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记忆里的端午

2019年05月27日 13: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郭红   

  关于端午的记忆,似乎一直停留在童年生活的川南小镇上。 

  记忆里,端午是一条河。

  小镇有大小两座桥,质朴的乡亲们简明扼要地直呼为“大桥”“小桥”。沱江穿镇而过,大桥就架在了沱江上。每年端午,都有船队在河上赛龙舟,大桥上挤满了呐喊助威和伸长脖子观战的人们。

  每年哥哥会带着我挤进人堆,因年纪小、离得又远,龙船什么样已毫无印象,只记得一片铿铿锵锵的锣鼓声,还有人人喜笑颜开的脸庞、喧嚷热闹的节日气氛。

  有一年,端午节正遭遇上游发洪水,龙船队全变成了打捞队。幼小的我,惊惧地看着平时温驯的河水变成了咆哮着的滚滚浊浪,看着那些抱着木板、木盆,和各种家具、物品一起在江中浮浮沉沉的人们,他们有的被及时救起,有的呼救着、嚎哭着继续被冲往下游。

  我第一次近距离地感受了灾难的可怖,也从此把端午记忆成一条滔滔大河。

  记忆里,端午还是一片绿。

  母亲会早早地采摘打理好新鲜嫩绿的粽叶,包粽子,也做叶儿粑。

  母亲向来手巧,包子、饺子、面饼什么的繁杂吃食基本一学便会,可偏偏过不了粽子这一关。每年包了拆,拆了又包,屡败屡战,往往一揭开锅,还是散的散、漏的漏,绿油油的叶子和绿油油的糯米、绿豆乱成一片。

  粽子变成了糯米饭,清香滋味却没变。我们嘻嘻哈哈地挑出叶子,就着玲珑精致的叶儿粑,一样吃得欢快。那个年代,物质贫乏,快乐却好像来得格外简单。

  记忆里,端午也是一缕香。

  家家门前,都会挂上拴成捆的陈艾、菖蒲。走在小街,空气里弥漫的都是独特的药草香。母亲会用蒲艾煎上一大锅水,给我洗澡。那时太小,不懂驱虫辟邪健身这些说法,只觉得洗了之后,蚊虫不近,分外清爽。

  端午前后,正好也是黄桷兰开花的时候,母亲会用线将两朵花拴在一起,系到我的衣服扣子上,那温润的黄色花朵,那清淡却始终萦绕身边的幽香,把端午这个古老的节气,把童年那些幽远而模糊的记忆,一起深深铭刻,静静掩藏进心湖深处。

  记忆里,端午只是记忆。举家迁到贵阳后,没了可走船的河,粽子也有现成的买,端午就再没了什么特殊的印记。

  社会在发展,各种节庆都有了更喜庆更奢华更有组织的庆祝方式,却似乎少了深藏在儿时记忆里的那种乡土原味,少了一些拙朴和温暖。

  也许,这就是乡愁。 

  (作者单位:贵阳铁路公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