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给你剥个橙子”

2020年04月22日 18:2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行君   
中国警察网 · 行君  |  2020-04-22 18:22

  窗外的雪花抖着身子就飘落到柏油路的积雪上。 

  进病房前,我拍了拍头上未化的雪,儿子跟着做同样的动作,还跺了下脚。“轻点,别吵醒爷爷……”

  “赶紧进来吧,别在外边冻着了。”父亲原来在闭目养神。床头柜上一个颜色不太鲜亮的橙子,一下吸引了我的目光。“这个,是给你准备的。”父亲拿起橙子说,“过来,我给你剥个橙子。”我仿佛瞬间跌进时光隧道,脑海里浮现关于橙子的童年记忆。

  在我的记忆深处,橙子就像一个矛盾集合体。儿时的我很喜欢吃橙子,总希望父亲能安安静静地给我剥个橙子吃,但也担心给我剥橙子的那个时刻到来。

  高大魁梧的父亲警校毕业就回老家当了一名警察,小时候我和父亲总是聚少离多。在大多数情况下,父亲从单位往家赶的时候,我早已熟睡。我隔三差五总能发现床头有两三个橙子对着我笑。渐渐地,我就喜欢上了橙子。

  有一天,下着瓢泼大雨,父亲恰好在家休息。他拿着一个橙子向我走来:“我给你剥个橙子。”他说着就用硕大的手掌把橙子摁在桌子上揉。突然,传来了“咚咚”的敲门声,门外有人说“来活了”。父亲抓起雨衣飞奔出去,留下了母亲、我和还在桌上滚动的橙子。母亲说,父亲给别家孩子剥橙子去了,这是他工作的一部分。我认为父亲偏心,胳膊肘老往外拐。

  一连半个月,我都没见着父亲。我对母亲说,父亲给别人剥了这么久的橙子也该回来了吧。母亲说,父亲早就回来过,我睡熟了没见着。她还拿起床头的橙子作证明。

  那天放学,母亲接我回家。推开家门,土腥味夹杂着臭脚丫子味扑面而来,满地的脏衣服、脏鞋子沾满了泥土。父亲和几个没有成家的同事蓬头垢面,倒头睡在床上、地铺上,打呼噜声此起彼伏。母亲平时很爱干净,那会儿她的嘴角上翘,眼角间有些湿润。

  长大后,我才知道那天发生了一起命案。后来有好几次,好不容易有我们父子安静相处的时间,总会发生大大小小的事情把父亲叫走,以至于我异常担心父亲会再说“我给你剥个橙子”这句话。这句话俨然成了他有要事在身的意思。

  父亲正要把橙子放在床头柜上揉,儿子冲了过去:“爸爸,你都这么大了,还让爷爷给你剥橙子?”他的小手一把夺过橙子,嘴里满是埋怨的意思。生病前,父亲手上的东西是断然不会这么轻易被别人抢走的。儿子想把橙子摁在地上揉,我把橙子接过来:“我来剥吧,你的小手还嫩着呢!”

  我将橙子在桌子上不停地滚动,转眼间已经剥得光溜溜的了。父亲接过橙子,掰了一瓣留在手里,然后把剩下的橙子放到我手上:“孩子,咱们警察的工作,你懂的……”我没有完全明白父亲未说完的话,但知道在他的熏陶下我才读的公安院校。

  儿子像嗷嗷待哺的鸟儿一样已经张开双手在等了,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我将橙子放在儿子手中,他举起右手给我们敬了一个礼。

  就这样,我还是没能吃上父亲给我剥的橙子,但一想到父亲和儿子吃上了我剥的橙子,心里便宽慰了许多。

  离开父亲那天,雪还未化。我揣了一个橙子,暖在心口。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