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客串一回理发师

2020年04月24日 10:44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刘志坚   
中国警察网 · 刘志坚  |  2020-04-24 10:44

  2月16日中午下班前,我在单位微信工作群里发布了一条消息:连续奋战20多天了,理发店还没有开门,有没有想理发的?本人愿意提供这一服务,并送服务到防控卡点。

  发布这一信息是有原因的。前一天晚上,我觉得自己的头发有点长,尤其是鬓角发丝横着长,整个头型变形了,到家后找出电动剃头推子,对着镜子把鬓角两边的长发慢慢修短,然后摸索着把后颈窝的头发也剃了一下。自我修剪一番后,对着镜子仔细瞧瞧,觉得还过得去。于是,突然想到同事也会有理发的需求,我把理发工具带到单位,想为大家解决这“头”等大事。

  信息刚发出,同事小汪就敲门进来:“我正好想理发,整一个呗。”我看了看他说:“没问题,头发并不长,简单修一修就行。”我拖过一把椅子让小汪坐下,拿来一张报纸从中间剪个洞套在小汪身上权作围兜,接着一手拿梳子,一手持推子,壮着胆子就开始理发了。小汪的头发一绺一绺掉在报纸上,我理一阵,停下手观察一阵,觉得不够平整的地方又修剪一阵。五分钟后,小汪的头发理好了。说是理好,其实也就是把有点长的地方修了修,并没敢大动作地剪和剃。小汪倒挺满意,高兴地跑到洗手间洗头去了。

  再打开微信,派出所民警文文发来信息说,他需要理发。我回答:本人理发,信得过不?文文很快回信息:推光头都可以。这话让我放心不少,我当年买这个剃头推子,就是因为头皮出了问题,需要剃光头,每次都是自己对着镜子推的。得知他在高速路卡口执勤,我决定上门服务。小汪主动提出打下手,卷了几张报纸就走。

  我们到达的时候,卡口工作并不忙。我搬过一张板凳,让文文坐好,围上和小汪之前一样的“围兜”,就动手理起来。文文的发型、发质与小汪有很大区别:厚、长、硬。电动推子推过去,起不了多大作用。我心中暗暗紧张,只能硬着头皮,慢慢地给他理。

  “不错嘛,看不出来,你还会理发。”旁边传来一个声音。我扭头一瞧,是刚到任不久的江西省共青城市副市长、公安局局长。他应该是到执勤点检查防控工作来的,估计已在旁边看一会儿了。我笑着说:“领导,我这是瞎糊弄呢。我哪里会理发,是考虑大家头发都长了,给他们减减压。”局长说:“没事,挺好的。手艺怎么样啊,我也想理一个。”他这话说得我直冒汗。我连忙回答:“领导,我这臭手艺,还是饶了我吧。”局长叮嘱大家注意安全,又到下一个执勤点去了。

  中午吃完饭,治安大队的小王来了,非要试试我的手艺。我说,好吧,大家都这么熟了,就动手理吧。几分钟后,一个经典旧社会地主老财儿子的形象在我的推子下“诞生”,小王从手机里看到自己顶着个“西瓜皮”脑袋,嘴里说着“还好”,脸上却是苦瓜相。我也感觉有点对不住他,可木已成舟,而我有言在先,所以也不能全怪我。不过,一想起他的发型,我忍不住偷偷笑出声来。

  给小李理发要轻松得多,主要是他的发质柔软,旁边也没有人看着,我有的是时间慢慢理。理完又让他自己对着手机看哪里需要修剪,再根据他的意见修理。小李对头型非常满意,在微信工作群里晒了一张他理过发的照片,引来一片叫好声。

  我决定见好就收,法制大队葛大队长却不这么想,傍晚下班后堵在我办公室门口,非要我给他理发,否则不让我回家。我只好又帮几个同志理了发。

  晚上8时,我在微信朋友圈发了个信息,感慨了一下当天的理发经历:用业余时间理了几个头,还好,大家都没有叫我赔钱,否则亏大了。疫情严峻形势下,理发师不好找,让人放心的理发师更不好找。没理好,多担待。同时配上了同事偷拍的几张照片。

  我上床前再看这条朋友圈信息:啊,有94颗点赞的小红心、70条评论。有人恭喜我找到了第二职业,有人称赞我多才多艺,有人问我能不能到上海去剃头,有人希望我帮他刮一下脸,还有女同事咨询是不是可以帮她烫“大波浪”。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