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利玛窦眼中的中国宴请

2018年08月10日 10:15    来源:中国警察网-人民公安报   作者:张暄   

  总会有遇到好事的时候,便有朋友撺掇请客。如果是非常熟悉的朋友,我会说,你请我我都未必想去,让我请你,呵呵。于我而言,花钱倒在其次,主要受不了酒桌上那种煎熬,便逐渐担了个不近情理的名声。好在他们有时把我视作一个文人,认为文人有时不近情理是可以宽恕的,于是到底没有变作孤家寡人。

  其实,请客吃饭这桩事情,几乎伴随了中国整个文明史。看《利玛窦中国札记》,老先生用了整整一章的篇幅来描述中国各种他不可理解、为之讶异的风俗,这些风俗用一个词概括,那就是“繁文缛节”。谈到宴请,他这样说:

  “现在简单谈谈中国人的宴会,这种宴会十分频繁,而且很讲究礼仪。事实上有些人几乎每天都有宴会,因为中国人在每次社交或宗教活动之后都伴有筵席,并且认为宴会是表示友谊的最高形式。和希腊人的风尚一样,他们不说宴会而说酒会,这不是没有道理的,因为虽然他们的杯子并不比硬果壳盛的酒更多,但他们斟酒很频繁,足以弥补容量的不大……在宴会进行之中还要玩各种游戏,输了的人就要罚酒,别人则在一旁兴高采烈地鼓掌。”

  利玛窦在中国期间结识了一批达官贵人,最为著名的有徐光启、李贽以及当时在任的六部官员。书里有这么一句话,“他经常邀请利玛窦神父参加各种聚会和宴会,他的友谊成为教团安全的保障。整个京城都归他管辖。”这里的他,指的是丰城侯李环。要想攀得靠山,就得不时赴宴。在利玛窦最为著名的那幅大胡子标准像上,我几乎窥见了他大眼睛里的迷惑不解和无可奈何。

  “宴会是表示友谊的最高形式”,老先生这句话说得恰如其分。即使像我这样的人,因为要求人或答谢,所采取的方式也常常是请人吃个饭。

  不能说宴请完全就是恶俗,但它的确有很多消极因素,还有大把的时间,如痰液般被踏入脚下,并用鞋底搓来搓去,终于消失不见了,空气中却弥漫着有害的病菌。文明的发展,应该牵连方方面面,宴请亦为其一,甚至还很迫切。希望有一天,再有外国人写中国札记时,不要像利玛窦所说的:“他们的礼仪那么多,实在浪费了他们大部分的时间。熟悉他们风俗的人实在感到遗憾。”其实,不光是时间,还有精力,因为不单是我,好多人都感慨,吃饭好累。

  既然如此,为什么要那么累呢?

实习编辑:周雅婕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