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彻夜守望

2020年05月21日 15:36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裴兰婷 林静   
中国警察网 · 裴兰婷 林静  |  2020-05-21 15:36

  眼前的防护面罩挂满了雾气,一点点凝成水珠滑下,就这样白雾、水珠、再白雾、再水珠……我的的眼皮越来越重了,周围模糊不清的说话声,来来回回的扫地机声,断断续续的运推车声,像在头顶上空盘旋,抓不住、散不去,感觉全身在慢慢陷入航站楼外广袤朦胧的雨雾中,闷在防护服里脑袋发晕,倦意和无力不断发酵。

  凌晨4点,手机又弹出了母亲的微信消息:“今天周五,回家吃饭吗?”绕不过的主题:回家。我犹豫着还是决定,等到早上9点下班时再回复:“有事不回家”吧。不然,母亲一定会从我颠倒的生物钟中察觉出自己增援机场这事儿,到时又要忧心忡忡得整夜翻来覆去睡不着了。

  我漫不经心翻看着聊天记录,摇了摇头还是忍不住叹了口气,又戴起了挂上了白雾的防护面罩。

  “小裴,法兰克福CA936航班晚上12点半降落,乘客在海关那边流程走下来,再到我们这里预计是凌晨4点半。你先去旁边椅子上眯一会儿,等一下我再叫你。”一同增援的老刘早已洞察出我这个女性体格下的落寞与困乏。

  “不不,刘老师,我还是等这波乘客过去吧!”一听到老刘的预报,我的精神劲儿好似又上来了,和老刘以及伙伴们一起相互畅聊宽慰起来,大伙儿尽可能让自己在乘客入境登记前保持清醒。

  此时此刻像验证了那句话“没有见过凌晨4点的人,不足以谈人生。”裹在防护服里的“大白”们开始聊聊天振奋一下精神——有人想去春光下的古华公园和妻子在湖边欣赏素装淡裹的玉兰花;有人想在家闭关睡上三天三夜;“我想吃我妈烧的红烧肉,我妈等我好久了! ”大伙哈哈大笑起来:“没发现,小姑娘家的竟然是名副其实的吃货呀!”此情此景下,大伙儿战“疫”后的小目标是那么简单纯粹……

  深夜空荡的航站楼里,行李箱滚轮的声音越来越近。CA936航班到达时间比预估的早了些,一位阿姨拖着行李疲惫地走向奉贤驻点。“实在不好意思,打扰你们了。”阿姨似乎对自己的深夜到访很是内疚,尤其是听到再熟悉不过的家乡话,差点控制不住落泪。“回家的感觉真好,一路没敢睡觉,虽然很累,但回来了心里很踏实,谢谢你们。”虽然阿姨戴着口罩看不清表情,但她的眼睛里在闪闪发光。

  核对登记护照、信息一系列程序走完,已近天明。防护服里衣服早已湿透,防护面罩里雾气更重了,模模糊糊的视线。目送着老刘护送阿姨和其他乘客离开航站楼,老刘防护服上“身边是战友身后是祖国”的誓言我却看得分外清晰。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