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诗韵馆  >  头条  > 正文

梦境的迷宫

2020年07月20日 11:2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遂涛   
中国警察网 · 张遂涛  |  2020-07-20 11:22

  博尔赫斯似乎热衷于将写小说当成一种智力游戏。在他著名的小说《圆形废墟》中,那个以为自己在做梦的人,最终发现自己原来也是别人的梦中人。这样的设计巧妙而诡异,读完之后我忍不住想到,那个梦到主人公的人是否也生活在别人的梦境里?

  这样想下去将没完没了,恰如俄罗斯套娃,但电影《盗梦空间》不正是从这里获取了灵感吗?一重重的梦境构成了梦境的迷宫,梦境中的人还弄得清楚自己到底是在现实还是在梦境里?陷入迷宫中的人是否还能找到重返现实的路径?

  不能不承认梦是一种神秘的存在,相比现实,它显得隐晦,蒙着面纱躲在暗处,没有重量,轻盈,难以预料,极度跳跃,碎片化……最重要的是它又是公平的,几乎每个人都会做梦(有不做梦的人吗?),因此说到梦,每个人都能理解,这让它很自然地成了文学家的宠儿,他们喜欢描绘梦境,但是他们是怎么理解梦境的呢?

  对梦的解读一直都有人在积极尝试。有人认为日有所思夜因此有所梦,但有时所梦分明并非日间所思;有人将梦当成一种预兆,而且是一种相反的预兆,但往往并不会应验;有人则迷信地认为别人可以随意进入你的梦里,特别是死人和神仙,他们往往是要进行重要的托付,比如《红楼梦》中秦可卿去世前就托梦给王熙凤。

  其实虽然人人都做梦,但在弗洛伊德之前,很少有专门研究梦的。噩梦让人心悸,美梦让人陶醉,但不论是噩梦还是美梦,往往醒来后很快就会遗忘,除非你能像《西游补》的作者董说一样及时把它记录下来。董说的梦都记在一本叫做《昭阳梦史》的小册子里,这是我知道的唯一一本专门记录梦的书。董说为何会特意把梦记录下来,颇让人猜疑,我想也许是他跟我们有同样的疑惑,自己为什么会做这样一个看似根本不可能出现的梦?但是梦境也让他痴迷,他曾梦到采来一大朵白云赠给客人,也曾梦见自己吃掉了一盆白云。他曾在梦国游历三年,做到了梦乡太史的职位,还成立了梦社,把社友们千奇百怪的梦集中保管在一个叫梦兰台的柜子里。他最得意的一件事是将一个梦写成了一本叫做《西游补》的小说。

  与董说相比,曹雪芹虽然伟大,但对梦境的描写无疑还停留在传统的认识水平上,贾宝玉梦游幻境只是小说情节发展的一个工具。董说将自己的梦史当作了自传的一部分,先验性地契合了弗洛伊德学派关于梦是潜意识反映的学说。更有意思的是,在董说的孩提时代,父亲告诉他南方有一个国家,叫古莽之国,这个国家的人以醒着时做过的事为虚妄,以梦中发生的一切为真。董说听后向往不已,心想要是能生活在这样的国家该多好。

  这一点倒恰与博尔赫斯不谋而合。与那些满足于小把戏的作家不同,博尔赫斯在《圆形废墟》中还表达了他的世界观,他是不是真的以为我们有可能存在于他人的梦境中?

  在科技日益发达的今天,现实和梦境将更难分清。在斯皮尔伯格导演的电影《头号玩家》中,我们已经见识了有VR技术加持的游戏世界如何逼真。在电影《银翼杀手2049》中,3D成像技术虽然无法让虚拟人变得有血有肉,但至少已看着真实,且有感情有灵魂,足以替代人类成为人生好伴侣。也许随着技术的进一步发展,在虚拟人的眼中我们这个所谓真实的世界才是虚拟的?

  在《圆形废墟》中,主人公像是一个造梦师,他的目标是要梦一个人,“他要梦见他,包括他的全部细节并把他带进现实”。从这个意义上来讲,他做的是导演和作家们正在做的事。博尔赫斯在小说中找出了一种验证现实还是梦境的工具,那就是火,梦境中的人可以感受到火的颜色和形状,但是不会被灼伤。可是这明显与我的体验不同,在我的梦境中,火是有温度的,我虽然不会被灼伤,但会被惊醒。只是谁说得清,我的惊醒会不会只是从一重梦境跌回到了另外一重梦境?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