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当了回“医生”

2019年11月18日 16: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张建雄 郭红   

  我是一名刚走上法医岗位的年轻民警,还没有机会经历大案要案的考验,先在列车上客串了一回“医生”。

  前些天,我从榕江乘坐广州南开往重庆西的列车返回贵阳。列车从都匀东站开出后,车上广播突然反复播报:12号车厢有旅客突发疾病,旅客中如果有医务人员,希望能协助救治。我想我在医科大学虽然学的是法医专业,但临床课程都一样,也能给治疗的医生帮帮忙,就立即赶了过去。

  到达后才知道,原来是两名一两岁大的幼儿被开水烫伤了。

  我凑近细看,忍不住心里一沉。孩子的年轻妈妈可能是看到孩子受伤慌了神,急着给孩子脱下被打湿的衣服,没注意衣物已粘在了皮肤上,撕破了烫伤部位的水泡表皮,导致了二次伤害。孩子两条大腿的内侧和前侧出现了大面积创伤,如果不及时处理,很容易被感染。

  时间紧迫,我顾不得再等医生,连忙戴上随身工具箱中的无菌手套,同时细细回想大学在医院烧伤科实习时的操作流程。我先用冷水给孩子冲洗了创面,消毒后再用列车医疗箱里的干净纱布覆盖,防止出现较大水泡,以及引发全身感染。考虑到列车上没有完备的杀菌消炎条件,我建议家属先不要擦涂药膏,避免为后续治疗增加困难。另一个小孩由于伤情较轻,只在背部烫出一个水泡,没有什么大的异常,我就建议先不做其他处理,等待医生治疗。为稳妥起见,我还将小孩伤情照片发给医院烧伤科的同学,询问我的处理是否妥当。听到肯定答复后,我才放下心来。

  这时,孩子的家人告诉我,他们是重庆人,打算等列车到达重庆后再带孩子上医院。我告诉他们,烫伤最好要尽快处理,以免错过最佳医疗时机留下疤痕等问题。我用手机联系贵阳东站派出所民警,请他们尽快联系救护车。

  十多分钟后,列车到达贵阳东站,我帮着把孩子送上救护车,才返回单位。一路上,我心里不太好受,回想孩子号啕大哭的模样,忍不住发了条朋友圈,提醒大家一定要注意列车广播的安全提示,接了开水的水杯一定要盖紧放好,一时疏忽就有可能悔之莫及。

  能够学有所用,帮助别人,我心里很高兴。

  口述/张建雄 撰写/郭 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