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书签

2018年05月18日 10:5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张喧   

  □张 喧

  这枚书签,本来是要送人的。后来,因为某种原因,没有必要了,我便留给了自己。许多东西就是这样,它的归属纯属偶然。就如人一样,你与恰巧碰到的那个,发生了你们之间的故事。说得狠些,几乎可以拿爱情拿婚姻当例子。或者说,有的东西,碰巧是你的,因为没有早一步,没有晚一步。

  我真是喜欢这枚书签,越来越喜欢,看到它心里便泛出一波一波淡淡的欣喜。喜欢它女性腰身般优雅的造型,喜欢它纤尘不染的不锈钢质地,喜欢它辉映周遭的闪闪银光,喜欢最初拿起它时的冰凉和随即被皮肤濡染后的温润。还有,那粒悬挂在尾部的小小的镂空的十字架,它素常携带的冰冷、庄穆气息,完全被自身的精致所消弭,让缀连它的书签平添一种神秘意象。

  我遇到了烦事,想起了老托尔斯泰。总有这样的时刻,让我想起他。老托尔斯泰,最能让人回到人本身。

  本来是要重读《安娜·卡列尼娜》的,我犹豫了一下,拿起了《复活》,他们并排站在我的书柜里。我依稀记得购买它们的场景、心境。在一个小书店,光线阴暗,外面下着雨,女售货员懒洋洋地从柜台上抽给我。十七年了,时间竟然过得这样快,鱼儿跃出水面一般。我曾无数次翻阅《安娜·卡列尼娜》,直至随便打开哪页,就能轻易融入书的氛围。但《复活》,却从没越过最初三章,哪怕是硬着头皮。我记得有人问过我这个问题:读过《复活》吗?能顺畅读下去吗?我摇摇头,有一丝惭怍和遗憾。“凭着万能的上帝,面对神圣的福音书和赋予它生命的十字架……”托翁著作中对宗教的思辨,以及始终弥漫的厚重的俄罗斯气息,让我想起十字架。于是,我找出这枚书签,想要它伴随我走入《复活》。

  居然这样顺畅地读下去了,顺畅到不忍放手。书签是善意的休止符,是对读书活动的一种间断,或者说是对两次读书活动的承续,这种承续貌似无意,却有着颇具内涵的积极力量。所以,在这本书里,它很少有机会发挥自己本质的用处。它的身体,呈裁纸刀模样。更多的时候,我让刀尖伴随目光划过那一行行文字,或者在沉思的时候,绕于指间,掠过皮肤、嘴唇,感受想象中的刀锋。时过境迁,许多问题迎刃而解。我甚至不能明白,如此亲切的小说,当初我为什么没能读下去,难道是因为年轻?

  美的东西,通常是简洁和优雅的,在此基础上,也并不排挤一些锦上添花的必要缀饰,但这种缀饰绝不能累及事物本身。托翁的著作让我想到这些,这枚书签也让我想到这些。托尔斯泰是个不注重文体的作家,他从不屑于玩弄叙事上的花招和诡计,听任事件按照自己的轨迹前行,所谓“平铺直叙”,至多,有点倒叙、插叙。然而,整个作品却雍容大度,浑然天成,《安娜·卡列尼娜》是,《复活》更是。有人曾说,这恰是伟大才华的标志,是你学也学不来的。再看这枚书签,它有造型,但不招摇,有色泽,但不绮丽,有曲线,但不妖媚,有枝节,但不繁复。它温和地散发着魅力,淡淡地吸引你的目光,生发你的情感。好滋味,其实总是淡淡的,饕餮之徒才喜欢浓烈。

  它甚至可作一枚簪子。我想象它如何穿过一个女人的油亮的发髻,十字架不规则的晃动,映衬着女人的一颦一笑、一嗔一怨、一举一动。

  (作者单位:山西省泽州县公安局)

  

责任编辑:陈显君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