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文化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麦汁青团

2017年04月21日 10:02    来源:中国警察网   作者:口述/沈慧 整理/林静   

  周末一大早,回到乡下老宅,又见母亲洗刷着祖辈传下来的石臼,这石臼是专门用来碾捣青麦汁的,将春天麦田里的新鲜麦叶捣烂过滤的麦汁制成青团,不仅颜色翠绿,而且入口滑糯。一提到青团,发觉又到了四月花开的时节。

  “用石臼捣麦汁太费力,还是用榨汁机吧,能省去很多时间呢!”我一再劝说母亲改变制作青团的方式,尽管每年都未曾说得动她。“这是老一代人传下来的手艺,只有经过这上百次的碾捣渗出的麦汁才清澈甘甜,做出的青团才碧绿透亮,更何况这手艺还是你奶奶教我的,不能丢!”

  记得奶奶最喜欢吃的便是麦汁青团。比起用艾草和麻花郎做的青团,刚出笼的麦汁青团绿得更明澈、透亮。虽没有艾草和麻花郎那浓烈的香气,却自有一股田间青麦的清淡寡香,而且还不像艾草和麻花郎那样筋道,软糯的口感很适宜老人。每年的四月间,母亲都会做上好几笼青团。细心的母亲会在麦汁与糯米粉的配比中,尽可能多地掺入青麦汁,这样做出的青团会更好消化。

  “我来教你做青团吧,你也该好好学学了!”母亲说着,就从篮子里拿出早上到麦田里割下的青麦芽,我卷起袖子,将麦芽洗净、沥干水分,放入石臼反复碾捣。先前满满一篮青麦芽,竟榨出了一碗和着麦芽纤维的碧绿汁水,使劲用布袋拧挤,过滤出纯净的青麦汁。按照配比,深绿色的麦汁和雪白的糯米粉,揉成一个光滑晶亮的绿色粉团。在母亲的指点下,我也做出了裹满细腻香甜豆沙和枣泥的青团。做好的青团围着圈摆进笼屉里蒸。“蒸的时间不能太大,否则青团会塌下去,颜色也不好看了!”母亲提醒着我。

  10多分钟后,缕缕清香顺着笼屉边缘飘出来,揭开盖子,一笼热腾腾的青团,碧绿且泛着油光。我偷偷瞄了瞄母亲,显然对我的“好学”与“能干”,她是很认可的。说话间,我夹起一个热腾腾的青团递到母亲手里,让她赶紧尝尝我的手艺。

  

责任编辑:易立
中国警察网官方微信:扫一扫,免费订阅!
最权威、最及时、最全面的公安新闻发布平台。
精彩的警察故事,靓丽的警花警草,靠谱的预警知识……实乃广大“警粉”微信必备!
推荐阅读
点击排行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