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悬崖救助

2019年07月23日 11:02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梁宏杰 高骏   

  一天经历四季的新疆独山子到库车公路令人神往。7月4日下午,我们夫妻驱车送父母回家,走到海拔3000多米的两条公路交会点时,天上飘起了小雪。忽然,路边有两个小姑娘向我挥手,我赶紧停车询问。她们慌张地说:“刚才一辆白色汽车从这里冲下悬崖了!”我下车向崖下望去,距离100米左右隐约能看到坠崖的汽车。

  我迅速返回车里,拿上包孩子用的被单和一瓶矿泉水,对妻子说:“有车掉下去了,快报警,我先下去一趟。”随后,我和一个围观的小伙子转身向悬崖边跑去,深80多米的悬崖陡坡足有七八十度。我心里也有点发虚,但救人要紧,我们找了一个坡度相对较缓的地方,缓慢侧身向下挪动。我想,大白天汽车飞出这么远的距离,可能是车速太快来不及转弯所致,车上的人一定伤得不轻。

  20多分钟后,我们到达汽车旁边。车体严重损毁,左侧的前后车门也已变形,凹了进去。我急忙上前寻找伤者,有一名男子被困在车内。幸运的是,安全气囊保护了他,他的伤势较轻。我和小伙子联手把车门打开,伤者焦急地说:“我老婆在那边!”

  我让小伙子留下照顾男子,顺着他指的方向,在距离15米左右的水沟里找到了受伤的女人。为了防止二次伤害,我没有挪动她,只是在车里找了一个垫子,把她的腿与水隔开,给她喂了点水,又将被单披在她的身上。我目测她的腿已经断了,连喊疼的声音都变得很微弱,眼皮不断向下沉。我不停地跟她说话,怕她昏睡过去。此时此刻,时间就是生命。15分钟过去了,我远远看到有6名穿着制服的民警从悬崖边向这边走来。

  救援人员带了一根绳子,我将绳子系在被单上,制作成一个简易的担架,七个人缓慢地将女伤者抬向公路边。由于坡度太陡,沙石随着我们沉重的脚步不断向下滑落,我们只能匍匐身子向上爬,一只手抓着绳子,另一只手抓在地上,尽力寻找发力点,减少下滑的距离。眼看就要到达坡顶,我的腿和胳膊开始颤抖使不上劲,幸好路边十几名围观者纷纷帮忙,一同把伤者抬了上去。这时,赶来的医护人员将伤者抬上救护车匆匆离去,我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时,我忽然想起车里的妻儿和父母,转过身回头看时,就见妻子抱着孩子,在我身后哭成了泪人。母亲急忙将孩子的被子披在我身上,拉我上车。我紧张的神经慢慢放松下来,此时才感觉到浑身僵硬、手指动弹不得,腿上也划了大小好几道伤口。“把我们一家扔在这儿就走了,你知道我有多担心吗?”妻子心疼地流着泪抱着我大哭。母亲也跟着埋怨:“你穿一件单衣就下去救人,也不想想车上还有老人和孩子,你要出点什么事,我们可怎么办?”我有些内疚,但还是说了句:“妈,我是警察,咋能见死不救呢?”大家听到这话,都沉默了。妻子将暖风开到最大,驾驶汽车驶向了回家的路。

  参加救援的民警后来告诉我,两位伤者因救助及时,都无生命危险。因受凉发了两天高烧的我,在妻子细心照料下,很快恢复了健康。我明白,家人的爱与支持才给了我挺身而出的勇气和动力。

  口述/梁宏杰

  整理/高 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