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一次次与死神擦肩而过

2018年08月06日 09:44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杨晓龙 王海平 张婷   

  电影《门徒》是我最爱看的电影之一,因为电影将毒贩的凶残狡诈、吸毒者的痛苦彷徨都刻画得淋漓尽致,而这些人正是我每天在工作中面对的一张张真实的面孔。

  2006年,我26岁,进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禁毒支队工作,成为一名禁毒民警。在近12年的工作中,我累计抓获各类吸贩毒人员2000多人次,每年破获贩毒案件超过50起。同时,我有了一个新身份——禁毒志愿者。工作之余,我会走进社区、学校或是直播间,向公众传播禁毒知识。

  第一次任务,上演真实版“无间道”

  刚进入禁毒支队工作,因为“面生”优势,我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去做“卧底”,上演了一次真实版“无间道”。那是一天下午,组织安排我去和毒贩接头,根据“线人”的线索,毒贩一个人带着200克“K粉”在一家KTV准备交易。因为还有新闻报道任务,在临出门的时候,领导安排了一名记者跟随我。第一次当“卧底”,我将所有前辈的叮嘱都牢记于心,带着记者在KTV等待毒贩的出现。

  毒贩的老大带了5个人进来了。毒贩老大带面相,大光头、左青龙右白虎文身,第一次出任务,我感觉腿肚子都在抖,不怕别的,就怕自己把这个事情搞砸了。

  毒贩老大“大光头”冷冷看着我,问:“你要东西吗?”

  “是的。哥,你好,我也是出来混了没两年。”为了掩饰我内心的慌乱,我频频跟“大光头”敬酒。

  跟随秘密拍摄的记者年龄比我小,当时已经吓得头都不敢抬了。

  “大光头”起了疑心,“你带这个兄弟是怎么个意思?说你呢,低头干什么呢!”我赶快打了个圆场,“他才从学校毕业,也没找到工作,我才带他两天。你不要介意,他没有礼貌,我喝个满杯。”“大光头”觉得我就是混社会的江湖小弟,我当时喝得已经脸红脖子粗了。

  本以为已经化险为夷,可“大光头”随即说的一句话,又让我陷入更大危险中。

  “大光头”突然来了一句,“兄弟你来试一下货。”他眼睛直勾勾地望着我,还在试探着我。我的脑子飞速旋转,思考着如何应对。短短20秒,感觉像过了一个世纪。背后密密麻麻的汗珠硬是把衣服浸湿了一层。

  我看着“大光头”泛光的脑袋,心一横,开口了:“大哥,我今天来拿货纯粹是帮我大哥。我干这个事不是为了吸为了玩,我是为了赚钱。你能卖就卖,卖不了你就把这些东西装好,我走了。”我显得很强势。

  “大光头”松了口:“那行吧,钱带了没有?”我稳了一下心,拿出3万元钱。当我把钱给“大光头”,“大光头”将毒品给我的时候,我用手机发出暗号,外围的同事迅速冲了进来。

  “大光头”被铐起来后,还恶狠狠地看着我,跟我说:“你等着,我出来弄死你。”

  在这一刻,“大光头”还不知道我是警察。我坦然无畏,直言道:“我姓杨,在乌鲁木齐市公安局禁毒支队等你。有种你就来!”在那一刻,“大光头”的脑袋低了下去。

  因为头一次喝了这么多酒,我的“卧底首秀”就在晕晕乎乎和哇哇大吐中收场,自此也开启了我与毒品之间的战争。

  每一道伤疤都是勋章

  真实工作中的缉毒民警,不像电影里那样自带“主角光环”,永远活在大结局里,我多次与死亡擦肩而过。

  有一次,毒贩利用“邮包”贩毒,我和同事们在某个托运部门口实施抓捕。我们将驾车的两名毒贩逼进了一条巷道。因为顾及到群众安全,我和同事不能开枪,硬是赤手空拳面对穷凶极恶的歹徒。毒贩把我们前后两辆车撞得稀巴烂,把其中一辆车都撞报废了。我当时拿着甩棍把毒贩车辆前挡和侧面的玻璃都砸碎了。过了一周之后,我们把嫌疑人抓到了,后来嫌疑人交代,在那一刻他就想只要是阻挡他的人,谁来他就要把谁碰死。

  我身高一米八多,体格健硕,但额头、胳膊都有多处明显的疤痕,这都是我的“荣誉勋章”。有一次差点变成“肉夹馍”的经历,让我觉得生和死的距离其实挺近的。

  那起案子中,我们盯的主要毒贩拎了一个好大的包从楼上下来,我赶快给领导打电话请示是否行动,领导说有条件就抓。其实,那一刻我的想法就是有条件就抓,没条件也要抓。

  这时候嫌疑人车已经启动了,我抄近道去拦他。他马上要开车从小区的挡车杆通过了,当时我是带了枪的,我跑到他跟前,跟他说:“警察不要动,双手放在方向盘上,车熄火。”毒贩连声答应:“好好好。”但他却偷偷把刹车踏板松开了,车在慢慢往前滑。我让他挂挡拉手刹,毒贩却没有停车,直接踩了一脚油门撞向挡车杆冲了出去。站在车前的我被毒贩的车“铲”了起来,出口侧面是一堵墙,毒贩开车把我“挂”在车前,想向那堵墙撞去。在变成“肉夹馍”之前,我赶紧松开手躲了过去。毒贩还在往前开,这时突然出现一辆警车停到他面前,疯狂的毒贩直接把派出所的车撞得打了三圈转!经过一番较量,我们还是把这个毒贩抓住了……

  电影《湄公河行动》、电视剧《余罪》里有很多让观众激动、亢奋的场景,但真实的禁毒工作,远比影视剧更加残酷。在云南很多地方,一线禁毒民警牺牲后,亲人们甚至不能在墓碑上刻上他们的名字,因为残忍的毒贩会对他们的家人进行报复。

  只要是从事一线禁毒侦查的侦查员,几乎没有人会把自己家人的照片往朋友圈里发,我们钱包里都不会放家人的照片。向家里也是报喜不报忧,我不想在外面工作的时候家人为我担惊受怕。这些年随着交通和通信工具的发达,毒贩也变得越来越狡猾,抓捕难度越来越大,我现在刻意加强锻炼,提高警务技能素质,我觉得要干好一线侦查抓捕破案工作,身体素质一定要好、业务技能一定要出色。

责任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