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158根大头针

2021年02月08日 09:0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方培   
中国警察网 · 方培  |  2021-02-08 09:00

  单位里,老王是出了名的“闷葫芦”,素来不声不响。唯独在聊到案子时,方才眉飞色舞、妙语连珠,甚至有点兴奋过度,带点神经质。

  有时候,“神经质”是艺术家的特有标签。老王虽然只是一名理化工程师,可许多时候,他是把检材当成“艺术品”来雕琢的。

  多年前,某地发生一起奸杀案。嫌疑人落网后矢口否认,警察在其浴室搜到一条残缺的毛巾,很自然地联想到勒死死者的那根深色布条。上海是全国纺织品重镇,“刑警803”又名声在外,于是慕名来访。

  老王第一眼见到布条时,心里头不禁“咯噔”一下。布条黑不溜秋、脏不拉叽的,怎么都和那条红白相间的浴巾扯不上关系。可真相往往与表象相差甚远,他戴上手套,端详许久,发现其实是由于时间久远加之气候干燥,干枯、缩水、污染所致。

  老王想办法还原其本来模样,布条渐渐恢复弹性,显出红白的底色。收集过上千种纺织品样品的他一看便知,这是天然的棉纤维,两端平纹编织,与浴室里的毛巾在材质和编织方式上基本吻合。他花了整整两天,像个织匠一般,用158根大头针,将布条纤维逐一固定、展开在木板上,另一侧的毛巾也如法炮制,结果凹凸吻合,完美匹配。谁也没有想到,为了做到“板上钉钉”,老王真的会在板上钉钉。

  当地同行捧着这块板如获至宝,回去后很快审开对方。十几年后,老王到当地出差,重新问起此案。队里那帮小年轻竟一脸茫然,一问三不知,一时让他好不惆怅。

  老王经手过的检材无奇不有,油漆、胶水、牙膏、浮萍、染料、钢针、混凝土……大多数检材都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但其中也不乏“庞然大物”——有一天,四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用推车推来一个钢制保险箱,足有几百斤重。

  原来,是某户居民家中保险箱被撬,损失惨重。嫌疑人落网后拒不交代,侦查员从其住处搜到一根金属撬棍。他们关心的是,是不是用这根撬棍来撬的保险箱?老王说,从科学角度来说,必须认定两者发生过物质交换,要么是撬棍上的油漆等物质留在了保险箱上,要么就是保险箱上的油漆等物质留在了撬棍上。

  老王眯着眼观察,发现保险箱上有两条浅浅的痕迹,决定用手术刀取样。老王是业界有名的“刀客”,传说精通切、推、靠、挑等九种刀法。干大活儿前,他有个习惯——要把双手泡在热水里,或是慢慢搓热。预热到位后,他单膝下跪,左手寻到支撑,让身体形成稳定的三角形,然后把高倍显微镜移过来,双眼直视,右手则手持锋利无比的手术刀,从保险柜上一点点剔油漆。那一刻,老王俨然成了“微雕大师”,而他的“作品”,就是那一颗颗精心剔下的针尖大小的油漆屑……

  这等手工活,下刀的力度和角度得非常讲究,用力过猛,检材容易飞走;力量不足,又犹如隔靴搔痒。老王保持半蹲姿势两个多小时,累得汗如雨下,可手还是稳稳当当的。直到最后一点检材取完,他才长舒一口气,刚想活动一下,却发现整个身子都僵掉了。

  经取样、检验,认定撬棍为现场作案使用。这纸鉴定结论,让侦查员有了底气,也让对方面如死灰。

  老王和他的同事们就是这样一群默默无闻、执着坚韧的工匠。为了查清真相,他们会顶着恶臭把整幢楼的落水管锯下带回;也会自创方法,让被精心掩盖过的钢印重现天日;还会锲而不舍,连续追查十几辆大卡车,直到锁定肇事逃逸车辆为止。

  精益求精谓之匠,匠心独运谓之师。而开头那个158根大头针的故事不过是老王他们经手的诸多工作中的其中一件,代表的不仅是他们的一种工作状态,更是一种精神。

  对了,老王叫王长富,是上海市公安局物证鉴定中心的理化专家。

  (作者单位:上海市公安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