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那个可亲可敬可爱的老头儿

怀念作家李迪

2020年07月24日 15:0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陈先岩   
中国警察网 · 陈先岩  |  2020-07-24 15:07

  2020年6月29日,手机微信群一条消息差点炸开我的脑壳,著名作家李迪因病医治无效与世长辞,才71岁。我的泪水顿时夺眶而出。

  多么善良、多么勤奋、多么可爱、多么平易近人的红衣老头儿,怎么说走就走了呢?

  我和李迪结缘是2013年3月12日,李老师为一部以我为原型的电视连续剧写故事。打那以后,我俩便成了忘年交,我也成了他的铁杆粉丝。虽然我只是一名基层社区民警,他是北京的大作家,可他一点儿架子也没有,总是乐呵呵的。我俩平时电话、微信不断,他有什么大作要出版或有文章发表,总会在第一时间通知我留意看,特别是关系到我的,他还会把电子版发我,末尾还习惯性地写一句:“请批评。”而我拜读之后也一定会回几句读后感。今年3月12日,他在电话中告诉说,年前在十八洞村采访,可能是受凉了,回京后腰痛,一直躺在床上起不来。我说:“北京那么多大医院,赶快去看呀!”他说:“看了,也没看出什么毛病来,医生要静卧休养……”我知道他喜欢吃扬州包子,3月23日,我从扬州买了些包子寄给他以示慰问,第二天他就收到了,非常高兴,还在给我的微信中说:“谢谢你,亲爱的岩,非常感谢,非常想念!”我当时还回信说:我还等着看您的新作品呢。没想到6月12日当我又一次拨通李老师的电话时,手机里传出的是李老师夫人魏大姐的声音,我问:“李老师呢?他腰痛好了吗?”大姐说:“先岩,李老师腰痛不是主要问题,他心脏有了问题,住进了医院,要做手术。”此后,我每天要么电话,要么微信询问情况,也安慰魏大姐,那时我坚信李老师一定能够康复,怎么也没朝那方面想……

  自1998年起,我连续获得“全国优秀人民警察”“全国特级优秀人民警察”“全国公安系统一级英模”等多个荣誉,接受过从中央到地方媒体的多次集中采访报道。李老师的采访与众不同,他诙谐幽默,全程贯穿着那独具魅力的爽朗笑声,那笑声发自肺腑,是鼓励,是期待,接着便是“很生动,继续说”。我讲,他记,面前还放着录音笔,不知不觉,几天过去了,最后,他来上一句:“好,差不多挤干净了,明天咱们去你的工作单位和社区。”

  于是,他背着小挎包,跟我在社区走街串户,召开座谈会,凡是我在之前讲过的人物,他都要求逐一见面,再采访,仿佛是要把我说的话在社区里得到一一验证一般。

  记得2015年6月8日,李老师给我来电话说:“先岩,你的事迹很感人,故事很生动,很有示范性,我愿意为你写本书。”11月8日,李老师又发微信说:“先岩,我们找个时间认真研究一下,还想听听你讲重回八大家社区以后发生的事(2013年10月我主动辞去扬州市公安局广陵分局副政委职务,回到八大家社区当民警),你会讲,我爱听,咱们见了面就开讲,腾出时间我再去扬州一次。”果真,就在全国人民忙着准备过大年的时候,2016年1月12日,李老师来了,除了进社区就关在宾馆客房里,哪儿也不去,谁也不见,就听我讲重回八大家的故事。临走时他还风趣地说:“小警察,没有钱,拿不出稿费和出版费,我李老头儿就干一回公益事业,不要稿费,倒贴出版费,写好这本书,因为我佩服你。”我被感动得热泪盈眶。我深知李迪老师的义举不仅仅是对我个人,更是对我们公安宣传事业的支持。

  2016年10月22日长篇报告文学《社区民警是怎样炼成的》作品研讨会在扬州举行。会议安排在星期日,他乘夜班火车星期六一大早就先到了扬州,一刻不停地忙碌,从现场的布置,应邀来扬州的嘉宾接待、安置,件件事他都放在心上。直至作品研讨会圆满成功,李老师为此悬着的心才落到肚子里,10月23日下午,他最后一个乘飞机离开扬州。走之前,还再次来到我的社区警务室,为我局50多名李老师的粉丝,逐一在新书上签名。最后在我的留言簿上题词:“人民至上”。我深知这是对我和我的战友们的嘱托!

  我爱李老师,他是那样淳朴、率真。在扬州采访的半个月时间里,他除了采访还是采访,我多次提出业余时间带他去一些景点玩一玩,放松一下,都被他拒绝了,总是说以后有机会。万万没想到,他最终还是没给我留下陪他游瘦西湖、看五亭桥的机会。在生活上,他毫不讲究,吃住都很简单、随便。采访期间,我尽可能抽空陪他吃早餐,他的要求就是,不进包间,只去大厅,他要感受风土人情、餐饮文化,还喜欢和邻桌的食客交流。

  也许这就是他的语言那么生动、那么具有泥土芬芳的原因吧。他的作品里,人物描写生动、形象,极具现场感,语言富有地方特色,引人入胜,犹如一位技艺高超的厨师,不用味精,只靠自己独特的技法,提取原料自然鲜香,便烹制出一道道美味佳肴。这就是李迪老师。

  如今李迪老师走了,他带走了多少未被开掘的文学矿藏,他那身上红下白的衣着、茶色的眼镜,永远留在我们的记忆里,套用他的名作标题《你可知道草帽现在何方》,我想说,你可知道那可亲、可敬、可爱的红衣老头儿现在何方?

  (作者单位:江苏省扬州市公安局广陵分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