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老警为师的那些往事儿

2020年09月16日 09:3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石康生   
中国警察网 · 石康生  |  2020-09-16 09:34

  记得我的一位领导曾经这样说过:公安业务有其特殊性和复杂性,既需要从书本中学,更需要从实践中悟,干公安工作由师傅带徒弟的方式,言传身教,是在实际工作中比较务实有效的教育引领方法。 

  1991年那个蝉鸣阵阵的夏天,我走上了公安工作岗位,一晃30年过去了,30年从警生涯弹指一挥间,自己也从青涩少年,步入到了“油腻”中年,人生的长河里,那些老警为师的往事常常涌上我的心头,历历在目,让我回味留恋…… 

   

  19917月我自安徽省人民警察学校毕业,参加工作第一站就被分配到当时号称舒城的“西伯利亚”、离县城30多公里的张母桥区公安派出所。那天我背着简单的行李,搭上一辆六匹农用三轮车平生第一次来到张母桥,找到派出所报到。记得当时接待我的就是主持派出所工作的指导员盛永福(因他早年担任过张母桥区公安特派员,所以大家都习惯尊称他为盛委员),盛委员50多岁年纪,略显花白的头发,脸上布满皱纹,有点狡黠的目光。他告诉我说派出所条件还比较简陋,在外面找了个临时住处给我作为宿舍先安顿下来。说罢,他扛起一根大条把,带着我过去看看。我背着行李跟在他后面,老人家身上的警用橄榄色衬衫洗的有点发白了,微驼着背,扛着大条把快步走在前面。到了房间,二话不说,盛委员就挥起大条把,帮我打扫起房间来。 

  盛委员是一个老“张母桥”,号称张母桥的“活地图”,张母桥区范围的四乡一镇每一个村民组他都熟知,30岁以上的村民他大多认得,而大人们也都基本认得他,民间也流传着他的很多从警精彩故事,对他的身手和事迹多津津乐道。上班后,他常带我去一些单位联系工作或到群众家走访,那时所里一辆旧吉普车被当成宝贝,轻易舍不得动用,一般短途工作多骑自行车或步行。每次从张母桥街道的下街头走到上街头,街上群众见到盛委员,都纷纷过来亲热的打招呼,他也嘿嘿笑着和群众张家山前李家山后的拉呱几句,有时会不经意间聊起他感兴趣的治安话题,那时会发现他的眼里闪过一丝光,边拉呱边接过群众递过的烟接上火眯着眼拔起来,一趟下来,他的两只耳朵和两手指缝里往往都夹满了烟。 

  有一次我在单独处置一起警情过程中,面对行为人的挑衅,我一时没有沉住气,出现了处置不当的情况。为了消化矛盾隐患,盛委员亲自出马,动用各种资源做工作。一天晚上,在从乡里做工作回来路上,他语重心长地跟我说:“小石啊,人上一百,样样不缺,干公安要学会适应环境学会观察人,跟什么人讲什么话,要心中有数,不能沉不住气啊!”想到他为这件事的付出和辛劳,我很自责,他说:“你们年轻人成长过程中遇到一点磕磕绊绊很正常,不吃一点亏哪能长记性。我们老了,应该要关心你们,你们就如同我们自己的孩子,将来都要靠你们干啊!” 

   

  我一直尊称王家本老所长是我的师傅。他是在我上班之前从基层乡镇干部转入公安队伍到张母桥派出所工作的。 

  我报到的那一天,从隔壁办公室转过来一位中年男子,黝黑的皮肤,微胖的身材,略有点蹒跚的步伐,盛委员招呼他“王干事”,并向他介绍了新来的我,他用有点犀利的眼神对我看了几秒钟,应了一声就转身忙自己的去了。多年以后,我俩亲密无间,无话不说时,他沙哑嗓子呵呵笑着说:“你报到那一天,一支烟都不晓得散,我当时还觉得这个小家伙还讲是从城关过来的,怎么有点不懂事啊!  

