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十一张照片

2020年09月14日 09: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周玉荣   
中国警察网 · 周玉荣  |  2020-09-14 09:48

  我仔细数了数,这组照片一共11张。它们只是传回来的照片中普通的一组,而与洪水的战斗,依然在激烈进行——

  单位工作群里,同事发来一组照片。

  照片拍自抗洪抢险一线,没有专业摄影讲究的光线、构图、景深、光圈,只是对抗洪现场的拍摄和记录,但是每一张,无不让看的人动容,心潮澎湃。

  前两张照片,拍自夜里。黑漆漆的天幕,浓墨一般的黑。第一张照片中,特警队员正在暗淡的灯光下装沙袋。挖土、装袋、搬运,隔着照片,都能感受到现场的忙碌紧张。已经50多岁的大队长,正拿着铁锹往蛇皮袋里铲土,头发湿漉漉的,搭在额前。第二张照片里,白色编织袋垒成的土丘上,3个特警队员正在睡觉。他们半躺半坐在上面,有一个队员两手还撑着一把铁锹。他们的脸上、身上、长胶靴上都是泥巴。而他们身下身后的沙袋,已经垒成了一个两米多高的小山丘。从晚上7点接到命令,到第二天凌晨4点多钟结束任务,将近10个小时里,20名特警队员装了近6000个沙袋,也该歇歇了。我久久看着他们青春的脸,他们睡得那么沉,那么熟,让看的人隔着照片都忍不住放轻了呼吸,生怕打搅了他们。

  想起了2016年的夏天。6月底的县城,山明水秀,草木清华,暴雨却不期而至,全县到处受灾。特警大队60多名小伙子,被分成几组,对口支援重灾区。那一年,我作为宣传民警,走上抗洪抢险一线,随警作战。看着那些小伙子在暴雨洪涛中转移群众、加固堤坝、巡查排险,看着他们就着汗水、泥水、雨水吃着盒饭,看着他们一身泥水随便在哪儿躺着、靠着都能睡着的身影,说感动,说钦佩,都不足以表达当时的心情。而我能做的,就是跟着他们,用镜头、用文字拍摄记录他们。现在,看着从前方传来的他们的照片,作为曾经和他们并肩战斗过的战友,能够想象出,照片中的他们,正在经历一场怎样的战斗。

  后面几张照片来自两个派出所。这两个派出所都在圩区,每年的梅雨季节,防汛任务都异常艰巨繁重,今年更是雪上加霜。有一张照片拍摄的是一艘橡皮艇,橡皮艇不大,坐着同事和转移的群众,茫茫的水面上,橡皮艇像一片树叶似的,无依无靠,无着无落,好像随时都会被打翻,让看的人不由得揪心。另一张照片拍摄的是一个被淹的超市,几个同事蹚着水,手拿肩扛,在帮助店主搬运货物,身上的警服湿漉漉地贴在身上。其中一个90后同事吸引了我的目光,让我忽然想起一件事情。2016年夏天,当抗洪抢险工作结束后,县政府统一组织开展血吸虫检测,检测结果出来后,这个小同事被确诊感染,还好发现得早,经过规范治疗,很快治愈。现在大水袭来,小同事没有退缩,又站在了水里,冲锋在前。

  还有一张照片,拍摄于一户人家前,两名同事站在齐大腿深的水里,在和群众说着什么。根据经验判断,同事们应该是在跟群众做思想工作,劝导群众转移。抗洪抢险工作中,对于那些受灾的村庄,转移群众是一件繁复艰难的事情。许多群众或是不放心财产、牲畜,或是觉得不会有事,不愿意转移。还有的群众,当时转移了,后面又趁人不注意,偷偷跑了回去。所以对于受灾严重的村庄,同事们一天都要排查几遍,全力做到不漏一户、不落一人。风里来,雨里去,同事们的胶鞋都进了水,双脚长时间泡在水里,浸得发白,浮肿脱皮。

  那天,有个警嫂带着小孩来到派出所。她说,孩子一个多星期没看到爸爸,哭着嚷着要爸爸。既然孩子爸不能回家,我就带孩子来看他。一个好几天没见到丈夫的警嫂发了一条朋友圈:“外面大雨依然滂沱,你在何处?吃饭了吗?安全吗?”妻子对警察丈夫的爱与牵挂,温暖着一线的丈夫,也感动着我们这些警察。两个多星期前,单位启动防汛应急预案,取消双休日,全体民警进入战时状态,许多民警很长时间都没回家了。而抗洪抢险的形势却越来越严峻,就在7月18日,县政府将防汛应急响应提升至一级。

  照片里,有同事在夜晚打着手电筒,清理倒在路面上的树;有同事在村子里,开着警车帮助群众转移财产;有同事在被淹的公路上,指挥车辆通行;有同事穿着救生衣,在卸载船上的沙袋,抢筑堤坝……

  我仔细数了数,这组照片一共11张。它们只是传回来的照片中普通的一组,而与洪水的战斗,依然在激烈进行。

  (作者单位:安徽省青阳县公安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