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母亲的水饺

2020年05月22日 09:10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江颖   
中国警察网 · 江颖  |  2020-05-22 09:10

  母亲77岁了,虽已进入古稀之年,但是她耳不聋眼不花,心胸豁达,每天总是乐呵呵的。作为山东人,对面食的喜爱已经镌刻在母亲的基因里,对各种家常面食的制作也是特别在行,尤其是她包的水饺,吃过的人都称赞是可以开饭馆的水平。每次听到这样的夸奖,母亲总是眉开眼笑地让已经吃饱的人再吃几个。 

  因为工作原因,我经常出差。每一次出征,母亲必须按照老话里“上船饺子,下船面”的民俗传统,施展出手艺,煮上一大锅热气腾腾的饺子,无论几点出发,她都必须盯着我,或多或少吃下几个,再拍着我的肩膀嘱咐几句,才放心送我出门。而我无论走的再远,远方的风景再秀美别致,都记得母亲的话语,归心似箭!这是母亲送行的“仪式感”。我15岁离家求学,到如今已经52岁,母亲的水饺一次又一次在我的味蕾上铭刻出家的味道。

  母亲的水饺还救过人命,说来话长。

  1983年初秋,我刚上初三。一天,放学回家,只见院子中间挤满了人,原来邻居家吴叔叔做生意被骗,欠了亲戚朋友好多钱,一时想不开,卧轨自杀了。瘦弱的吴婶搂着女儿在屋里呜呜地哭,邻居们在窃窃私语。天渐渐地黑了,围观的人也散了,吴婶呆呆地坐在床边,女儿趴在她腿上已经睡着了,黑乎乎的房间里只有寂静。母亲喊我帮忙,她端着盛满饺子的小饭锅,我提着盛满西红柿鸡蛋汤的保温桶,来到吴婶家,母亲低声说:“大妹子,想开点,没有过不去的坎,先吃口饭,天亮了再说。”

  当晚,母亲就住在了吴家。再以后,父母帮忙操办了吴叔叔的后事,生活中经常向吴婶伸出援手。

  时光荏苒,2017年,母亲住院做阑尾炎手术,吴婶来医院探望,非要塞给母亲1000元慰问金,母亲拒绝收钱,吴婶竟然急哭了,她说:“老姐姐,你知道吗?当年是你让我知道世界上还是好人多,是你热乎乎的饺子救了我的命,否则我早就跟着孩子他爸走了……”母亲也落泪了,连忙安慰她:“你看,这不是都过来了吗,现在你都当姥姥了,多好呀!”危难之时,母亲的水饺传递温暖抚慰人心。

  去年,我那读高一的侄子抱怨学校食堂的饭菜不合胃口,午餐非要点外卖。弟弟两口子担心外卖不卫生吃坏肚子,拗着不同意儿子的想法,一家人陷入僵持。母亲听说了这件事,操起电话:“大宝,周末到奶奶家吃饺子!”

  周末,全家人齐聚一堂,母亲忙着在开水锅里煮着浅褐色的水饺。大家惊奇,母亲今天又搞的什么新创意?

  水饺上桌了,趁着热乎劲,心急的侄子夹起一个就咬去一半,只听他大叫一声:“奶奶,这是什么呀?也太难吃了!”

  母亲笑眯眯地回答:“这是奶奶小时候,过年时才能吃到的地瓜面干白菜馅饺子,为了这顿饺子,奶奶跑了好几个菜市场才买全了材料。”

  侄子气呼呼地说:“又没有肉,还干巴巴的,我不想吃了!”

  母亲说:“今天这顿饭就是忆苦思甜的饭,现在物资极大丰富,有的人反而不知足了,挑肥拣瘦,想一想,这样做对吗?”

  大家一下子安静下来,细细咀嚼着母亲用心良苦的饺子,耳畔萦绕着母亲语重心长的话语。侄子低下头,喃喃地说:“奶奶我懂了,以后我再也不挑食了。”母亲的水饺于无声处端正了我们的价值观。

  庚子年春节,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疫情就是警情,我和弟弟都是警察,闻警必动,起早贪黑,奋战在抗疫一线。母亲牵挂着我们的安危,盘算着自己做点什么才能助抗疫一臂之力。她想起古人云“兵马未动、粮草先行”,孩子们必须吃饱了,提高免疫力,战“疫”才有力气。

  那段日子里,母亲撸起袖子加油干,一袋袋各种馅料的“母爱”牌饺子,在冷冻后分送到我们各家。母亲叮嘱我:“把饺子带到警队一些,让大家别总吃盒饭,换换口味,饺子省事还好吃!”我们是省事了,可是母亲的手腕都累肿了,贴上了风湿膏,让我好心疼。

  弟弟开玩笑说:“在我们家,没有什么事不能用娘的一顿水饺解决,如果不能,那就再来一顿!”我觉得,人呀,如果年过半百,还能吃到母亲亲手包的水饺,一定是世间最幸福的人!

  家风是家庭精神的操守,是家庭理想的风帆,母亲的水饺饱含着善良仁爱的浓浓亲情,蕴藏着乐善好施的深深大爱,传递着温暖向上的蓬勃力量。也让我们在从警的路上,满怀敬业爱民之心,脚踏实地,为爱出发!。

  (作者单位:辽宁省沈阳市公安局和平分局)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