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热水,暖脚;冷水,暖心!

--记一次难忘的采访

2020年06月19日 13:3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欧天舒   
中国警察网 · 欧天舒  |  2020-06-19 13:39

  前段时间,网络一直流传着一个段子,青春的样子,青春的样子有很多,有的人庆幸自己有军装的样子,有的人庆幸自己有警服的样子,而我庆幸的不仅仅是有军装和警服,还有一个隐形的称号“通讯员”。 

  有一种情怀,叫做矢志不移;有一种精神,叫不问前路;有一种奋斗,让你不分白昼去坚持;有一种责任,让你始终主动冲锋到第一现场,这就是一名跑新闻的基层通讯员内心的独白。 

  行走在新闻战场快接近10个年头了,而且每次采访,几乎都是行走在祖国的边境一线,是一份艰辛,更是一笔财富。作为一名长期在基层一线工作的通讯员,现场就是战场,完成好每一次采访,仅仅是自己的责任与义务,如何算是完成了一次采访,并不一定是上多么高规格的报纸,获多么高级别的奖,对我而言,就两个基本点,第一是,是否将读者带入新闻现场,见图见文如身临其境;第二是,是否将采访对象的真实面,向世界阐述,讲述让人有思考,有嚼头的故事。  

  今天我想讲述的一次难忘的采访,难忘在全程参与,难忘在震撼人心,以至于多年之后,采访期间那一幕幕还不时在脑海中放电影。事情发生在20161月3日11时25分,新疆布尔津县冲乎尔边防派出所接到旅游车司机吴电话报警称:其途经S232喀拉塔斯盘山道时遭遇雪崩,车辆被埋。接警后,派出所副教导员刘志龙带领4名警官携带铁锹、救援绳索、防滑链等救援工具火速赶赴现场 

  作为基层通讯员,你的新闻线索和作品来源,除了靠自己,再无别的依靠,工作中,只有时常把自己驱赶到新闻现场,你才有用武之地,你的工作才会不失意义。所以本人作为随警作战的宣传报道员,全程跟踪了此次救援。 

  一月的阿勒泰地区,积雪普遍超过1米,部分区积雪超过2米,零下30摄氏度的气温,漫天飞舞的暴风雪,行进路面积雪不知不觉已达数十厘米。茫茫白雪一大片,前路若隐若现,总感觉让人心里落不了地。果然,警车没走多远,问题来了,车辆雨刮器和暖气强度,根本抵挡不住窗外的严寒,风雪借着严寒直接扑在前挡风玻璃,车被迫停下,“教导员,冻住了,看不见了。”驾驶员急促的汇报声传来。 

  车停了,雪未停,风未止,眼见如此汹涌的暴风雪,再想想雪崩现场被困的群众,带队领导想出了一个可谓不是办法的办法。头伸出窗外,裸眼穿过风雪看路,“左边一点、往右边一点,保持直行。。。”,就这个节奏,我们的救援车辆,一点点向现场行进。不到10公里,平时驱车8分钟也就能到达的路程,我们轮流探头窗外指挥,足足走了个多小时。要不是亲身经历,连我自己都不肯相信那是真的,气温零下30多度,风雪交织,作为一名南方长大的孩子,当我试着把头伸出窗外指挥车辆行进时,我才真正的感受到什么叫削脸的风,什么叫刺骨的冷,什么叫忠诚的逆行。 

  到达现场后,经勘察和确认,被埋人员通过同行人员的互救,已经顺利从被刨出的右前车窗撤出,但S232喀拉塔斯盘山道双向通行,此时累计被困此地的车辆已经达到20余量、人员过百,前不着村,后不着店,如果不能在天黑之前撤离到山下,后果不堪设想。经过综合讨论后,救援官兵决定徒手铲雪开路,你一锹,我一铲,救援民警配合默契,很快投入开路救援工作。 

  新闻现场就是记者的战场。发生雪崩的位置,左边是高山,右边是悬崖,做现场采访时,从左边拍摄,我没走几步已经陷入了1米多的积雪中,再往上看,雪山高处摇摇欲坠,感觉随时都可能塌下,让人贸然不敢靠近;从右边拍摄,我只能扶着路边的石墩,一步一步的走近,根本不敢有半点马虎,因为那一落悬崖,足以驱散你的大意。至于我,根本来不及去感受和体会危险与严寒,就是要用我手中的镜头,我笔下文字,把读者带到一个个新闻现场。或许就像大咖们常说的:当记者内心钻进了采访现场,身上那一腔对宣传工作的热血与激情,早已驱赶了身边那些所谓的艰难。 

