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深夜“封楼”

2020年05月09日 10:4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黄斌 张红   
中国警察网 · 黄斌 张红  |  2020-05-09 10:44

  “是东门派出所吗?请立即派人到伊顿公馆小区19号楼,那栋楼要‘封楼’。”

  “收到,我马上带队去!”

  2月5日23时许,我接到安徽省芜湖市公安局指挥中心指令:伊顿公馆小区19号楼一个单元发现一例新冠肺炎病例,根据疫情防控规定将被“封楼”14天,对该单元居民进行居家隔离医学观察。

  疫情就是命令!“快!去现场!”身为所长的我立即向严阵以待的同事传达指令。我们以最快速度穿戴好防护装备,驾驶警车一路疾驶赶往现场。

  夜幕下,路面空荡荡的,全然没有了往日的热闹与繁华。进入小区后,却是另外一番景象——被“封楼”的那栋楼下聚集着民警、医务人员和防疫部门、社区工作人员,120急救车和分局治安大队、巡防队的几辆警车闪烁着刺眼的灯光,远处还有一些居民指指点点,议论着什么。

  “我叫黄斌,是东门派出所所长。现在情况怎么样?”我跳下车问医务人员。

  “情况还好。我们正在跟患者沟通,让他务必住院治疗……”医务人员隔着防护服向我介绍。

  “大家分头工作。”按照派出所制定的预案,我带着民警拉起警戒线,劝离围观群众,设置隔离岗。

  10分钟后,患者被送上急救车。随着急救车远去,围观的居民也渐渐散开。可我们最关键的工作却刚刚开始——必须逐层逐户对居民进行排查登记、测量体温、做解释工作、消毒楼道。

  我知道,这栋楼共26层,有104户。

  “我是所长我先上!”此次疫情风险很大,我深知这一点。于是,我安排民警、辅警在楼下执勤,自己和防疫部门、社区工作人员及医务工作者乘坐电梯直达顶层,再从顶层向下排查。

  居民们从未经历过“封楼”,大多数人能理解和配合,但有些人对疫情防控缺乏科学了解,有一些担心、恐慌、焦虑。“如果我们被感染了怎么办?”“我们需要吃饭、看病、购物,怎么办?”我们挨家挨户苦口婆心地解释、登记,每5层建立一个微信群,把各户户主拉进群里。

  “您好,请开门,请配合调查登记。”我敲着一户居民房门。门迟迟未开,里面还大声责问:“半夜三更的,还让不让人睡觉啊?出什么事了?”

  “没事没事,您不用害怕,我们登记一下每户居民家人员情况。”我微笑着解释,努力消除对方的怨气。

  对方开门看到我和颜悦色,态度有所好转:“我家有四口人……”

  我们按照程序逐个登记、测量体温之后,告诉他:“没有问题,希望你们在‘封楼’期间不要出门……”话音未落,对方又急了:“不出门?我们买东西、吃饭怎么办?家里还有老人,要吃药啊!”

  “这您不用担心,我们会建立微信群,让你们把需要买的东西列出清单,我们再把买来的东西送到楼道门口,你们自己取就行了。”社区工作人员解释。

  “这样啊,配合你们的工作也是应该的。”对方终于理解了我们的做法,继而态度来了个180度大转弯:“谢谢你们想得这么周到。你们辛苦了,大半夜的还在为我们服务。”

  听到这话,我的心里顿时涌起了一阵感动。

  终于登记到了最后一户。敲了半天门,一位老太太才开门。原来,是一位独居的老人,行动不便。

  听到我说明来意后,老人脸上露出难色:“我不会用微信啊!”

  “没关系,老人家,这是我的手机号码和派出所电话号码,这是社区电话号码,您有什么事给我们打电话。”我在基层工作近30年,有着丰富的经验,此次抗疫工作中,我们联合社区制作了“服务卡”,把派出所电话和我的手机号码、社区电话号码印在上面,此刻派上了用场。

  老人点点头,慈祥的笑容给人一种信任的感觉,也让我的心底发出一个声音:辛苦点没啥,抗疫一线的医务人员更辛苦。我们一定要为群众服好务,坚决打赢这场疫情防控阻击战!

  忙完一切,天已大亮。此刻寒风凛冽,可我穿着防护服密不透风,内衣早已被汗水湿透。一夜未合眼的我,返回派出所消毒后,简单吃了一点饭,又投入到新的防疫工作之中。

  (口述/黄 斌 撰写/张 红)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