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母亲的粗布褡裢

2017年09月12日 14:25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石斌   

  前些天母亲来家,闲暇时光,她就帮忙整整衣衫、晒晒被子。当从床柜整理出一个深蓝色的粗布褡裢时,母亲有点愣神。她用瘦得已骨节分明的双手把粗布褡裢慢慢铺开,摸索着抚平折痕,此时眼角已泛起泪光,一件件往事浮上心头。

  上个世纪,为了养家糊口,二十岁出头的父亲跟老乡外出干活,出门时,祖母和母亲会蒸上十来个黑面馍馍,用灰色粗布褡裢装好当路上的干粮。父亲背着褡裢一去就是十年。每次探亲回家,父亲的褡裢总是装满东西,这时我们一家人就像过年一样。长大之后我才明白,这些物资都是父亲日复一日省下口粮辛苦换来的,灰色粗布褡裢承载的是一个青年撑起家庭的甜酸苦辣。

  母亲领着我到乡下走舅舅家、姨娘家时,也背着一个碎花粗布褡裢,那里面包着糖果砖茶等吃用物品,或是做新衣的几尺布。回家时,舅舅、姨娘也都会想方设法把自己种的新鲜瓜菜装满褡裢,而我小小的口袋里也装满了母亲娘家人硬塞给的鸡蛋、炒豆子、葵花籽。还未上学前,我也会和母亲一起背着碎花粗布褡裢到城边挑野菜、打沙枣、挖锁阳,用小小的双手帮着母亲贴补家用。

  考上大学后,我的哥哥姐姐也参加工作了,家境渐渐好转。这让母亲头一次在家里“做了回主”——新买了一大块深蓝色粗布,和姐姐一起一针一线为我做好了上学用的粗布褡裢。入学时,这条深蓝色粗布褡裢装进了母亲缝制的驼毛被褥、新衣等行李。毕业后,我成为一名警察,又用这条深蓝色粗布褡裢装着行李踏上了从警路。工作后,我给辛苦节省了一辈子的父母买了像样的皮包,虽说他们嘴上唠叨着“浪费”,但是我却圆了一个小小心愿。

  现在,我有了各式各样的背包、挎包、行李包、手拉包,可是母亲亲手缝制的深蓝色粗布褡裢却一直舍不得丢掉,因为她是一段岁月,她是一份牵挂,她是一种念想。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论坛热帖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