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欲擒故纵

2020年04月22日 11:2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姚兴运 柯美旺   
中国警察网 · 姚兴运 柯美旺  |  2020-04-22 11:26

  老邓是我们佳木斯铁路公安处的一名乘警,在客车上执勤近30年了,毫不夸张地说,邓师傅身上的故事三天三夜都讲不完。我刚入警时,跟着他实习过一年多,有一起抓小偷的案件,让我受益匪浅。

  那晚9时左右,我巡视完整列车厢,准备来一包泡面犒劳一下自己。就在这时,对讲机里突然传来急促的声音:速来4号车厢,有一位旅客的钱包不见了。

  我迅速跟着邓师傅赶往案发车厢,开展调查取证工作。经了解,报案人谢某在两个小时前上的车,由于身体不太舒服,上车后晕乎乎地躺在上铺睡着了。等他醒来后,发觉放在枕头旁装有1500元的钱包不见了,但放在一起的手机还在。

  只偷走了钱包,留下了手机,这个小偷还挺有“良心”的。我站在原地琢磨,事情肯定没有这么简单。只见邓师傅一边安慰谢某,一边在铺位附近寻找,看看是不是钱包无意中掉落了。但是,经过一番找寻后,依然不见钱包的踪影。

  这时,邓师傅见我愣在那里,对我喊道:快去调取监控视频。我立即找列车长调取监控视频,对这个包厢里的旅客逐一排查。包厢一共有六张铺,两个下铺是一对老夫妻,中铺是两名大学生,睡在谢某对铺的是一个30岁出头的男子。经询问,谢某对铺的男子称他一直在打游戏,中铺的两名大学生一直在听歌,下铺的老夫妻在看电视剧,除了谢某对铺的男子曾去过一趟卫生间,其他人都未离开过自己的铺位,而且他们都证实没有其他旅客来过。

  半个多小时过去了,我把监控视频递给了邓师傅。我俩睁大眼睛盯着屏幕,画面显示在谢某上车至案发后,确实没有其他旅客出入包厢。

  既然没有其他旅客来过,那就说明小偷在五个人之中。看完视频,我把邓师傅拉到一旁说:“看来谢某对铺的男子嫌疑最大,要不咱们直接搜查他。”邓师傅紧皱着眉头,摇摇头回答:“搜查得拿出证据或者有相关证人证实才可以,现在什么证据都没有,是不可以随便搜查的。”

  “不能直接搜查,又找不到破案线索,难道就这样坐以待毙?”我不解地问。邓师傅拍了拍我的肩膀,笑着说:“年轻人莫着急,咱们要时刻保持清醒头脑,要比小偷更耐得住性子。”

  随后,邓师傅把谢某叫到乘务室,单独聊了一会儿,让他离开了。不一会儿,谢某回来告诉邓师傅,已经按照他的要求说了。

  什么要求?我有点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邓师傅不露声色地回答:明天就真相大白了。

  第二天,列车快到终点站时,邓师傅招呼我说:“走吧,抓小偷去。”我一脸狐疑地跟着邓师傅,不知道他这是唱的哪出戏。只见邓师傅走到正背着背包准备下车的睡在谢某对铺的男子身前说:“把你的背包打开,我们要对你进行检查。”那名男子一听,脸一下子就红了,极不情愿地拉开了拉链:一个黑色钱包露出来了!还没等邓师傅问明情况,那名男子“扑通”一声就跪下了。

  “师傅,还真是他拿的,你看我说对了吧,咱们昨天搜查他就好了。”我说。邓师傅回答:“他昨天从铺位上下来了一次,谁敢保证他是不是去转移钱包的呢?万一搜他又没有搜着,打草惊蛇,这案子就很难破了。”我点了点头,师傅考虑事情比我全面、慎重。

  “师傅,那你昨天让谢某说了什么啊?”“我让谢某回去说‘就当是破财免灾了,不用麻烦警察帮我找了’之类的话,其实这话是说给小偷听的,让他放松警惕。我还让谢某时刻观察周边旅客的举动,有什么情况立即向我汇报。”

  “这一招就叫欲擒故纵!”我和邓师傅相视一笑。我再看监控视频时才发现有一处疑点,就是那名男子一番左顾右盼后,居然拿上了自己的背包去厕所。那名男子供认,因为手机目标太明显,所以只偷了钱包。他在借去厕所之机,把钱包藏进了垃圾箱里,拿背包只是一个幌子。等快下车的时候,他才把钱包拿出来放在背包里。

  其实,邓师傅根据多年的刑侦经验,早已心知肚明。我忍不住地感慨,遇到了邓师傅这样的高手,那名小偷真是班门弄斧了。

  (口述/姚兴运 撰写/柯美旺)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