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散记石家庄铁路公安处张小群

2020年01月17日 09:17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方舟   
中国警察网 · 方舟  |  2020-01-17 09:17

  张小群,笔名祁文,全国公安作协会员,河北作协会员,现任石家庄铁路公安处政治处主任。

  偶遇张小群是在2013年的王府井,他的新书《河里的石头—一个铁路警察手记》在此签字售书,我为他拍了照片,一来二去,便熟悉了。

  他在派出所当所长时,经常告诫部下,三句话说不清楚的就先不要说了,越紧张的场景越得镇定自若。后来,他所民警“一个不能少”的走上了领导岗位,得益于学到了他的处事干练。

  张小群在铁路公安处任每一个职的经历都很短,派出所教导员多半年、所长两年、纪委书记两年、副处长四年,唯有刚参加公安工作做正科级侦察员,一口气干了十年。这使得张小群的小说多是讲刑警故事,比如他的中篇小说《过程》《野凌霄》《花落水流》,作品中的刑警像草丛里的老虎,孤独、忧郁而不失王者威严。

  若干年前的一次酒宴上,我端起大杯想和他拼一下,女记者阿霞拉我衣服,压低声对我说,别看他体魁面善,可心思缜密、武体文心,论起酒量,你更万万不是他对手。后来随着接触我发现,阿霞那天确是救了我的驾。阿霞还对我说过,她用了几年的时间打算给张小群写报告文学。随着了解越深入,发现他身上有许多常人难调和的矛盾性格同时存在,愈发觉得他立体感太强,好像平面媒体没法承载。后来,我有幸读到了阿霞的采访手记,看到了张小群自己的叙述。

  “我们本来是抓一个盗窃,堵在台球厅,二十多个人,我一看坏了,于是压住紧张慢条斯理地说,谁是陈胜(瞧这名字起的),谁是下午在大长街捅人的陈胜,不是陈胜的悄悄的,陈胜你也别想跑,我一枪打死你是正当防卫,不承认是吧,排好队跟我走。那天,盗窃团伙的6名成员都被我诳进看守所去了,气的他们牙根痛。啥陈胜?没有的事,兵不厌诈。”

  看他的真实经历,精彩之处不亚于三国志的孙策传。

  “审问杀人犯高某卿是我平生的得意之笔。我问犯人少有板着脸,也是有说有笑。我说,我愿意和你这样的聊,我的秘密平常不敢对人言,跟你说反正你也没机会对别人说了,你也跟我说说,这一辈子清光,来世一出生就是个干干净净的。一包白红塔山没抽完,高某卿又交代了三起自己犯下的命案。”

  回过头来再说他的作品。研究他的作品,很难捕捉到他的动机,总是藏而不露地娓娓道来。作品里也偶尔会透露出他素日的黑色幽默:

  “我一个副所长的父亲在法院工作,他出差上火车时间还充裕,到我们所里转了转。在院子里,他问我派出所是什么职级。我回答他说,正师级。看他很惊讶,我指着小食堂说,你看,下设伙食团,那是他们团司令部。他愣了一下,哈哈大笑。”

  张小群从21岁发表第一篇中篇小说以来,一直从事小说创作。画家殷河湘用张小群出版过的书名写了一幅对联:如烟往事,阅读记忆故事;岁月便笺,回眸烟雨人生。说不清楚是巧合,还是文采使然。

  近两年他笔锋突转,涉猎于诗歌散文,其中散文《仰望日月》2018年荣获第五届中外散文邀请赛一等奖,今年该散文又获《中国当代作家代表作文库》特等奖。在“2019年当代作家书画家高峰论坛”上,获“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中国文艺风采人物”勋章。散文《不负行军路上的风景—一个老警察诫子书》被央视网刊发后,又被各大门户网站争相转发。

  于是有评论说其散文有汪曾祺笔风。张小群回应说,汪老是大家,我只是个票友。

  读过张小群的长散文《出身》就知道,他曾就读于鲁迅文学院第六期。汪曾祺曾是他的授课老师。这里讲个还不曾在他的书中出现过的故事:

  汪曾祺除了是大家,还是《沙家浜》的执笔。在鲁院旁边的小酒馆,张小群说,汪老,我小时候在小红灯剧团扮演胡传魁,我给您来两嗓子。“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才有十几个人, 七八条枪。”刚唱了两句,汪曾祺说,算了,你是唱过京剧,可你这身法唱腔都不是胡司令。教务长周艾若说,红楼司令“贾(假)司令”。张回道,这不是起个变化逗各位菩萨开心么。开酒店的小夫妻是张小群老家衡水人,过来敬酒。张小群又说,我是本地人,怎们没有见过这位老板娘呀!端着酒杯的汪曾祺哈哈大笑:自己的台词溜达出来了吧!周艾若说:小群,你以后别写小说了,写戏吧。

  张小群还在业余时间写他的散文小说,没有写戏,却把自己的人生经营得戏剧般精彩。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