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妈妈的碱水米饼

2020年09月14日 14:5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聂洪辉   
中国警察网 · 聂洪辉  |  2020-09-14 14:59

  前几天,老婆的母舅捎来几斤碱水米饼,拿着几十年没敢再尝过的美食咬一口,那种金黄色泛着碱味,带着糯糯的米香味道一下把我的记忆拉回到童年!

  碱水米饼是早稻收割后,农妇采用新鲜早稻粳米磨成粉浆,再添加新晒干的稻草烧成的灰制成的碱水,炒熟蒸香成型后,用来犒劳家人朋友的传统民间美食。

  四十多年前,我家一天能吃上饭就谢天谢地了,对于我们这样一个贫困家庭来说,米饼简直就是一种奢侈品,可望而不可及。

  我对碱炎米饼的记忆,是从一段刻骨铭心辛酸痛苦而又甜蜜的记忆开始的:那年双抢过后,生产队夜里召开工会结帐大会,会议设立祠堂正丁里,开会前正厅里挤满了拖家带口的四五十号大小村民。这时住在正厅偏房的生产队妇女主任端来满满两盆热气腾腾的碱水米饼,那种诱人充满碱水米香的滋味一下引起了众小孩的尖叫骚动。只见她兴高采烈地说:莫吵莫吵,见者有份!只见她依次把碱水米饼分到大小不同队员手中,脸上露出一幅幸福而又自豪显摆的神气。当她走到我身边时,幼小的我下意识想站起来,身后的母亲的手悄悄地按住了我。妇女主任鄙视地对视了我们母子两人,大踏步地跨过继续分享到下一家。这天夜里,碱水米饼的醇香弥漫着整个正厅会议,黑影中一张阴沉幼小的脸没有哭,遭人歧视后委屈的泪水强忍在眼皮底下......

  会议结束后回到家里,大户这出身的倔傲的母亲没有说话,默默从米缸中量出两竹筒新鲜早米浸在水中,再扯下床上破旧腊染印花布棉纱被罩洗净后,强行命令父亲到灶台烧上几扎新出的干稻草制作草木灰。当滚烫的热水顺着潲箕上新鲜的草灰过滤后,一盆黄橙橙的碱水初步制成。母亲再把碱水倒入锅中反复煎熬后,再用被罩过滤几次杂质后,加入大米,月光下父母把大米磨成浆,再用被罩滤去多余水分,上锅不断加入少许碱水反复翻炒。米香中兄长姐姐从梦中醒来,怀着兴奋的心情加入制作的队伍中,只有父亲阴沉着脸,忧心忡忡地说,“败家的女客银,只晓得让孩子们高兴,不顾一家人的死活,看又要断几天粮。要是让村干部晓得你们还有粮食做米饼,今年口粮就不晓得到哪里去领。”

  深夜月色中,一家人提心吊胆地为了安抚一颗幼小受伤的心,在风雨欲来摇摆欲坠的家庭守护一份亲情。那种带着诱人辛酸而幸福碱味米香滋味,几十年来一直到温暖鼓励着我负重前行......

  后来,村上只要有娶亲嫁女,催生做寿嫑点茶,偶尔有一两个没有门槛之分,把点茶米饼嫑到我家的村民,我便把他当作亲人;后来,随着父母一年年的衰老,我也从不敢提要求让父母做碱水米饼;后来,随着自己外出求学和工作,我不敢再吃碱水米饼,生怕碱水米饼那种辛酸而又幸福的滋味,再次触痛自己已愈合伤口的内心!

  如今,当我两次尝试碱水米饼时,舌尖已品尝不出当年的滋味,我知道我的味感也在随着岁月的流渐渐地衰退,但母爱的恩情一直携刻在我的心底;那种来自家乡淡淡的乡愁,也会随着儿子远离故乡定居他乡步伐,渐渐随着岁月的变迁老去......

  碱水米饼留香依旧,有一段记忆中的瞬间,曾经温暖过我的伤悲......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