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想要成为你

2019年11月19日 13:1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左文峰 周勇   

  今年5月,我通过体能、笔试等一系列考核,成了一名光荣的辅警。

  上周末同学聚会,一个做生意的同学问我:“你怎么去干公安工作了呢?太辛苦了,不如跟着我混,保证每月收入是你现在工资的两倍!”我摇摇头拒绝了。因为他不知道,在我曾经绝望的时候,一个给我帮助与温暖的警察,已经牢牢“住”在了我的心里。

  10年前,因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搬迁,我们整个村从河南省淅川县搬迁到了百余公里外的唐河县。那年,我13岁才上初中,因为搬迁到了新环境,人生地不熟,再加上一些琐碎事被父母责骂,青春叛逆期的我脑袋一热,便坐上了回老家淅川的客车。老家有一个很喜欢我的表叔,我准备去投靠他。

  可下车后我就蒙了,只记得表叔在县城一家饭店当厨师,店名及表叔的电话我都不记得了。我身上带的十几元钱,一天不到就花完了。第二天,我像个小乞丐一样沿街一家饭店一家饭店打听,最终还是没有打听到表叔的下落。饭店的菜香终于令三顿没有吃饭的我失去了理智,我趁对方疏忽的当儿,拿了一个鸡腿撒腿就跑。“小偷,抓住他!”外面下着雨,我脚下一滑便摔倒在路边的水坑里。追来的几个人围着我骂骂咧咧,有个人朝我扬起了手中的木棍……

  “住手!”一辆闪着警灯的巡逻车停了下来,一个肩上有几颗豆豆的警察大声制止了他们。这名警察听完他们解释后,蹲下身将我从水中拉起来:“走,跟我回所里一趟。”这回可完了,偷东西又被警察撞见,被冻得瑟瑟发抖的我有些绝望。

  到了派出所,浑身脏兮兮的我被带进了淋浴间。我想,该不是警察嫌脏,让我洗干净了再审吧。没想到的是,我洗完澡出来,这名警察递给我一件夹克说:“这是我儿子的,你穿上应该差不多。”更让我惊讶的是,刚才饭店里那个追我、还准备揍我的人送来了热腾腾的盖浇饭,态度和蔼地说:“你算碰到好人了,刚才你偷——‘拿’的鸡腿,还有这饭钱,警察都给你付了。”

  吃饱了肚子,这名警察和我聊了起来,声音很温暖也很柔和。突然间,我有了一种“回家”的感觉,便毫无保留地将所有心事说了出来……晚上我睡在派出所的床上,感觉梦好香甜。第二天,这名警察联系了一辆外出办案的警车,让同事顺路送我回家,并挥手向我告别。

  10年过去了,我感到遗憾的是当时没有想起来问这名警察的名字,父母也没有保存他的电话号码。随着时间的流逝,警察的长相在我的记忆中已经模糊了,但他那温暖柔和的声音和那挥手告别的身影,我记在了心里。前不久我拿着他送我的那件小夹克,回到老家试图找到那名警察,可因为时间久远再加上派出所人员变动,没有查出结果。

  感谢你却找不到你,那个不知名的警察把我引上了公安征途。我现在追随你的身影,靠近你,想要成为你!

  口述/左文峰 撰写/周 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