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时新闻:
新闻
文化频道  >  原创馆  >  随笔  > 正文

树的遐想

2019年12月24日 08:48     来源: 中国警察网    作者: 郭红   
中国警察网 · 郭红  |  2019-12-24 08:48

  深秋时节,叶落随风,满眼都是深深浅浅的黄。

  走在飘落满地的银杏叶上,朋友突然开口发问:“你说,如果不是遭受外力,树是不是可以永远生长下去?”

  我愣了一愣,迟疑回答:“大概会吧。有些树,像是桫椤、水杉,号称‘活化石’,不都生活了几十万年吗。”

  话一出口,立刻意识到自己偷换了概念。所谓‘活化石’,是指这个树种历经沧海桑田、物竞天择,依然存活在地球上,没有淘汰灭绝。并不是说,一棵树真的就活了千万年。

  不过,树的生命力无比顽强,是众所周知有目共睹的事。

  不管是酷暑严冬,也无论是在危崖上、石缝中,多么恶劣的生长环境,都有树木在坚强地生长。不同的树种,总会寻找最适合自己的环境。北方,有高高的白杨、白桦,树干挺直,枝叶向上,像一排排哨兵,整齐阵列,姿态昂扬而挺拔;南方,有冠盖如云的梧桐、榕树,枝繁叶茂,遮荫庇凉,像饱览世事的老者,包容万象,胸怀坦荡而豁达。就算是西北大漠那样的荒寂之地,也有号称不死的胡杨,像铮铮铁骨,在风沙中屹立不倒。

  树的生存渴望,是不可遏制的。无论外界环境多么不利于生长,都一样要拼尽全力艰难求存。城市里,作为行道树栽种的榕树,生长空间大多局限在窄窄一隅,树根上还有层层水泥覆盖。可树本身,从没放弃过繁衍,人行道上,随处可见顺着石板、地砖的裂缝,不断生长延伸的树根,每一寸都注满了生命的力量。山野间,树木的生长更像一场不屈的战斗,随时都在上演着与飞禽走兽、风暴雷霆、火烧刀砍的抗争。旧的生命离去,新的生命又在诞生。枯枝旁会生出新绿,断折后仍要努力重生。死亡和孕育,不停在争斗、交替,此消彼长,生生不息。

  树的涅槃重生,是不可阻挡的。哪怕历经千难万劫,依然要勃勃新生。在藏传佛教圣地塔尔寺,承载着宗喀巴大师神迹传说的菩提树被奉为圣物,信徒们修建莲聚塔将其胎藏,又因种种原因将塔顶封死。终年不见阳光的菩提树却坚强地存活着,根茎如血脉延伸四方,在殿外院内又长出了一株青翠葱郁的崭新菩提。而在北京圆明园,有不少姿态怪异的树木,树干依稀可见焚烧的痕迹,主干已被砍掉,却从焦枯的树皮里发出新枝,另辟蹊径却依然倔强向上,像极了这座血火洗礼后迎来新生的万园之园,这个饱经风霜却永远自强不息的伟大民族。

  人生而有涯,顽强的树木也是一样。如果没有任何外力影响,让树木自由生长,不受控制的繁衍,也许反会成为一种负担,耗尽有限的生命。一个派出所里,就曾栽种了一棵树冠如盖、遮蔽了大半个小院的大榕树,几代民警视若珍宝,不许它有半点损伤。可是,过于繁茂的枝叶成了不堪承受之重,在一个无风无雨的夜里,榕树轰然倒下……民警们找来废旧钢材,将它重新支撑站立起来,定期为它剪去丛生的枝叶,小心呵护着,才让它得以继续存活。

  逆境求存,永不放弃,是树生长出的榜样。修剪欲望,适度遏制,同样是树为我们写下的启示。

  (作者单位:贵阳铁路公安处)



触屏版 | PC版

© 中国警察网