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温情的电话排班表

2020年05月09日 10:3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董刚   
中国警察网 · 董刚  |  2020-05-09 10:37

  父亲去世之后,母亲拒绝了我们姐弟三个随便选一家一起居住的请求,一个人独自居住在老屋。随着年岁大了,母亲有些孤独。为了陪伴她,离老屋最近的我,除了在单位值班或者外出办案,只要在家都会和妻子或者带着放假回家的儿子,一起去母亲那里陪她说说话,聊一些家常。而住在武汉的姐姐和住在黄石的妹妹她们两家人,也是每周按照定好的时间打电话,向母亲嘘寒问暖、诉说亲情。

  今年除夕,姐姐一家没能回来,新冠肺炎疫情的发生打碎了我们家庭的团聚梦。接下来的几天,疫情形势更加严峻,社区防控越来越严格。每个小区只有一个进出口,刚开始可以凭借出入证每两天出入一次。后来出门成了奢望,宅在家里成为常态。

  社区封闭对我们姐弟的家庭生活影响不大,买东西可以通过网购快递,在家里上网课、娱乐都挺方便。只是母亲不会使用智能手机,而我们既不能照顾母亲更无法出小区给母亲送生活物品,这让我们很担心。

  我们急得几乎要哭出来,但母亲倒是若无其事。她在电话里说,春节前准备全家人在一起团聚,米面、蔬菜等生活用品购买了很多,根本不用担心吃饭的问题,而且社区干部和志愿者都已经上门了解过情况,又是问寒问暖,又是送菜、消毒。母亲让我安心在一线抗疫,不要为她分心。

  生活问题解决了,再一个问题就是怎么安慰宅在家里的母亲。之前都是我和妻子有时间就过去陪她说说话,现在大家都居家隔离,见面聊天是不可能了,我们只能和她电话交流。

  不过,由于姐弟三个打电话的时间几乎都在傍晚时分,刚开始几天,打电话不是占线就是没说几句就被姐妹在微信里催,说她们也要打电话给母亲。我聊天不尽兴,反而加重了对母亲的担忧。

  为了改善这种状况,我们姐弟三人协商,每家预订好给母亲打电话的时段,这样一来互不相扰,也可以让母亲不会为我们操心。为了方便查看,我还让读研究生的儿子制作了一个电话排班表,发在家庭微信群里。从此,我们错开了给母亲打电话的时间,让每个家庭都有畅叙亲情的充足时间。

  刚开始,母亲不知道我们的小秘密,只是觉得子女打电话问候的时间开始有规律了,今天是儿子,明天是大女儿,后天就是小女儿。后来经过几轮电话“值班”,母亲知道了电话排班表。她虽然要求我们不要太惦记,说会保护好自己的,但是,我们知道,母亲心里是很欣慰的。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