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情感  > 正文

感觉的错位

2019年05月17日 13:5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方玉杰   

   邻居家的门被“咚咚咚”地敲了很多遍。我走出门外,看到一个老大娘手里拿了个包裹在走廊里来回晃着,不时地看看包裹上的标签。

  “这是903李先生家吗?”老大娘见我开门,忙走过来问,“我是送快递的,经常到这家送快递,敲了几次门不开,我老感觉自己送错门了。”

  我点点头。当邻居揉着眼打开门接过快递时,老大娘还在自言自语:“对呀,怎么老感觉是送错家了?”

  人的感觉很奇妙,有时是一种意念,懵懵懂懂,混混沌沌;有时是一种错位,似是而非,真假难辨;有时也是一种期待,如梦如幻,浴黛色,舞碧虚。

  记得小时候自己常常做梦,梦见自己掉进无边无际的深渊里,一直往下跌落,吓得大哭大叫,惹得老人连哄带骗说别怕,只担心把小孩的魂儿吓丢了。

  这种感觉在现实中曾经上演了一次。

  上小学的时候,一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几个小孩在村里跑着捉迷藏,轮到我跑大家追着找的时候,慌不择路,我不小心跌落到邻居家2米多深的红薯窖里,在跌落的那一刻,我感觉是在经历梦中的场景,身边的一切竟都似曾相识。然而,这也仅只是感觉罢了,是我的感觉错了位。

  感觉的错位在现实生活中随处可见。本来已经带好手机钥匙身份证,但总感觉忘带了,出门前在口袋里摸了又摸;屏幕上打出本来正确的汉字,常常感觉是不是错了,越看越不像;旁人无意说的一句话,有时会分析半天,揣摩其中是几个意思,有时甚至和路人对视几眼,就感觉似曾相识,有时还会弄得心里怦怦直跳。

  2010年3月13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同心县公安局预旺镇派出所民警海小平因劳累过度,突发心脏病去世,牺牲时离25岁生日还有3天。海小平走后的很长一段时间,海爸爸一直在往儿子的手机里充值,他习惯了听见儿子的声音。他总感觉到那手机铃声会再次响起,自己的儿子还在。

  2014年8月6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公安局前进分局刑警赵厚福在抓捕嫌疑人的过程中,遭遇嫌疑人驾车疯狂冲卡。危急时刻,赵厚福推开身边战友,壮烈牺牲。而他89岁的奶奶还是会站在窗前眼巴巴地看着窗外的世界,盼望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的脑海里,她感觉孙子最近太忙了,一直没空来看她。

  这些警察英雄赤胆忠诚,为了挚爱的事业,为了保护人民群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但是,他们的家人、同事、朋友常常忘不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常常会感觉他一直都在。

  感觉的错位有时是悲壮动人的。

  北京南站地下停车场很大,每次出差回来,只要从地下停车场出来总是要转向,明明感觉是向北,但实际方向却是向东。有时感觉半夜回来出租车应该很少,出来却发现有一长溜空车在等客。

  感觉的错位常在,错位的感觉也常有。

  抽屉里保存着一堆锁和钥匙,昨夜梦中看到锁和钥匙在辩论。锁说我只管锁,有时是办好事将一些重要的事物保管起来,但有时是办坏事禁锢了一些东西,因此常常矛盾交织,甚至是自责,不知道怎么去释放,感觉都是错。钥匙说我只管开不管锁,有时开的对,有时开的错,就是发现开错了也不能够将坏的东西再锁上,感觉自己很被动,甚至是无奈。忽然有一天,锁坏了,钥匙大哭,“锁既不存,要我何用?”说完投江而去。

  梦醒后,赶紧拉开抽屉,发现那一堆锁和钥匙都在。尽管它们都不是成对的。有的时候还会将他们都拿出来,轮流试试是否能打开。期望着有一天,锁和钥匙的另一半会出现。当然,这只是感觉。

  实际上,锁就是锁,钥匙就是钥匙,在不同的领域发挥着不同的作用。在与不在,都不孤单;见与不见,都在那里。有时感觉的错位,就是错位的感觉。

  对与错只是相对的,更何况“感觉”。有时感觉的错位也挺好。

 

 

  



责任编辑:武昊璇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