  救援刚开始,还有一些被困游客,下车来给官兵拍照,将风雪中工作的官兵拍入自己的自拍背景,但零下30多度气温,不是每个人都经受得起的,车外待不了5分钟,便速速赶回车内取暖。 

  在我返回车内整理素材时,一个女游客告诉我,她孩子也就参加救援的战士这年纪,她得拍下来带给孩子看看,说完就泛起了泪花。同时,她身边一名男游客实在按捺不住了,下车逐一敲车窗,号召被困游客中的青壮年,加入铲雪救援队伍。人心齐,泰山移,有了群众的加入,救援民警干劲十足,工作进度加快,效率提升,两个小时过后,被埋车辆全部挖出,近四个小时后,被埋路段全线贯通。 

  在游客的欢呼声中,救援民警指引着被困车辆有序地撤离,这一刻急忙连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把救援情况第一时间向外界传递,同时将游客们的欢呼和救援民警的喜悦传递给了全国听众。待到游客全部撤离后,我随同参战民警们一同,拖着疲惫的身躯,最后一个离开现场,此次救援也到此得以圆满结束。 

  跟着救援队伍回到派出所时,已经是接近晚上,半天未进食的我,下车就冲进食堂就开始找吃的,但副教导员刘志龙把我拦下,告诉我先喝点凉开水,缓和缓和才能进食,刚开始觉得很奇怪,后来发现,救援归队后,民警都是选择先进宿舍,而没有进食堂,再后来通过了解,这是常年战斗在极寒地区实践出来的工作经验。 

  放弃了吃的念想,我想着赶快回宿舍先洗个热水澡,恢复恢复身体,缓解缓解疲惫。然而,就在路过民警宿舍时,我停下了,就是刚刚参加救援的战友,有的把手泡在自来水里;有的把脚泡在刚融化的雪水里,这让我非常震惊,心理不停的在问自己,这又是唱的哪一出?  

  冷了,用热水泡脚;累了,用热水冲澡,这是常理。但在这里,民警们冷过、累过是用雪水、冰水在泡脚。为给我解开心中的迷惑,身边的一个警员憨笑着告诉我:“欧歌,手、腿、脚冻麻木了,没有感觉了,热水、温水都不行,越泡越麻木,用这个温度的水泡一阵,刚好,刚好。这水很热啊,不信你试试。”为领会当时的感觉,我没多想,顺势把手伸进那盆泡脚水中,水的确很“热”,一下热到了我的内心最深处。 

  那天晚上,我几乎彻夜未眠,全身心投入那次采访的后期写作和制作,并连夜与编辑老师联系投送。稿件一经发出,中央电视台1套、13套累计滚动播出视频新闻11条;新华社签发通稿《人民日报》海外版、《人民公安报》、《香港日报》等20余家纸媒落地;《新华网》、《中国警察网》等100余家网络媒体转载。新疆电视台专门将此事迹拍摄成《风雪大营救》纪录片,在百姓故事等栏目播出。 

  一次报道成功的采访,不一定难忘,一次难忘的采访,也不一定是因为报道成功,那次采访,已经过去近三年,但每每谈起,我内心都会肃然起敬,也并不是因为报道刊发成功而难忘。曾经一段时间,网上有“学者”用医学理论,分析诋毁英雄邱少云大火中的忍耐;用所谓的科学理论推理,去怀疑英雄雷锋。而我仅想用我的一次采访、一次亲身经历,告诉自己,告诉同行,现实当中很多事实,是无法凭你所谓的推理可以论断的,新闻工作也不例外。 

  现在回望过去那些自己觉得有“温度”的新闻作品,无一例外,都是自己亲身经历,深入第一现场采写出来的作品。我庆幸我能待在基层,这个很多人认为最枯燥、最无聊的单位,因为这有在这里,才能把握基层公安工作脉搏的律动;只有亲自走近一线,你所看到的、所思考到的问题,才能比别人更加深入;也只有正真走近基层,写出的新闻作品才别具一格,富有感染力、生命力和吸引力,才能称之为有“温度”的作品。 

  这就是:路越远,心越近,热水泡脚,脚不凉;凉水泡脚,心却暖。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