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诗韵馆  >  头条  > 正文

古诗词中的夏日情怀

2019年08月02日 10:2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李仙云   

  每个人心中都藏着一个诗意的桃花源,有时不经意的一处风景,一首歌,就会像电光火石般在心间擦出火花。正如有句话说的那样:“一部《诗三百》永远地立在那里,含蓄之美滋养一代代人”。在这个盛夏酷暑天,我的思维穿行在唐宋的茅屋幽草间,犹如打开千年前关于夏天的纷纭往事,与古人互通的情感叠合,品读这些闪烁着千年光芒的妙语锦句,犹如在炎夏听闻林间清泉之音,燥热忧烦如浮烟散去,幻化做缕缕清风,让舒爽清凉在心间氤氲。

  “菱透浮萍绿锦池,夏莺千啭弄蔷薇。尽日无人看微雨,鸳鸯相对浴红衣。”这位晚唐笔力峭健的诗人杜牧,细品他的诗,犹如打开了一幅古雅的“池塘夏色图”。在那座清幽闲静的齐安郡后池,雨丝霏霏飘落,诗人胸中虽有被谪贬黄州之落寞,但山水皆有情,又是那般知心解意。那花草微雨,夏莺鸳鸯,在静美中似乎都化作“树洞”,在抚慰和排遣诗人的踌躇与怅然。碧绿的菱叶露出水面,乳白色的花儿在悄然绽放,雨丝轻洒于浮萍之上,如一粒粒细小的珍珠在滚落。那穿花拂叶的夏莺,在朵朵蔷薇间婉转脆鸣,连叫声都挟着沁人花香。鸳鸯在池水中相依相偎,真不知它们要撩起这位风流才子多少对缱绻往事的怅惘。

  “绿槐高柳咽新蝉,薰风初入弦。碧纱窗下水沉烟,棋声惊昼眠。微雨过,小荷翻,榴花开欲然。玉盆纤手弄清泉,琼珠碎却圆。”东坡先生的词总是这么随性恣意,端雅清丽,这分明就是两幅动感十足的“初夏闺情图”和“庭园野趣图”。我神思如临其间,隔窗静望那浓荫密匝的绿槐和随风轻晃枝叶的柳树,蝉儿在树梢间聒噪狂鸣,清风逶迤凉爽。纱窗之下,沉香氤氲袅绕,床榻上香梦正酣的待闺女子,被一阵落棋之声扰醒。庭院中,小荷迎风摇曳,石榴花开得“浓情似火”,那俏丽女子顿生情致,索性纤手端玉盆在池边嬉水,而她的心也如飞珠溅玉的水花般轻灵喜悦。惊叹于苏子的绝妙笔力,寥寥数语,一个娇俏清丽的女子就活脱脱立于眼前。

  “懒摇白羽扇,裸袒青林中。脱巾挂石壁,露顶洒松风。”诗仙李白用如此悠然不羁的方式,在青翠的树林间,脱下头巾挂于石壁,舒心惬意得在夏日山中,任由凉风拂过肌肤,在那个“动作庄,衣冠正”的年代,敢如此旷达潇洒的“裸袒青林中”的,也只有这位浪漫诗仙了。难怪康震教授说他“是窗外的一阵清风,只要他愿意,就可以飞越重重关山,飞向他想去的地方。”

  白落梅说:“时间是鹊桥,让我们重见隔世的光阴和月色。”酷暑盛夏,身体犹如被裹挟在一股无形的热浪中,如梦魇般燥热难耐,一声声蝉鸣似在一阵阵嘶喊“热热热……”此时,静读细琢那一首首关于盛夏的古诗词,犹如丝丝凉风从心间拂过,若说望梅可以止渴,那品读古诗词,也是最好的消暑妙方了,心静方能身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