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向阳花”开在心里

2020年04月24日 10:39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赵萌萌 汤耀静   
中国警察网 · 赵萌萌 汤耀静  |  2020-04-24 10:39

  “萌萌!萌萌!”在下班的路上,一个魁梧的身影在远处向我招手。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派出所的刘哥。

  “萌萌,正好碰到你,咱们晚上去吃大盘鸡怎么样?我可是想了好久了,咱们去好好地吃一顿!”谁能想象,这个性格开朗的老大哥曾经是一个郁郁寡欢甚至对生活失去希望的人呢?我看着他手舞足蹈的样子忍不住笑起来:“好,咱们今天就去大吃一顿!”

  两个多月前,那是我担任“向阳花”心理健康辅导工作室专职辅导员的第296天,新冠肺炎疫情蔓延到全国,这也让我迎来了从警以来最大的挑战。

  面对来势凶猛的疫情,同事们全副武装奔赴各个岗位,而我坚守在心理健康辅导工作室,为前来咨询和求助的战友进行心理疏导。随着疫情形势日益严峻,各个岗位的工作量急剧增加,工作室从平常的无人问津瞬间转变到应接不暇。服务热线电话不断响起。“我现在心情老是平复不下来,执勤一天虽然只能睡几个小时,但闭上眼睛还是睡不着”“也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每天工作时心里都特别慌张”“我现在除了工作的时候总愿意自己单独待着,谁都不想理”……一个个电话,一句句诉说,我认真倾听,帮助战友们解除心理焦虑。

  那天,我接到了一位男民警打来的电话。“那个……我……这……?”他局促不安的声音支支吾吾,半天什么也没说清楚。“你好,‘向阳花’心理工作室随时愿意为你服务。你的声音听起来忐忑不安,发生了什么事吗?”我小心地试探着。他还没开口,我便听到了他在刻意控制的抽泣声。我听得出来,他大概是一位40多岁的男同事。是什么事情让这个不惑之年的男子汉如此伤心?为了让他能够宣泄情绪,我没有主动打断他。过了五分钟,我才开口说:“您如此难过,请让我在电话这头陪伴您。要是您愿意告诉我遇到了什么困难,我随时愿意倾听您的故事。”等到电话那头他的情绪稳定了,我才劝导他缓缓诉说。

  原来,这位男同事刚接到家人的电话,他两岁的儿子高烧不退,还伴有咳嗽,已经整整一晚了。现在疫情形势非常严峻,大家都在居家隔离,他不能确定孩子到底怎么样了。因为防控疫情,他已经两个多月没有回过家了。他瘦弱的妻子一个人扛起了家庭重担,不但要照顾孩子,还要伺候患病在床的母亲。对家人的愧疚,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孩子生病则把他推到了精神濒临崩溃的边缘。他选择了相信我,希望我能够帮助他。他一遍遍向我确认他是不是正常,我能不能理解他的想法。

  我讲明他的焦虑和愧疚来源于他对家人的爱,对家庭的责任,还有对回家的渴望,所以有这样的情绪是正常的,让他明白他是一个有责任、有爱心的人。求助于心理咨询,并不意味着有什么不正常或羞于启齿的问题。相反,这表明他有更高的人生目标和更加完整的人格,愿意改变自我、超越自我,促进人格的成长。

  我们聊了很多,小到孩子的喜好,大到全国抗击疫情,不知不觉竟然聊了两个小时。就这样,我对他展开了长达半个月的情感疏导。令我欣慰的是,十几天后又接到了他的电话,从声音和语气来分析,他已经没有那么焦虑了。他愉快地告诉我,他是派出所的刘哥。“谢谢你啊!你让我从负面情绪里慢慢走出来。对于我来说,侦查办案是行家里手,但遇到这样的事,我真的是束手无策啊。”

  他虽然只说了这几句简单的话语,却让我微微湿了眼眶,可能是为自己的成功而感到欣喜,抑或是他的释然让我悬了半个月的心放下了。我觉得在疫情的阴霾之下,哪怕是一抹温暖的阳光也足以给予我前进的力量。我很荣幸能成为一线战友的心理咨询师,也很庆幸在阻击疫情、围剿病毒的关键时刻完成了维护战友心理健康的神圣使命。

  ( □口述/赵萌萌 撰写/汤耀静)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