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当了一天“实习爸爸”

2019年08月23日 14:4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蒋伯韬   

  前不久,我和妻子视频时,9个月大的女儿在一旁突然喊出了第一声“爸爸”,高兴得我手舞足蹈。其实,这不是第一次有人喊我爸爸了,那句“达达”(维吾尔语“爸爸”的意思)至今还在我的耳边回响。

  去年8月的吐鲁番骄阳似火,我在火车站执勤时看到一名七八岁的维吾尔族小男孩正在车站广场上走来走去。为了能躲到阴凉下,他不断调整自己的位置。过了一小时,太阳更毒了,我下意识地寻找刚才那个小孩,看他是否被其父母领走。可我发现他还在原地,蜷缩着身子,努力随着最后一丝阴凉向后靠着。这孩子是不是和父母走散了?

  我赶紧过去牵起小男孩走进值班室,他已经被晒得全身通红。我问:“你的爸爸妈妈呢?”他不理我,嘴里一直嘟囔着:“我不要你们管,我又不是小孩子!”很小的年龄说着倔强的话,让我和同事忍俊不禁,但又十分心疼。

  凭借工作经验,我觉得小男孩可能是离家出走的,看他的样子,肯定是饿了。我立即去车站小卖部买了饮料、面包给他,他慢吞吞地接过面包,小口吃了起来。“你还小,想象不到你爸妈现在有多着急啊……”我摸着他的头轻声说道。他听着,眼泪掉了下来,边吃边和我说了事情缘由。原来他叫伊玛木,才8岁。6天前,由于父母训斥他,一时生气便拿了点钱从喀什跑了出来。6天来,他饭吃不饱、觉睡不好,这才想起了父母对他的爱。于是,我向他要了他父亲的手机号。

  那时,我的妻子已怀孕7个月,我无数次幻想过自己将来会是怎样的父亲,或严厉,或和蔼?如果我将来的孩子也因赌气独自一人出走,我会怎么样?我一定希望他所遇到的每个人都是善良的。那时,我一定也是一个焦急的父亲。

  我迅速与伊玛木的父亲联系,他得知孩子在吐鲁番后,电话里的声音有些哽咽。伊玛木的父亲坐火车从喀什赶过来,最早也要第二天才能到,同事打趣地跟我说:“刚好,你提前实习一下怎么当爹吧。”

  值班室桌上放着一个动车模型,我发现伊玛木的眼睛盯着模型一动不动。我把模型递给他说:“喜欢就拿着玩吧。”这下,他可打开了话匣子。一下午,他都跟在我的屁股后面:“警察叔叔,火车能跑多快?”“警察叔叔,我能看看你的枪吗?”……直到下班,我将他带到食堂吃饭,他的“为什么”都没有停下来。晚上,我把他带回宿舍,给他好好地洗了个澡。洗去几日的尘土,我才看出这个小孩长得真可爱,想象自己以后的孩子会不会也像他这般好看。

  洗完澡,我拿着他那件脏衣服开始搓洗,他站在边上一个劲儿地说我没洗干净:“你和我爸一样,都不会洗衣服。”睡觉前,我把他从床上拉起来给他剪指甲,剪到一半时,他突然叫了声“达达”。我诧异地抬起头看着他。“只有爸爸才帮我剪指甲。”说完,他害羞地转过头去。

  第二天,伊玛木的父亲匆匆赶到派出所,见到出走多日的儿子,再多的埋怨都化作了泪水。当伊玛木跟着爸爸走向火车时,我朝他挥了挥手。这时,伊玛木对着我喊了一句:“再见,达达!”那一声“达达”,瞬间击中了我心中最柔软的地方,直到现在,那语气、那音调都让我记忆犹新。

  一年了,我的女儿也会叫爸爸了。我的维吾尔族“儿子”,你还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