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谜一样的二舅

2019年10月11日 10:11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迟慧   

  在我的童年记忆里,一提到“警察”这个职业,马上就会联想到平日里不苟言笑的二舅。不光是我,家里其他孩子也有同感,用“敬畏”一词来表述我们对他的感情再恰当不过了。

  小时候,我和二舅见面的次数不多,时间也很短。“二舅。”“嗯,来了。找你舅妈去吧。”仿佛除了这两句对白外,我和二舅之间的对话便不再有其他内容。直到我从事铁路公安工作以后,我和二舅之间的谈话渐渐多了起来。还记得收到从警后第一笔工资,我买了点心去看望他。听说我已经参加工作,二舅语重心长地给我上了一课。

  “上班了,不像在学校有老师教你,学期期末还组织一场考试检验你的学习成果,但你可不能因此忘记学习。领导、前辈说的每一句话,你都要仔细听,尤其是公安业务方面的话,必要的时候,拿个本子记着,说不定啥时候就用上了。没事的时候,看看书,尤其是法律方面的,当警察得懂法……对了,你不是喜欢写作吗?以后工作之余,这个爱好也应该坚持下去。”我试着请二舅给我讲讲他的从警经历,没想到他只是淡淡地说:“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你记住现在我说的话就行了。”

  一眨眼,我已经从事铁路公安工作8年多了。有一次,我和同事参加一项培训,一位上了年纪的同事聊起往事,提到“李所长为人不错”,我的内心微微一颤——那位同事并不知道李所长是我的二舅,恰恰是这个原因让我内心的自豪感又多了一重。我也遇到过20多年前的老街坊,他们问我:“李所长身体怎么样?”那时二舅一家和我家都住在远离城市的小镇,他曾担任当地火车站派出所所长。尽管二舅退休多年,但在老街坊的印象里,他还是那个“挺严肃,但人很好”的李所长。

  对于从警生涯中的那些事,二舅总是三缄其口。别说是我,恐怕连我的哥哥们也未必讲得清楚。不久前,和负责相关工作的同事聊天,无意间得知二舅荣获过黑龙江省劳动模范称号。那一刻,我的内心五味杂陈,自豪之余,惭愧自己对长辈了解得太少。软磨硬泡也好,死缠烂打也罢,今后我一定要找个机会请二舅讲讲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