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失而复得的手机
——记尽职尽责的贵阳市金阳客车站宾阳所警务人员

2019年09月17日 16:3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刘绍英   

  这是发生在我身上真实的故事。

  2019年8月4日,我和我家先生坐飞机来到了气候宜人,风景秀丽,多姿多彩的贵阳,以贵阳为中心,辐射著名的风景旅游区游玩了7天后,逐渐地感觉到了疲累。8月11日,因台风利奇马登录山东沿海,原定的贵阳至青岛途径常德的航班取消,而所有能回家的高铁票火车票都显示无票,好在还有一班贵阳至常德的长途汽车,我们决定就坐这趟车回家。

  我们买好票,上午10点左右就直奔贵阳市金阳客车站,离开车时间还有4个半小时。

  金阳客车站来来往往的旅客并不少,大多是一张张匆忙赶路的面孔。我们夫妇似乎比大家更悠闲一些,时间尚早,我们把行李放在身边,在椅子上边聊天,边吃着水果,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我们起身拉着行李箱去车站里头的快餐厅吃午饭,打算用手机付账时才发现我的手机丢了。先生立即用他的手机拨打我的手机,提示是关机。这下我傻眼了,毫无疑问,手机真的丢了!

  这是一个全民手机的时代,丢了手机,无异于丢了魂魄。我手机里的支付宝绑定了我好几个银行卡,手机丢了,意味着身无分文。在我焦灼万分,六神无主的时候,我家先生说:报警!

  报警有什么用?我丢手机也不是第一次,过去报过多少次警,哪一次找回过手机?哪一次不是不了了之?何况这是在贵阳,在异乡,我不指望这种奇迹会发生。我说:算了,算背时倒霉吧。在这一会儿的工夫,我就万分无奈而沮丧地接受了手机彻底丢失的事实。

  可先生不同意,他一手拉着行李,一手牵着我,固执地走向了金阳客车站宾阳所警务室。一个叫王浪的辅警接待了我们,他问我们是丢失还是被盗,我其实也说不清楚究竟是丢失还是被盗。他说,那去调监控吧。

  正是中午,监控室的值班人员出去吃饭了。他叫我们稍等,飞速地跑出了客车站,不一会儿,王浪满头大汗地与值班人员一起来到监控值班室。这时离我手机丢失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在问清了我们丢手机的大致时间后,王浪便吩咐值班人员开始调监控,他和我们一起两眼不眨地盯着监控屏幕,通过时间段和有可能丢失手机的地方,终于看到了我曾坐过的位子上,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中年男子捡了我的手机,并摁取了关机键,环顾了四周,迅速地消失在此监控摄像头下。

  值班人员开始调取另外的摄像头监控,通过各个摄像头的回放,最终发现该男子在半个小时前,拎着一红一花两个大袋子已经过了检票口。值班人员和王浪一起,拍下了该男子的正面照,记录了监控的时间点,又赶忙调取车辆停车站的监控,该男子出现在53号车辆停靠点,他从包里拿出了一件红色的上衣换上,并登上了去往册亨的大巴车。

  辅警王浪笑着对我们说,你看,他还有反侦察能力。你们别急,锁定了他,手机肯定能找回来。

  看到这里,王浪与值班人员边给车站打电话,边飞奔出监控室。册亨的司机师傅说,车辆已经上了高速。

  王浪把捡我手机男子的正面照发给师傅,叫师傅到服务区休息时同该男子讲,说手机失主已找到,叫他交出手机。

  王浪随后把我们夫妇带到了警务室,跟干警邹羽说明了我们丢失手机的情况。邹羽立即给册亨的司机打电话,并告知如何策略地叫该男子交出手机。放下电话,邹羽说:放心吧,只要锁定了目标,手机肯定给你找回来!

  大约一个小时后,册亨大巴师傅给警官邹羽打来电话,说该男子已经交出了手机,只是在去册亨的途中,必须要明天才能带过来。

  邹羽跟我们说:你们若是赶车回家,你们留下地址和电话,我明天给你们快递过去。

  不到两个小时紧张而激烈的天眼追踪和警察的执着努力,我仿佛看到了失而复得的手机。

  警官邹羽和辅警王浪送我们进了车站,他们相邀去吃点儿东西。这时已经过了午饭时刻,我这才注意到他们俩不仅没吃午饭,身上也被汗水湿透。为了千千万万旅客的安全和利益,他们默默地想旅客所想,累旅客所累,这一份高度忘我的责任心,着实让我感动不已。

  回到家的第三天,我收到了邹羽警官寄过来的手机。我这个不相信奇迹的人,奇迹就在我身上真真切切地发生了。当然,我更加明白,这样奇迹的发生,完全归功于尽职尽责,把人民群众财产与安全看得至高无上的人民警察。

  当我们因公或者因私,行色匆匆地奔波在路上,在一个个客车站、高铁火车站、机场、码头,我们是否会经常见到穿着警服,冷峻威严的警察,他们鹰隼一般的目光,打量着进进出出的人群。我们的眼神也许不会在他们身上停留,但他们适时出现的身影,总会让我们心安踏实,让我们在旅途中的生命财产更加有安全和保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