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那一个春天

2011年10月24日 03:08     来源: 《人民公安》杂志    作者: 高永明   

  我们家是一个革命大家庭,我的父亲、母亲、大伯、大娘、叔叔、婶婶、姑姑、姑父、都是早年参加革命有过戎马生涯的老干部。大伯1932年参加革命一走就是14年,杳无音信,村里人都猜测大伯已经不在人世了,询问奶奶时,奶奶只有一句话:“我的儿子在外面打鬼子打蒋匪呢。”我的父亲在当地担任县委书记兼县大队政委,他的名字威震敌胆,日本宪兵到处贴布告悬赏捉拿他,还放火烧了奶奶的房子,奶奶对父亲说:“他们就是剥了我的皮,咱们也要抗日到底。”听到这些,我的心里就对奶奶深明大义和坚贞不屈的品格产生由衷的敬意。

  1967年,我的父亲高勃———一位曾经的公安部干部———在“文革”中被害,他为了保护群众,避免更大流血事件献出自己年仅46岁的生命。父亲牺牲后,我和母亲来到北京叔叔家避难,与奶奶有过一段共同生活的时间。

  父亲的事情,家里人一直瞒着奶奶,只是说他在边疆有特殊工作,不让回家和写信,而有政治敏感性的奶奶却似乎猜到了什么,有一天奶奶突然对我说:“你爸爸如果被他们打死了,你们就去中央告他们。”说完后,便直盯盯地看着我。我曾反复回忆过,但始终记不起当时只有14岁的我是用怎样的话语来隐瞒这个事实的,只记得奶奶听完我的话后,脸上没有流露出任何异样的表情,默默转身离开了。

  奶奶把对儿子的思念深深地埋在了心底,我了解这是怎样的一种情感的重创和折磨,可奶奶独自承担了。或许人就是这样吧,不愿让悲伤折磨自己时,也就不愿让悲伤去折磨别人。所以我也把奶奶的那句话当成我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守护着,直到10年之后。

  1977年的春天,我在部队接到了奶奶病危的消息,我急忙赶到叔叔家,去见奶奶最后一面。奶奶得的是肺心病,严重时无法躺下,只能做靠在床上,呼吸很困难。我清晰地记得,那天晚上,叔叔婶婶不在跟前时,奶奶就抬起头望着我,颤抖着她那因缺氧而发紫的双唇,想要说什么又犹豫着把话咽了下去。

  我突然间明白了奶奶的心思,如果一个人知道自己在这个世上的时间已经很少时,一种本能所产生的强烈欲望会使她迫不及待地想要知道自己一直想知道的事情。10年了,她要在离开这个世界前了却一桩心里已经明白、但又隔着一层窗户纸没有捅破的事情。尽管捅破后会有新的痛苦,但她也许能够从中得到一份安然。

  我难过地看着奶奶,不愿让她再承受这种情感的煎熬和痛苦了,她已经承受了10年,他比我们知道真相的人心里还要苦、还要累。可一旦奶奶亲耳听到这种无情的事实,10年情感压抑的突然迸发,会立即夺去她的生命。我犹豫着,最后决定什么也不说。我想,奶奶的一生太苦了,她已经承受了太多的东西,就让她在模糊中在这个世界上多呆几天吧,哪怕一天、一小时、一分钟也好。奶奶在临终的前几天,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情感,一遍遍地呼唤着日思夜想的儿子的名字,直到停止了呼吸———奶奶在极度的思念之中离开了人世。

  在奶奶临终前的日子里,我不知道自己做对了一件事,还是做错了一件事,我只能这样讲:在一个春天,善良而坚强的奶奶带着遗憾离去。而今,每每想起这件事,我心里就无比酸痛和沉重。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