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指挥部里的“小保安”

2020年05月08日 10:1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穆蕾蕾   
中国警察网 · 穆蕾蕾  |  2020-05-08 10:19

  正午时分,走在人烟稀少的鼓楼旁,我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于是绕过去到回民街又看了一眼,除了封锁的红线和旁边值守的民警,所有店铺都很冷清。车水马龙人声鼎沸的城市中心,此刻安静了。让原本不喜欢热闹的我,也涌出了莫名的哀伤乃至思念。

  可我还是把自己从思绪中往回拉了拉,带入到西安市公安局抗疫指挥部门口。说是指挥部,其实就一间大会议室。一进去,有两个小伙子在会议室后面的凳子上午休。我的脚步声吵醒了其中一个,他走过来,个子不高,白净微瘦,得知我想了解一下抗疫工作,采访相关领导,他说领导们都去北客站检查工作了,我说,那你和我先聊聊吧,我了解工作,也不一定针对哪个人。

  会议桌上,放着一个简易的打印机,和一摞文件盒。这个自称小张的小伙把几个文件盒给我递过来说,姐,你要不先看看这沓文件,了解一下情况,我去洗把脸喝口水。文件里有很多近期简报,我正翻看着,他走过来,这次我看清楚了他,眼睛不大,洗完后眼泡还有点微肿,看样子是没休息好。

  小张去年11月刚结婚,在应急处突科工作的他,算是对突发事件有些经验。可当启动公共卫生事件一级响应时,他心里还是有点茫然。这百年不遇的突发事件,到底要如何去从细节上做好呢?后来小张被抽到指挥部,在工作部署大会上,有点发愁的他却发现,原来上级早都有周密部署。

  但要把总体部署细化并不容易。最初三天,指挥部还是每天都在不断开会,商量方案和操作流程。等方案制订出来,第二天去检查调研,发现原以为完美的方案,在疫情变化中,仍然会出状况。于是又更正,再重新调研,收集情况,然后晚上再连轴转。熬了三个通宵的小张,回到家里就跟瘫了一样。妻子看他憔悴的模样,心疼他。小张说,我们所有同事都很辛苦,我们这么拼命,就是希望通过切切实实的努力,阻断疫情蔓延,多救几个人。就是想要保护家国,保护好你们。在家隔离的妻子听着这话,抱着小张忍不住哭了。

  我也感动了,就把目光完全转向小张。我希望这个小张能变成大张,希望他的小眼睛能变成大眼睛,希望他把内在所感受到的,把眼睛里曾经看到的,都向我倾倒过来,让我透过他的存在看看抗疫一角。

  我指着简报上民警毫无修饰的话语,对小张说,我也是这种感觉,很多民警都想切实为疫情防控做点事,都是实打实在干。分局这位民警,父亲去世时不在身边,却说:“我的父亲是个党员,他一定能够理解,在疫情面前,尽忠就是尽孝。”这话往日听着没那么多感受,可在关键时候,这样的话语,给了我们力量。还有“一个支部就是一个堡垒,一个党员就是一面旗帜”,这种以前常常听到的话,现在再听才明白,这话语是用肩膀,用生命扛起来的。

  对啊,遇到事情,使命感才更加强烈。小张摇了摇自己的脖子继续道,这次抗疫以来,作为家里独生子,我父母也很挂念我的安全。我自己也问过自己,疫情乃至生死面前,我恐惧吗?我当然会有恐惧,但我绝不会退缩。在我身后,就是我出生的城市,我的家人。其实不光是我,我觉得我们指挥部,现在所有公安民警最朴素的愿望,就是想要为抗疫实实在在出一份力,让灾难早日过去,让我们的生活都能正常起来。有时熬夜加班到凌晨三四点时,整个人都木了,眼睛都睁不开。但能够支撑人顽强工作下去的,是意志。我心里明白,我们是在打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和病毒在赛跑。抗疫这件事说起来,非常崇高,也特别神圣,很多人是用自己的生命,在佑护更多人的生命。

  我鼻子有点发酸,于是赶快岔开话题说了一句,我会把你的感受和故事写下来。小张笑着说,可别写我,我有啥可写的。姐姐,我和你说说前天去买药的事吧。前几天我在搬东西时把手磕破了,就去药店买点创可贴。门口马上要我登记,量体温,因为这些具体措施都是我们制定的,看见基层执行得这么好,我心里真的很欣慰也很高兴。由于当时穿着警服,老板看到我,大概是怕我掀开帘子进去,又多一重风险,所以马上说,这位警察同志,你不用进来,你告诉我要啥药,我进去给你找到拿出来。我当时真的挺感动,老百姓是这么体贴爱护我们,我们所做的事情,老百姓是看在眼里,也放在心上的。

  是啊,人心都是肉长的。我边点头,边加微信,小张打开二维码,一扫,名字冒出来是“小保安”。

  我看了一下他的臂章,确实是一名警察,就忍不住问,你是警察,为何给自己起名“小保安”呢?

  小张笑了,他说,我好文不好武,在特警队时,体能训练总是比较落后,心里就觉得自己还达不到一名警察的标准,所以调侃自己是小保安。

  他停顿了一下,喝了口水,继续道:但在指挥部的日子里,我感觉又找回了不一样的感觉。在连续熬夜奋战不歇的日子里,我有一阵子感觉有点难。因为上级对公安机关的要求,是要处理得又快又好,不能出现任何纰漏。对于基层民警的要求,也是既要严格检查,又要快速通过;既要不漏一人一户,又要保护民警生命健康,还要尽力缓解基层压力。但我们必须迎难而上。指挥部下达命令后,基层民警就需要立即执行。我特别希望尽快修改好方案,尽量不要再改,避免困扰基层民警。可情况又一直在发生变化,出现新情况又必须做出调整和修改。所以在无数遍推翻又重来中,我一度压力挺大的。可后来我发现正是这个心态,说明我把抗疫这个事看得非常重,完全当作了我自己的事在做。我是想为抗疫出力,是期待自己拼命付出,能够让疫情早日消除。看到这一点的那一刻,我心里开始觉得自己够格当一名警察了,不过给我妻子打电话,说起这个感受时,没想到她又哭了。

  你好棒,我不由得竖起大拇指,然后点开了小张的朋友圈,大年初三凌晨5点半,小张发了一张西安市公安局大院内灯火通明的照片,配文是:“守护好西安”。另一则微信,是小张发的一位诗人的诗,名叫《家国》:如今之战“疫”/乃一身之事,一家之事/更是一城之事,一国之事,天下之事……

  (作者单位:陕西省西安市公安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