探面,妖娆迷人。近岸处,溪石铺展,渐渐没入江中,为水与岸作谦卑的过渡……”是不是心意别裁,独抒机杼?尤其是,书中所描绘的地方,除了妇孺皆知的著名景点,作者把更多的笔墨、更多的情感与更多的思索放在苏浙地区的一些“名不见经传”,甚至连地图上也很难查到的小地方,如“新市”,如“湖墅”,如“施家岙”,如“坡阳古街”等等。然而,小地方有小地方的丰厚,小去处有小去处的美好,远离高铁,远离飞机,悠然行走,从容探寻,也能笑看浮云,获他人之未获。

  在古镇老街的震撼之外,在山林溪水的浸染之外,在诗意盎然的行文之外,书中还穿插了30余幅作者近年来所绘的水墨人物行吟图,线条貌似简单粗犷,人物貌似夸张随意,题字貌似一挥而就,但细品之下,一幅幅画却又古意盎然,潜蕴妙趣,暗含哲理,让人开怀,让人省思,让人叫绝……画与文可谓珠联璧合,相得益彰。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