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回忆  > 正文

小年夜的那次追逃

2011年10月19日 04:07     来源: 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 吴劲松   

  目前,“清网行动”正在全国如火如荼地开展着,我不由想起10多年前的一次追捕行动。行动本身虽然没有多么惊心动魄,但着实令人感动。

  2000年的冬天,江西中部的天气冷得出奇。腊月二十四,我们家乡俗称“小年夜”,距离农历春节还有几天,但年味儿已经很浓了。我们驻所刑警中队是在距离城区70多公里的山里,原本夜幕降临时特别寂静的夜空,随着节日的来临,时远时近的鞭炮声渐渐密集了起来。

  我们的值班室没有电脑,没有空调,只有一台17英寸的电视,而且电视只能接收到两三个台的节目。因为前几天刚刚下了场大雪,我和值班的几个同事围坐在火盆边上烤火驱寒。正看着电视,值班室的电话响了。

  “偷牛的严伙苟回来了。”举报的群众说完就挂断了电话。严伙苟,4年前盗窃了邻村3户村民家的耕牛,后来外逃,是我们抓捕的对象。

  “今天晚上不能再让他跑了!”中队长放下电话,顿时来了精神。于是,我们带上手铐和材料就上了车。

  严伙苟的家住在十分偏僻的山里,虽然只有30公里的路程,但全是崎岖的山路,车子进不了村,下了车还得走5里山路。一路上,由于大雪融化后路面结了冰,我们只得小心翼翼地开着吉普车。车子颠簸了近半个小时,我们终于到了山脚下,但到达严伙苟的家还需翻过一座山。我们在寒风中高一脚低一脚地行走,好在多次走过这条路,大家对路况还算熟悉。

  又步行了近一个小时,远远地听见了狗叫声。我们在村外早早地关了手电,朝着有亮光的地方行走。就在这时,突然“啊呀”一声,同事小肖不小心踩在冰上摔了一跤。小肖顾不得疼痛,一拐一拐地继续往前走。大家很快就到了严伙苟的房子旁边。按照分工,我们两人堵后门,两人堵前门。

  进屋之后,我们发现,严伙苟恰巧出去了。他的父母证实,他确实回来了,只是说出去办点事。我们不禁有些失望。

  “对了,他说去老刘家,马上回来的。”严的父亲说。

  “哪个老刘家?”我问。

  “就是牛被我儿子偷了的老刘家,要不我去叫他回来。”严的父亲接着说。

  严伙苟的父亲显然知道儿子犯法的事,也知道我们的身份,万一他给严伙苟通风报信怎么办?我们有些担心起来。

  “不瞒你们说,我儿子准备明天就去你们刑警队自首。”他似乎看出了我们的心思,主动解释说。

  “如果你们不信,我现在就带你们一起去老刘家。”他掸了掸衣服起身说。

  “那好。”中队长说。老刘的家离严伙苟家不远,过了一个小山包就到了。

  就在进门的时候,我们还担心有什么“意外”。只见严伙苟正和老刘一家人围坐在火盆边上烤火,老刘的手上拿着一沓钱。

  “儿子,刑警队的人找你呢。”严伙苟的父亲一进门就对他说。

  “好吧。”严伙苟有些紧张。

  “你们能不能不抓‘狗子’?”老刘恳求说,“他那时候年轻,做了错事,这不,今天还钱来了。”老刘抖了抖手上的钱。

  “叔叔,你不懂,这犯了法就要受处罚。”严伙苟说着伸出双手。

  “这……”严伙苟的父亲眼泪汪汪的。

  “这样,今天‘狗子’跟我们回刑警队,把情况说清楚后再说吧。”中队长说。

  当晚,我们把严伙苟带回了中队。刚刚做完笔录,老刘和另外两名受害人就到了中队,只见他们满头大汗,时间已经过了次日凌晨2点。

  “这孩子已经知错了,并且把买牛的钱还给了我们,能不能通融一下。”老刘一行人正说着话,大门外传来了哭声。

  原来,严伙苟的父母也一起来了,他们拿着衣服蹲在大门口,面颊冻得通红。我们赶紧让他们到值班室里烤火。

  事实上,严伙苟在回来之前就和家里人商量好了。他说,等他回家就把三家人的牛钱还上,然后就到公安局自首。谁知道,他回到家里,刚刚找受害人还钱的时候,我们就找上了门。

  “要不,我们等到天亮的时候上公安局求你们局长,这孩子还没娶媳妇呢。”老刘说。

  受害人替犯罪嫌疑人求情,我第一次遇上这样的事。事后,我们依法认定了严伙苟自首的情节,之后他被依法取保候审,回到村里过年。后来,他被判了缓刑。据说,再后来他到广东打工,还娶了媳妇。

  10多年过去了。严伙苟犯了法原本不可饶恕,但他知错就改,并且积极悔过,主动为受害人挽回损失,最终得到了宽大处理。他的老父亲是那么诚实,并且毫不护短;老刘等3名受害人虽然不懂法,但他们骨子里透出的乡情是那样淳朴,这些至今都深深印在我的脑海里。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