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女刑警笔下的冷暖人生

读李敏《那年那事那人》

2020年11月20日 08:5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刘美兰   
中国警察网 · 刘美兰  |  2020-11-20 08:55

  认识李敏是在一次公安文学创作笔会上,据李敏自己介绍说,在她当刑警长达30余年的时间里,她到过当地的每一起命案现场,讯问过到案的每一名犯罪嫌疑人。五十开外的她目光敏锐犀利,身材修长,属于“反应快,说话快,动作快”的典型基层干练女刑警形象。

  翻开李敏的新书《那年那事那人》,一串小标题瞬间就将我吸引了,“郝家店的枪声”“女校长之死”“一个特大盗车团伙的覆灭”“拿什么来拯救你”……应该说,这是一本用女刑警的视角,通过鲜活生动的案例,来解读人性和启迪人生的“真心真意真情”读本。

  长期从事公安工作的人都有体会,接触的案件多了,总会作些深层次思考,譬如所经手案件的成因,嫌疑人的犯罪动机等等。李敏和别人不一样的是,她有一个坚持多年的好习惯,就是每案必记、每案必访、每案必思。她还通过对真实案件客观冷静的分析,就“青少年问题”“妇女权益保护”“社会公序良俗的道德建构”等社会课题写出了许多值得人们深思的论文,表现出了对案件所折射出的社会问题的极大关注。

  这本书最早的案例,应该是开篇《郝家店的枪声》了。这篇纪实文章记录了1950年发生在应山的一起案件,真实再现了新生的人民政权与反动势力的生死较量,歌颂了工作队队员们为巩固新生政权,不怕牺牲,视死如归的情怀。该案距今已有70年时间,资料收集、时间跨度、采访难度都是李敏需要面对的难题,但她没有退缩,而是通过已掌握的现有资料和线索,查找、走访事件中幸存的当事人,查阅相关的档案资料,对建国初期平息郝家店匪徒暴乱事件的整个过程进行了去伪存真的梳理订正,还原了这一历史事件的本来面目,也为地方史志研究提供了关键细节上的补充和完善。

  《女校长之死》则是一个发生在1983年的案例。一个原本令人羡慕的幸福家庭,因为“重男轻女”“传宗接代”陈腐观念的腐蚀,丈夫竟然对已生了三位可爱女儿的妻子痛下毒手,用一颗子弹结束了妻子的生命。痛惜之余,作者用深情的笔墨讲述了妻子的励志故事。作者还用相当的篇幅剖析了丈夫深受封建思想毒害的根源,应该说,这是一篇走心走情的以案说法的典型案例。人性之善恶,在李敏的笔下,有着泾渭分明的爱憎分界线。

  在《押解日记》里,李敏详细记录了从湖北广水到广东深圳为期4天的押解命案嫌疑人张小虎的全过程。李敏用日记形式、以白描手法再现了押解旅途中的所见所闻所思,深度解析了张小虎这个年仅22岁的帅小伙,是如何在一夜间沦落为杀人案犯的心路历程,读来令人欷歔不已。记得其中有这样一段对话——

  瞅瞅张小虎,正坐在下铺低着头一动不动,我知道是开聊的时候了。

  “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我媳妇了。发案到现在是7天160多个小时,我几乎每时每刻都在想她。我真的太对不起她了。她那么小,肚子里还有我的孩子,她以后怎么办呀?”

  “听说你们感情很好?”

  “是……她对我真的很好,我在家时每天的洗脚水都是她端来倒去。我说什么做什么她都顺着我……”

  “那你怎么还会去嫖娼?”

  “鬼知道呀……”

  眼泪顺着他的鼻翼一路淌下,他的声音也越来越小,终于咽到了肚子。车厢里,一阵沉寂。

  这段对话描写很生动,不像是一位警察与命案嫌疑人的对话。平静的语言看似没有波澜,但其中暗藏的惊涛让人印象深刻。

  这本书30余万字,分上下两辑共43篇案例和故事,都是作者的亲身经历,是真实的记录和感悟。作为女性,作为长期从事刑侦工作的女刑警,李敏更加关注案件中的女性犯罪嫌疑人,在对她们的犯罪行为深恶痛绝的同时,也为她们不幸的命运扼腕痛惜。她和她们谈人生际遇,谈心路历程,更谈是非善恶和公序良俗,帮助她们弃恶从善,开始新的人生。

  30余年的刑警生涯,李敏习惯了这种与犯罪分子智慧交锋的生活。这是她的特殊经历,更是难得的精神财富。多年后,她拿起笔来,再次记录和回忆,是对生活的咀嚼和反哺,更是对战友们的崇高礼赞。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