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怀念爷爷

2018年04月11日 09:2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张武   


左一是张更新。资料图。

  深夜,我翻看一篇回忆太岳根据地的文章,一个熟悉的名字跳入我的眼帘,张更新——我的爷爷!一位在抗日战争中冒着生命危险,穿梭于日本鬼子的封锁线之间,为八路军传递重要情报和护送人员的八路军老战士。又是一年清明时,此时此刻,我特别怀念爷爷。

  我始终无法将一位与日寇做了长期抗争的坚强战士与我满脸沧桑、外表朴实、寡言少语、普通农民形象的爷爷联系起来。爷爷很少讲述当年抗战的情况,只是偶尔在看抗战题材电视剧时会说一句“小日本哪那么好打”。时间长了,从爷爷的只言片语中,我才知道爷爷早在1937年就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38年参加八路军,担任八路军总部、129师师部与太岳军区秘密机要交通员,为被日军割断的两个根据地传递情报,他深知在抗战中国人付出了怎样的代价,也更能体会到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多么来之不易。

  1939年,日本侵略军占领山西沁县县城后,在由沁县向东至武乡县的沁武大道和沁县向西至沁源县的二沁大道建立起许多炮楼据点,并依托南北向的白晋铁路建立封锁线妄图封锁、割断太行、太岳两根据地的联系。爷爷担任太岳根据地区党委的秘密交通员,穿越于两根据地间百余公里的敌占区,传送机要密件。为避开敌人的据点,他经常化妆成种地的农民、乞丐或傻子,拄根棍子,穿梭于人迹罕至的山间小路上;为躲避日寇的巡逻队,夜宿在只能容下一人、不易引起注意的小山洞中…只有到达秘密交通站闫旦同志的家中,爷爷才可以吃上一口热饭,喝水一口热水,然后由闫旦同志放哨,才敢睡一会儿。

  在爷爷给组织写的自传中我深深体会到当时艰辛的抗战局面。有一次爷爷去执行任务,那天的天特别阴,已经进入武乡县地界,还不时下阵小雨,沟壑中雾气腾腾,能见度很低,趁着雾气掩护爷爷急匆匆地赶路,突然和前去扫荡的敌人不期而遇,稍一愣神的功夫,没等敌人反应过来,爷爷转身就跑,敌人迅速追了上来,其中一个敌人从后面一把抓住爷爷背的小包袱,爷爷急中生智,抽开胸前小包袱的活结,闪倒敌人,纵身跳下路边十几米深的黄土崖,借着云雾和植被的遮掩在沟壑中跑脱。由于植被的阻挡和缓冲,身体除了几处擦伤外还能动弹,爷爷不敢耽误时间,沿着崎岖的山路艰难完成任务。到达目的地时他很狼狈,包着干粮和夹袄的小包袱丢了,身体摔伤了,但机要件毫发无损、安全送达。

  1941年,因工作需要,爷爷到太岳区党委发行科领导下的发行站工作。当时《新华日报》在太行区出版,太行、太岳两区之间被白晋铁路分割,从太行区出版给太岳区发行必须经过这条封锁线,敌人日夜严密防守,《新华日报》无法发行到太岳地区,所有报纸过路的任务都由爷爷来担任。报纸比机要件密级低,但量大、传递也更频繁,事先要侦察选好地形、调查社情、掌握敌人的活动规律、派人打入敌人内部,利用春天往地里送粪(肥)、秋天收庄稼把报纸夹带过路,办法多样,还要不时变换,不能一成不变。最重要的是要依靠、发动群众,许多事情群众就帮八路军办了,在铁路边上放羊的老乡就相当于八路军的观察员、情报员……就这样,日军的严密封锁并没有阻断《新华日报》在太岳地区的按时送达。

  后来太行军区缴获了一部铅印机,爷爷奉命接收,因机器太大一人无法搬运,又恰逢日寇扫荡。在部队首长安排下,爷爷在一个连的八路军战士护送下越过封锁线,从此太岳军区有了第一台铅印机。

  我看到的爷爷是一位普通的农民,一位慈祥的老人。解放后,爷爷从事过一段时间的农村工作,办公室一般找不到他,田间、地头、大棚、果园,与农民们聊庄稼的长势、聊农时、聊收成,他一改沉默寡言的性格,与不认识的农民也能马上坐在地垅上聊得热火朝天,爷爷告诉我任何时候不要忘了本,我们的本就是老百姓。话虽然说得很朴实,但其中蕴含的道理在今天也是很有深意的。爷爷生活简朴,艰苦朴素的品德伴随他一生,他花钱很节省,吃穿从不讲究,但是只要是买书他都支持,花多少钱都可以给。也正因如此我养成了阅读的习惯。爷爷在对敌斗争中的机智勇敢、在艰苦环境中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为民族自由不惜牺牲生命的精神潜移默化的影响着我,对待群众的热情也感染了我,认真而不畏困难的作风熏陶着我;爷爷很慈祥也很宽容,但当遇到事关群众利益的原则问题就变得非常认真和严肃,他要求我的父辈们不贪不占,老老实实做人,同时也是这样教育着孙辈们,也正因此才让我在从警的道路中坚定地走向前方。(作者单位:呼和浩特市公安局回民区分局)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