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邈远的火把节

2019年07月29日 10:2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潘孟   

  在这样忙碌疲累的周日下午,只有翻看微信朋友圈才能感到火把节又至。长大以后再难感受到浓郁的节日氛围,近年来城区禁火,“打火把”的活动也搬到了郊区,尝试过几次带孩子去凑热闹,却最终在堵车的洪流里无法突围。

  节日,更多的是人海、卖廉价玩具的摊位、各色的荧光棒、便宜的捞鱼游戏、诡异的促销活动。没有期待,更多的是怕麻烦。但看着姑娘少年相约结伴,带着暧昧又雀跃的表情,想来,在夏天最浓郁的时候,穿着裙子、白衬衫,出汗的脸发着橘色的光,也是一种赏心悦目。

  真正的火把节应该在乡间,在高高的玉米地里、在村子里分牛肉的人群里、在家族聚会的羞涩里、在邈远的还能依稀记起一两句的母语童谣里。火把节的彝语只有一个字,听起来像是汉语“则”的读音,这个字怎么听都是偿还的意思。得到了天地自然的馈赠,用仪式和祭祀偿还部分,是这样质朴的初衷吗?童谣的意思大概是这样的,穷人用家里的独鸡“则”,富人用壮硕的羊“则”,只是如今,这个“则”逐渐从偿还这样的动词固化为类似“火把节”的专有名词了。

  儿时的火把节常在乡间,因为正值暑假,通常都不会落下,从奶奶家过完,又去外婆家。最期待的是外婆家的火把节,不仅玩伴多,活动的内容也更丰富。夜幕降临,孩子们攥好各自的火把,穿过结满棕色大果子的梨树,穿过路旁偃旗息鼓的牵牛花架,往堆放篝火的集中地走。场坝里照例已经聚集了许多人,背孩子的妇女、喝了点酒的汉子、年轻的姑娘小伙、笑盈盈歪在一旁抽旱烟的老人……音响早已准备好,待达体舞的音乐响起,人们把火把丢进集中的篝火,然后一起牵手跳舞。若旁边是个不熟悉的男孩子,难免有些迟疑,牵手跳舞的时候还会有点内心戏,不过后来也渐渐淡忘了。

  十来岁的自己,一面和同伴儿一起沉浸在欢愉里,一面沉浸在自己的懵懂思绪里,一面还要担心着大人会不会饮酒过度发酒疯,心思多得忙不过来。夏天真好啊,又苦恼又寂寞又美好,如果有焰火,地下天上相映成趣,更加令人贪恋。

  去年读苏枕书关于京都日常的散文集《有鹿来》,其中有写道“五山送火”的习俗,说的是每年八月中旬,在京都的五座山上,分别会在入夜时分点燃呈现“大”字、“妙法”二字以及船形、鸟居形的火床,甚为壮观。虽然主题不同,但这些文字令我想到火把节。火把节后约三周,大概就是中元节了,暑热到了即将转衰的临界点,“七月流火”,时节转向秋凉,令人无比怅然。

  火把节、花火大会、五山送火,都属于夏天。最近看洁尘女士写日本文学的相关随笔,她说:“夏天愈往深处走,悲意愈浓。”

  竟觉泪目,人生愈往深处走,是否亦是如此。

  “牵牛花,一朵深渊色。”看到与谢芜村的这句俳句,仿佛看到这时节常见的幽蓝色牵牛花,独自开放在某个邈远的火把节清晨的乡间小路上。

  (作者单位:西昌铁路公安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