  19925月,舒城县撤区并乡以乡设派出所,我和徐德金、王家本三人被安排到新设立的棠树派出所工作。派出所刚设立的时候,条件异常艰苦,百事待举,三个人窝在一间简陋的平房办公,家当仅仅为一辆旧警用三轮摩托车、两张办公桌椅,外加两组旧柜和一张值班用床。 

  那一年夏天,辖区农村盗窃案件高发,像是在向我们这个刚设立的派出所挑战示威,报案群众也都在急切地看着这三个新来的警察到底怎样干。那时已是副所长的王家本倔犟地带着我冒酷暑连日进村入户走访群众、排查线索,经过艰苦奔波,最终查明系一帮流窜于丰乐河两岸舒城、六安两地的盗窃团伙所为。那时棠树乡与丰乐河对岸的六安双河、施桥等乡镇隔河相望,交通极为不便,很多时候他就带着我全靠一双脚板步行,开展调查走访、抓捕违法犯罪嫌疑人。一天夜里,得到线索的他带着我和乡里一位年轻的公安员三个人到丰乐河对岸村庄去抓人,没有桥,也没有渡船,河里的水已经快到胸了,我们脱了鞋子和裤子,包着手枪、手铐和包,用手举着,穿着短裤,夜幕下慢慢着河水分头摸过了河,天黑河宽,岂料到了对岸,一头扎进了芦苇荡和杂草丛,找不到路,三个人互相远远只看到手电筒昏黄的灯光闪烁,听得见喊声,就是找不到对方,折腾了好长时间三个人才总算会合了,虽然汗流浃背,身上还被草丛里的刺划伤了多处,大家依然很开心。  

  这个系列重大盗窃案件的侦破过程中,丰富的群众工作经验帮了王家本副所长的大忙,办案过程中,他手把手教我如何和群众打交道,如何调查取证收集线索,如何抓捕嫌疑人,帮我渐渐捋上了路子。那年底,棠树派出所这个成立不到一年的偏远农村派出所也因为艰苦条件下卓有成效的工作被荣记集体三等功。 

  19945月,王家本被提拔调往百神庙派出所担任所长,我也很幸运的被任命为棠树派出所副所长。临分别之前我俩谈心时,王所长说:“干好公安工作,既要有敢打敢拼的虎气,也要有灵活策略的猴气,小石你现在虎气有余,但是猴气尚显不足,还要继续努力啊!” 

   

  徐德金也是从我一上班就在张母桥派出所共事的,那时他还是副所长,19945月起担任棠树派出所所长,个子不高,话不多,出身山村农家的他身上常年穿着警服,有时都洗得褪了色他也舍不得换掉。敦厚的外表下面,有时也会来一点冷幽默,“小米放大机”的笑话经常让我们乐不可支,开心了很多年。 

  我和徐德金所长共事时间比较长,那时农村乡镇交通、通讯都很落后,因家远,我十天半月也难得回去一趟,派出所工作时间也没有规律,单身汉生活吃食堂多有不便,不赶接的时候,我就去他家蹭饭,朴实厚道的欧阿姨会想方设法准备几个菜,统一都用大碗盛着,我和徐所长有时会喝两杯,闲扯着单位或生活的琐事,灯光下菜蔬升腾的雾气,絮絮的话语,也冲淡了我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 

  每年春节来临的时候,徐所长总会说:“我是所长嘛,再说我家近方便,你家远,年轻人过年难得回去和家里人团聚团聚,年三十、初一、初二这几天我来盯着,你在家踏踏实实过好年再来。” 

  那时的我年轻气盛,浑身都是干劲,带着所里几个年轻人不分白天黑夜办了很多案件,干了很多事情,小所也做出了大文章,但是也“得罪”了不少人,“惹”了不少麻烦事,徐所长虽大多时间在所里代着户籍内勤,作为所长也默默的为我做着各种善后和保障,如同我身后无形的墙…… 

  光阴如白驹过隙,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不舍昼夜。人生总是会在不同阶段有不同的同行人员,在岁月经历中留下各种印迹,而那些曾经帮助过我、关爱过我、引领过我的人,亦师亦友,亦长亦兄,灿若星辰,让我始终难以忘怀,如盛委员、王家本所长、徐德金所长等等,还有很多……虽然他们中间也已经有人永远的离开了我们,但他们人性的光辉,永远照耀着我脚下前行的路。 

  值此第36个教师节来临之际,让我深深地感恩着他们……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