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布鞋的记忆

2020年07月20日 14:4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王康   
中国警察网 · 王康  |  2020-07-20 14:42

  前几天,妻子逛商场给我买了一双老北京布鞋。她笑着说,现在布鞋很流行,连马云都在穿。我穿上试了试,觉得有些大,但那种熟悉的感觉竟然触动了我,不由得引起了对于布鞋的回忆。

  我是穿着母亲做的布鞋长大的。印象中,母亲只要一放下家务,就会穿针引线纳鞋底、缝鞋帮。在昏黄的灯光下,母亲右手中指戴着顶针,引着长长的纳鞋线端坐在灯下的身影,成了我童年时代最熟悉的一道风景。

  小时候,我一直穿着母亲做的布鞋在田野里奔跑,和小朋友一起踢毽子、砸沙包、跳跳绳,这样的时光给我的童年增添了许多美好的回忆。后来,我长大了些,看着别人家的孩子都穿上了漂亮的皮鞋或球鞋,竟有些嫌弃母亲做的布鞋了。在我浅薄的认知里,它是那样的土气、丑陋和笨重,哪里比得上皮鞋好看呢。

  记得有一天早上,我央求母亲给我买双皮鞋,为了达到目的,我坐在地上又哭又闹。看着我将刚穿上身不久的干净衣服弄得满是灰尘,母亲很是无奈,承诺过几天就会给我买,我这才破涕为笑。

  几天后,母亲下班回家,手里拎着一个皮鞋的包装盒。我激动极了,高兴地飞奔过去抱住了母亲的双腿。在试皮鞋的时候,我才注意到母亲穿的鞋子也是布鞋,鞋面上破了几个洞,已经穿了很久。

  第一次穿皮鞋,觉得硬邦邦的,一点也不舒服。母亲好像也看出来了,捏了捏鞋面说,有些小了,明天拿去换。我一听,立刻就急了,说穿上刚合适,不要再去换了。母亲始终不同意,又从柜子里拿出一双新布鞋,说让我明天穿新布鞋上学。

  我根本不愿意脱下刚穿的皮鞋,无论母亲怎么劝慰,说再多的好话,我就是不听。母亲实在忍不住了,拿起布鞋就要打我,我瞪了母亲一眼,穿着新皮鞋向门外跑了出去。母亲在身后,不停地呼喊,我头都不回,跑得更快了。尚不懂事的我,怎么能够想象得到,母亲当时是多么心急如焚。后来,我听说母亲在村庄里、小河边、附近的庄稼地里,找了整整一夜,就是没找到我。

  那天晚上,我穿着母亲刚买的新皮鞋,跑出没多久,脚后跟便磨破了皮,露出了血迹,每走一步,就痛一次。我开始后悔不该逃跑,希望母亲能够找到我,保留住我仅有的虚荣。

  次日早上,母亲找到了躺在草垛里睡着的我。母亲把我抱起来,轻轻地抚摸着我红肿的双脚,然后从怀里掏出那双黑白相间的新布鞋,小心翼翼地帮我穿上。

  就在那时,我第一次感觉到,母亲做的布鞋是天下最舒适、最温暖的鞋子。

  后来,母亲由于操劳过度,一病不起,溘然长逝。母亲出殡的那天,我穿着母亲做的布鞋,一直跪在坟前,泣不成声,悲痛欲绝。如今,布鞋的记忆永远都无法抹去,而母亲做鞋的那一幕情景,则成了我脑海里一道伤痛的风景。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