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电话救助

2020年04月22日 18:15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葛文胜 宋瑞让   
中国警察网 · 葛文胜 宋瑞让  |  2020-04-22 18:15

  疫情期间,我和战友们昼夜轮班奋战在防控一线。卡点体温监测,小区出入登记,外来人员摸排,处处都有我们派出所民警的身影。

  2月25日上午,我和同事在一个小区工作时,从值班保安口中得知有重点疫区的一家人之前租住在该小区,现正在返回兰州途中。当时正是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我忙问保安:什么时候的事?保安说:刚刚接到房主反映,正准备给派出所打电话,你们就来了。

  我急忙联系房主本人,房主说:就在刚才,我接到承租人的电话,他正在返回途中,我不让他回来,他说已经上了高速,回不去了。我问:他们那里不是不让外出吗?房主说:我听说他们那里疫情不严重,估计管得不严。

  我大脑飞速运转着,要先弄清具体情况再说。我要来了那个承租人的手机号码,电话通了,无人接听。我说:估计他在开车,无法接听,还有别的联系方式吗?房主摇摇头说:没有了。

  这可怎么办?正当我急得团团转的时候,同事一拍脑门说:所长,只要他是这里的暂住人员,咱们的“一标三实”信息采集库里一定有他及家人的信息。对了,我是急糊涂了。我赶紧从口袋里拿出信息采集终端,很快查到了他们一家人的信息。

  我拨通了这家女主人的手机,电话“嘟嘟”了两声后就传来一个疲惫的声音。我忙说:你好,我是你们暂住地派出所所长,疫情防控期间,按规定你们不能返回。她一听就抽泣着说:所长,救救我们吧,我们现在实在没有办法了,离家的时候没有人阻拦,现在家乡不让我们回,你们那里也不要我们。高速路只能上不能下,我们是一路沿着高速走,总不能让我们一家五口饿死在高速路上吧。接着,她“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暗自思忖:如果我们强制让对方返回,假如他们是病毒感染者,在走投无路时可能就会悄无声息地溜到别的城市,隐藏在人群中,如此势必会造成更大的隐患。不行,这事儿我必须负责。想到这里,我说:你先别哭,说说你们现在的情况,身体有没有发烧?见到事情出现转机,她忙说:没有,我们一家人都很正常。我说:那就好,你们一路上不要接触任何人,也不要在任何地方停留,咱们保持联系,到时候我到高速路口接,你们要接受14天的隔离观察。对方愉快地答应:我愿意,我们愿意!

  挂上电话,我急忙把这个情况向局领导详细汇报,并将自己的合理推测及做法作了说明。局领导完全赞成我的做法。最终,在兰州市安宁区防疫指挥部的安排下,我将那一家人送到了隔离观察点。

  前几天,这家人突然给派出所送来了锦旗。我说:这是我们分内的工作。这家的男主人含着泪花说:警察同志,在我们最无助的时候,你的贴心举动可救了我们一家人的命啊!

  (口述/葛文胜 撰写/宋瑞让)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