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2021年02月08日 08:5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季宏林   
中国警察网 · 季宏林  |  2021-02-08 08:59

  昏黄的路灯下,摆着一个地摊。确切地说,是个卖藕的摊子。

  守摊的男子,黑黑的皮肤,瘦削的脸,高高的鼻梁。也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他在这儿摆起了摊子。附近有许多小区,每晚沿河散步的人络绎不绝,从他的摊子前路过。

  他的生意还不错。我每次经过那儿,总见他的摊前围着一群人。这个称两斤,那个买三斤。我也买过几回,老藕炖粥,嫩藕炒菜。口感挺好的。

  我是水乡长大的,小时候没少吃过藕。村里村外,到处都是莲花塘。夏天,嫩绿的莲叶刚露出水面,尚打着卷儿。每一片嫩叶下面,都深藏着粉嫩粉嫩的藕。我们跟鱼鹰一样,一会儿潜入水底,一会儿浮出水面。如此反复几次,一段雪白粉嫩的藕就给刨上来了。

  老家的人,一年四季吃藕。夏日,初生的藕节,雪白,细长,又嫩又甜,生吃,炒菜,皆可。用藕做的菜,可就多了,炒藕丝、醋熘藕丁、油煎藕片等等。每年腊月,母亲会炸些藕圆子,收着。想吃的时候,蒸上一钵子,方便得很。

  我最喜欢的还是凉拌藕片,以嫩藕为佳。母亲将藕切成薄片,摊放在白瓷盘内,一层层叠起来,垒成宝塔形。末了,在塔顶上放几勺白糖。雪白的藕,雪白的糖,亮晶晶的,直耀人的眼。别说吃,光是看一眼,都觉得甜,甜到心里去。

  冬天,河塘干涸了,鱼儿被捉光了,只剩下一片枯萎凌乱的荷叶伏在淤泥上。有时,上面还结了一层薄冰。大人们会冒着刺骨的寒风下泥塘挖藕。拨开黑色的淤泥,挖去一层层泥土,不大一会儿,便刨出粗大的藕来。藕显然老了,表面生了一层赭黄色的水锈。不过,老藕宜炖粥,也宜炖汤。藕炖排骨,相互成全,藕绵软可口,汤汁浓醇香,是汤类中的上品。一碗汤喝下去,便觉心定神安,浑身舒畅。

  我叔叔挖藕是行家,他挖出的藕又粗又大,少有破损。小时候,听奶奶讲,叔叔从小就很能干,每遇家中断炊时,他就下塘采藕。再深的水塘,他也能刨出藕来,和他一般大的孩子,没有人比得了他。他刨回一筐筐的藕,让一家人得以果腹,度过了那段难挨的饥荒岁月。

  我的小区里,有一个不大不小的菜市场,里面有一家藕摊,一年四季卖藕。摊主是个中年女子,憨憨的模样,脸上常带着笑。她卖的藕,嫩的,老的,分开着放,任你挑。我常上那儿,挑上两节藕,回家,有时炒菜,有的炖粥,百吃不厌。

  一到冬天,街头就有人卖糯米藕。一只煤气灶,上面端放着一口钢筋锅,里面煲着一节节糯米藕,热气腾腾的。空气里,似乎飘散着一丝甜味。我从摊前过,有时买两节回去,细细品尝。糯米藕,每个孔眼里都塞着糯米,用红糖炖过的。吃起来,藕粉粉的,糯米黏黏的,由里到外的甜,瞬间把我带入到尘封的童年记忆中。

  (作者单位:安徽省无为县公安局交警大队)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